巴鲁克:战胜市场,就是战胜人性

原标题:巴鲁克:战胜市场,就是战胜人性

中国投资者非常熟悉格雷厄姆:巴菲特的导师、证券分析之父、价值投资鼻祖。而格雷厄姆非常佩服另一个人——巴鲁克。

今天,身边君就和你讲讲在巴鲁克眼中,成功投资的3大秘诀。以下,Enjoy:

01

巴鲁克1870年8月出生,19岁进入华尔街,25岁就成为华尔街证券经纪公司的合伙人,在32岁就已通过投资成为百万富翁。

不要小看当年的百万富翁,1900年美国实行金本位,当时1盎司黄金价值20.67美元,而现在的金价已远高于当年的价格,也就是说,当年的百万富翁相当于现在的亿万富翁。

格雷厄姆生于1894年5月,1914年20岁时进入华尔街,这时巴鲁克已经是华尔街的大腕,身价百万了。可以说,巴鲁克是美国第一个通过投资而不是做实业成为百万富翁的最有名望、最成功的人。格雷厄姆在约26岁时读了巴鲁克自传的第一卷,对其巨大的成功投资印象深刻。

当时的百万富翁巴鲁克绝对是格雷厄姆的老前辈和偶像,就像亿万富翁老摩根是巴鲁克的老前辈和偶像一样,格雷厄姆称巴鲁克为大人物(Great Man)。

巴鲁克一生遗憾没有和摩根合作过,格雷厄姆对自己没能和巴鲁克合作,不仅仅是遗憾,甚至是悔恨。

这可不是我的猜测,而是格雷厄姆在自传中亲口所说。

格雷厄姆和巴鲁克有一点完全一样,他们都是先从证券经纪公司的小职员做起,后来成为合伙人,再后来都决心独立管理投资。

1927年,格雷厄姆出人意料地开始和巴鲁克交往。格雷厄姆按照自己的价值投资理念,向巴鲁克推荐了一些有长期稳定盈利记录,价值却被严重低估的股票。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位大人物不但屈尊认真听了他的分析,还十分认可,大量买入他推荐的股票,这让他深感自豪。从此,两人有了更多的交往。巴鲁克曾经两次帮助格雷厄姆进入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还把他介绍给当时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和英国首相丘吉尔。

巴鲁克根据格雷厄姆的建议赚了不少钱,他越来越赏识这个年轻人,于是出现了格雷厄姆在自传中描述的一幕:

1929年,巴鲁克让人传信,说他想在办公室里见我。我来到他的办公室……他说,他要向我提出一个他以前从未向任何人提过的建议—希望我成为他的投资合伙人。“我现在已经57岁了,”他说,“是时候了,我该轻松一下,来让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分挑我的担子,也分享我的利润。”他又说,我应该放弃自己现在手头上的业务,全身心地投入我们俩新的合伙事业中来。我回答道,他的建议让我受宠若惊。
事实上,我对他的建议感到无比震惊,但我认为我不能如此突兀地结束与现有朋友和客户间的融洽关系。由于这个原因,这件事就告吹了。如果当时我不考虑其他人就接受他的条件的话,我随后7年的遭遇将会多么不同,又将会多么美好啊!

为什么格雷厄姆这样说呢?

因为他俩谈后不久,股市开始大跌,进入了历史上最大的大熊市,从1929年9月牛市最高的386点,跌到1932年6月最低的41点,跌幅为89%。

巴鲁克及早撤离股市,而格雷厄姆却没有撤离,结果亏到几乎倾家荡产,7年之后,直到1935 年12 月,才把所有亏损弥补完毕。这7年对于格雷厄姆来说是一生中最大的失败,也是最痛苦的日子。

02

为什么巴鲁克会成功逃过1929年的大熊市呢?

有两个原因,一是巴鲁克分析基本面认为股价实在被高估得离谱。

格雷厄姆在自传中回忆道,在1929年牛市到达高峰前,他和巴鲁克有过一次交谈,他们都认为股票市场实在高得太离谱了。巴鲁克说,银行为股票投资提供的定期贷款利率为8%,而股票市场的股息收益率却只有2%,这绝对是非常荒唐可笑的。

二是巴鲁克分析市场群体行为,发现投机实在疯狂得离谱。

巴鲁克如此回忆他卖出的经过:当1928年多次卖出股票时,他总觉得行情突发逆转下跌就迫在眉睫,结果却发现市场继续攀升。1929年8月,他在苏格兰度假,得到消息,有人提议用若干只老铁路公司的股票交换新组建的两家控股公司的股票,这次交换很有可能将相关公司的股票提升至极高的价位。

他发电报给三个关系密切的人,问他们对时下行情做何判断。一位在美国金融界拥有极高职位的人士在评价整体工商业形势时说它“就像是风向标,表明将会出现一阵狂风似的繁荣发展”。这种过度乐观让他深感忧虑,于是他决定乘船回国。在纽约上岸不久,他决定卖出一切能卖出的股票。

同样做出了正确判断,为什么巴鲁克成功逃离大熊市,而格雷厄姆却没有呢?只有一个原因,巴鲁克在分析人性方面,远远超过格雷厄姆。

股票市场产生波动,所记录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人类对这些事件做出的反应,是数以百万计的男人和女人如何感知这些事件可能会对将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换句话说,最重要的是,股票市场就是人,是人们在努力阅读未来。而且,正是因为人类具有这种孜孜以求的特性,股票市场才变成一个戏剧化的竞技场,男人、女人在场上拿他们相互冲突的判断进行较量,让他们的希望与恐惧相互竞争,用他们的优点和弱点彼此对抗,以他们的贪婪之心与抱负理想进行比拼。

巴鲁克在自传中深刻反思1929年股市崩盘的人性原因:为什么崩盘之前市场中的人们会不计后果狂热地高价追涨买入呢?

他总结出群体疯狂行为的两个特点。

一是高重复性:“这些群体疯狂行为在人类历史上一再重现,发生的频率如此之高,说明它们一定反映了人类天性中具有某种根深蒂固的特质。人们无论试图做成哪件事,似乎总会被驱动着做过了头。”

二是高传染性:“这些群体性疯狂行为还有令人奇怪的一面,无论受过的教育多么高,也无论职位多么高,都不能让人获得不受这种病毒传染的免疫力。”

03

怎么利用群体疯狂行为这种人性的弱点来战胜市场呢?

巴鲁克提出以下三个投资成功之道。

一是实事求是。

我的亲身经历教会自己的两大教训—在采取行动之前获得关于某个形势的事实至关重要;获得事实是需持之以恒努力为之的工作,且需对事实随时保持警惕。

有一句古老的格言—知之较少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在投资领域比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更为有效、更加正确。在评估单个公司时,应仔细考察三个主要因素。

一家公司的真实资产、手头所持现金占其负债的比例、物质财产价值几何。
一家公司持有的经营业务的特许权,换个说法就是公司制造某个产品或提供某种服务,人们是否想得到或必须拥有其产品或服务。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家公司管理层的品格和智慧。我重申一遍,关于不同公司的这些基本经济事实,必须持续不断地加以检查、再检查。有时,我已犯下错误,但通过及时放弃自己的立场,仍然能够赚到利润,全身退出投资。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投机者会观察那些预示未来前景的当前事实,并在未来情况出现之前即采取行动。他必须像外科医生那样,能够在一团复杂的肉体组织和相互抵触的细节中搜寻出有重要意义的事实。然后,他还得像外科医生那样,必须能够以自己眼前的事实为依据,冷静、思路清晰、技巧娴熟地进行操作。

股票投机者或分析者始终要面对一个问题:就像解开盘缠错杂的绳结一样,需要分清哪些是冷冰冰的确凿的事实,哪些是人们面对这些事实时展现出的热烈情感。相形之下,没多少事情做起来比这更为棘手。不过,主要障碍还在于能否让我们自己从深陷其中的情感中解脱出来。

当希望高涨之时,我总是再次告诫自己:“二加二仍然等于四,谁也不曾发明过什么方法,可以做到没有任何付出却可以有所收获。”而当展望前景陷入悲观之际,我又会提醒自己:“二加二依然等于四,谁也不能让人类长期消沉下去。”

二是知足常乐。

知足常乐,其实更准确的是老子《道德经》中的名言: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中国股市上一波大牛市,从2005年6月的998点涨到2007年10月的6124点,那两年多非常流行一首歌《死了都不卖》。可是股市短短一年就从6124点跌到了1700点以下,在大跌70%之后,也许有些人才明白:不卖都死了。

巴鲁克将自己财运长久的原因归于能够知足常乐,及时获利抛出:“我在股市操作中,一次又一次当股票尚在上升途中便抛出股票,这也是我一直能守住财富的一个原因。”

三是逆向投资。

股市中大部分人是追涨杀跌的盲从者,都是想随大流赚上一票,结果却完全相反。顺势而为看起来很容易,但股市大众的疯狂之势永远无法预料。要想战胜市场,更好的办法是远离市场的疯狂,冷静思考投资价值,逆势而为,在市场疯狂上涨时及早卖出,在市场疯狂下跌时及早买入。

巴鲁克从不相信逃顶抄底,只相信高抛低吸,不是涨了就买、跌了就割,而是价值投资,过于高估时卖出,而过于低估时买入:“有些人自吹自擂,说什么可以逃顶抄底—我绝不相信谁能做到这一点。东西看起来价钱足够便宜,我就买入;看起来价钱足够高,我便卖出。正因为如此行动,我才成功避免被市场波动中出现的极端狂野的情形冲昏头脑,才不至于随波动的大潮一道颠簸起伏而葬身水底;事实证明极端狂热和极端悲观的氛围必将招致灾难。”

巴菲特的概括最为精辟: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战胜市场,就是战胜人性,就是战胜自己,难,难,实在是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