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百韬已是无计可施,急得人比黄花瘦,却还被谁吹嘘是“天将”?

原标题:黄百韬已是无计可施,急得人比黄花瘦,却还被谁吹嘘是“天将”?

1948年11月7日,国民党黄百韬第七兵团开始撤往徐州。

次日晚上十二点钟,司令部才过了运河。

10月8日,司令部来到划定的村庄驻地。经询问,该村就是碾庄圩。午后,司令官黄百韬才赶到,傍晚又乘吉普车到运河桥去视察。

原来,第63军在撤退途中遭到解放军从侧翼袭击,已溃不成军,第25军第108师略有伤亡。好在其他各军都已平安到达。

第二日早晨,第七兵团又开始撤退。司令部人员登上汽车,即将出发之时,一架飞机送来了蒋介石亲笔手令,略谓: “着该兵团就地抵抗。”于是大家又一阵忙乱,卸汽车,收拾驻地,布置办公地。

碾庄圩本是一个约二百户的小村庄,除兵团部、警卫营外,还有通信营,工兵营、战防炮营、重炮营,汽车大队、医疗处,以及各军的留守处和野炮营。

兵团下属四个军则分布于碾庄圩周围。

就这样,在蒋介石的命令之下,黄百韬10几万人在碾庄圩停下来了。

当日,战斗就打响了。

在以后的日子中,黄百韬运用以攻为守的战术,时常派兵出击,也间有俘获。飞机也常来侦察和轰炸。尤其夜晚,枪声一片,信号弹纷飞,炮声隆隆,地动屋摇。

最为热闹的是,徐州 “剿总”电话电报每日纷至沓来,除勉励黄百韬坚持战斗外,还说已派邱清泉、李弥两大兵团并配有坦克车,日夜挺进解围。

总参谋长顾祝同也亲自乘飞机到碾庄圩上空与黄讲话,说:“委座倚望至殷,党国安危,在此一战。”

南京方面每日派飞机空投《中央日报》、《扫荡日报》,竭尽吹嘘之能事。两报均在第一版登载黄百韬的半身像和蒋介石的嘉奖令,把黄说成“天将”、 “常胜将军”,他手下的兵则是“天兵”。

然而,陷入包围圈内的黄百韬却并不乐观,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谁都看得出他的面庞一日比一日消瘦,脸色一天比一天憔悴。

黄百韬为什么这样?

因为,孟良崮张灵甫的阴影,时时浮在他的跟前。他深知其他将领谁也不会不顾自己的损失而去解别人之难,无人肯自冒牺牲而去救别人的。蒋介石所说的什么邱、李解围,什么锯形战术,他都不敢去细想。

果然,一周以后,情势突变。解放军的战壕延伸到阵地前沿。飞机空投,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兵团部束手无策,黄百韬只有登上瓦房用望远镜观察,看是否有援兵来到。他虽明知这是幻想,可是也只有这一线希望了。

可是,援兵的影子都不见。

15日,第44军丢掉一重要据点,对碾庄圩威胁极大。黄百韬连夜组织敢死队去争夺。但第二天阵地又丢失, 再往争夺,再也夺不回来了。

而碾庄圩已经是伤兵充斥,原来的空坪已成为医院,坪上伤员包头扎腿, 卧者坐者,有的呻吟,有的吵骂,血迹遍地,脓腥熏人,凄惨情状,目不忍睹。

17日,第100军第63师长盛超负伤。傍晚,周志道军长也负伤,第100军阵地危急,解放军的炮弹不时落到碾庄圩。

18日晨,黄百韬向徐州“剿总”和南京的告急电报,不断拍发,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19日上午10时许,一架飞机被击中起火,乘伞降落的飞行员,是一位空军少校,带来了一个消息,说:据说邱兵团已进抵大许家,距碾庄圩不过20里,预计明后日即可会师。

度日如年的官兵无不大受鼓舞。

可是,就在当日傍晚,解放军开始对着碾庄圩轰击,完全是万炮齐发,排空而来,一直继续到次日天明。

20日,碾庄圩已成火海。黄百韬带人出北街口绕道遁至村东,跑到了第64军军部。所有留守碾庄圩人员,除被击毙者外,其余被俘。一天后,第64军军部也被打掉,黄百韬仓皇逃命,可是无路可逃,最后“天将”自杀而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