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未成年赔3万从轻?花钱买刑争议源于法律缺失

原标题:强奸未成年赔3万从轻?花钱买刑争议源于法律缺失

【江西】男子强奸00后少女2次 赔偿被害人30000元取得谅解.

文 | 徐明轩

强奸未成年人两次,能因为“经济赔偿”从轻处罚吗?

2019年1月,欧阳某文在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路遇当时未满18周岁的易某(2001年6月出生),就掐住其脖子强行将其带至一楼梯口处实施强奸。事后,欧阳某文又胁迫被害人去其租住屋内,再度实施强奸。但是,欧阳某文及其亲属赔偿了被害人易某经济损失3万元,“取得其谅解”。

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已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其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适当减少刑罚量”,加之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考量之后,被告人获刑4年。

虽然对于司法机关而言,这是一个正常的操作,但还是引发了不少的争议。其实舆论与司法政策有一个良性互动的过程。“在野”的朴素的正义诉求,应该能够成为推动司法政策改善的契机。

首先,强奸未成年人2次被判4年,不违反目前的法律和司法政策。

《刑法》第236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本案没有量刑在10年以上的法定的加重情节,比如:轮奸、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强奸多人、致使被害人重伤。

此外,按2017年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确定的“量刑起点”:“强奸妇女一人的,可以在三年至六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可以根据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程度、强奸人数、致人伤害后果等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

本案虽然有被害人是未成年人、强奸2次等“酌定从重”的情节,但是都不是法定从重情节——是未成年,但不是幼女;强奸2次,但不是强奸2人。所以,量刑应该在“三年至六年有期徒刑”区间内,一审获刑4年,在中位数下方,体现了经济赔偿、取得谅解的“从轻”结果。

其次,目前的“刑事赔偿谅解”是不是异化成了“花钱买刑”呢?这也是很多网友担心的问题,这就涉及中国刑事案件“法定赔偿”畸低,只赔所谓“物质损失”这个老大难问题了。

我国现行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过于狭隘,只赔偿因犯罪所遭受的“物质损失”,但法院一直对“物质损失”做限制性解释。导致事实上,死人的案件只赔偿丧葬费用,不赔“死亡赔偿金”这个大头;伤害案件,只赔相应的误工费、医疗费,而不赔精神损失这个大头。

特别是强奸案,更主要是造成被害女性的心理创伤,很难体现为“物质损失”,所以很难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得到充分的赔偿。如果受害人要索赔精神损害赔偿,必须在刑事判决之后,另案进行民事起诉,但刑事判决已经做出,错失了与侵害者最佳的谈判机会。

此外,相关司法解释还规定,被告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的”,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在法定赔偿畸低,积极赔偿却可以酌定减刑的情况下,赔偿可能就异化成了“花钱买刑”。

比如,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聂李强,尾随一对未成年姐妹,用铁锤砸击脑部,并实施猥亵,导致一死一重伤,而且聂还有强奸罪前科。此案二审却由死刑改判死缓,一个重要原因是聂家支付了90万元赔偿。受害家属明说:“是迫于生活的需要”接受的赔偿。

再比如,2013年,云南省大关县原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郭玉驰,强奸4岁幼女小浴一案,一审时,郭玉驰不赔偿、不道歉,结果只轻判5年的有期徒刑。案件在引发公愤后,上级检察院提起了抗诉,被告人才做出15万元的和解赔偿。

强奸案的经济赔偿,不是“恩赐”,这是受害女性应得的。但是,事实上目前法定刑事案件的赔偿标准畸低,特别是强奸案,就像本案当中那样,如果轻微伤的话,几乎很难得到法定的“物质损失”赔偿。

在这种情况之下,被告人愿意给出几万元赔偿,反而更像字面意义上的“赎罪”了——花钱买谅解,花钱买轻判,这可能就违背了刑事和解的前提条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