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败走麦城,刘备作为结拜兄弟,却为何不救?真实原因很残酷

原标题:关羽败走麦城,刘备作为结拜兄弟,却为何不救?真实原因很残酷

其实关于关羽败走麦城刘备为何不救,总结起来其实莫非就六个字:想不到,来不及。救关羽之于刘备,乃挟泰山以超北海,非不为也,乃不能也。

【关羽】

吕思勉先生的《秦汉史》里面讲到这样一个观点,就是这一场战争的结果,不但是曹操没有想到的,也是孙权没有想到的,至少曹操和孙权都没有想到战争的形势转化得那么快。曹操想不到,孙权想不到,刘备就该想到?刘备也想不到。刘备和关羽万万没有想到,孙权,过去的老朋友、好朋友、盟友、一起打曹操的那个人会跟曹操勾结起来,也更加想不到吕蒙会把军队化装成商人,这样悄悄地去抄他的后路,每个人都想不到。等到关羽败走麦城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信说不定都送不出去,就算送出去信又怎么样呢?刘备总不能派空降兵到麦城吧?这个时候只有直升机空降能救啊,或许都来不及。

但是,这里面有一点,我也公平地说,有一点是他们应该想到的,就是你一旦拿下了益州,荆州的压力会变得空前。因为刘备有南郡,或者有江南四郡的时候,他的力量还很弱小,孙权还可以不紧张,对他没有多大的威胁。但你把蜀郡和汉中都拿下,整个长江上游都是你刘备的,这时候的孙权肯定紧张。这一点,刘备集团的人应该预料到,可惜他们并没有。等到关羽丢了性命,荆州易主的时候,刘备就感到紧张了,追悔莫及,但事已至此,即便你再怎么后悔自责都已经无法改写事实。事实上即使不算建安二十三年曹仁找事的战斗,从建安二十四年算起,这场战争也打了大半年,按理说刘备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派援军去支援关羽。别看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前半部分都是关羽的胜利状态,而且他还把樊城团团围住,形成一种眼看就要拿下来的阵势,报回去的都是捷报。但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容忽略的:此时关羽的兵力,用于牵制敌军是够用的,但是要想真正拿下襄樊那就远远不够了,因此,当刘备和诸葛亮得知关羽水淹七军,准备一举拿下襄樊时,按理说就应赶快派重兵加强荆州守卫,支援关羽。但刘备称汉中王后的军事调动,竟然是选择率领主力再次进入汉中,准备率众兵杀入秦川与曹操争夺汉中。因而陡闻关羽凶讯,自然反应不及。那么刘备又为什么明知关羽力量不足却不予增援反倒兵临汉中呢?

其实说到这里,这就和和蜀汉集团的战略布局有关了。众所周知,刘备着手实施的第一个的蓝图(或战略构想)是诸葛亮的《隆中对》。现照录如下: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miǎn],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概括起来,诸葛亮《隆中对》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1.当时曹操势力强大、孙权立足江东,刘备不能直接与之对抗,因此应当“跨有荆益”,建立起可靠的根据地,与曹操、孙权鼎足而立。

2.在夺取荆州和益州的同时,利用“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的声望,招揽人才,“内修政理”,逐步增强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

3.在益州要妥善处理好与西南地区少数民族的关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解除将来北伐时的后顾之忧。在荆州要结好孙权,与孙权建立抗击曹操的联盟。

4.待天下有变,再分兵两路(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北伐,如此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

综观后来的历史进程,诸葛亮在《隆中对》中对当时形势的分析,基本上是符合客观实际的,为刘备集团制定的战略决策,大体上也是行之有效的。

【三国时期 各国分布图】

但是《隆中对》似乎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朱大渭先生就曾指出,“跨有荆、益”和“外结好孙权”存在着极大的矛盾。先生说:“《隆中对》把荆州作为蜀国北伐中原的一个战略据点,忽视了‘荆州在扬州上游,关系吴国的安顾,孙权对荆州是势所必争的,否则便不能有吴国’。 刘备、诸葛亮在夷陵之战以前,对此始终无深刻认识,从而反复同吴国争夺荆州,把蜀军主力大量消耗在荆州战场,刘备、关羽也为此丧命。如放弃荆州,集中主力北上争夺雍、凉和关中,并有吴国为援,如此蜀国形势当会改观。”此类观点也得到了学术界许多历史学家的支持。

如果说《隆中对》有问题,那么刘备集团中有没有出现其他战略规划呢?有。建安二十二年,稳固了蜀中局势后,刘备集团开始谋划夺取汉中,其中,以法正的建议最为详细,我们姑且称之为“汉中策”。现照录如下:

曹操一举而降张鲁,定汉中,不因此势以图巴、蜀,而留夏侯渊、张郃屯守,身遽北还,此非其智不逮而力不足也,必将内有忧逼故耳。今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举众往讨,则必可克。克之之日,广农积谷,观衅伺隙,上可以倾覆寇敌,尊奖王室,中可以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为持久之计。此盖天以与我,时不可失也。

法正的“汉中策”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法正通过局势分析指出,汉中对刘备而言必打且能打。然后法正提出了攻克汉中后的下一步计划:“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从凉州方向进兵,似乎就避开了在荆州方向与孙权的争端,更有利于结好孙权。况且“汉中策”的后续进兵计划并不需要“天下有变”作为前提条件。那么如此看来,“汉中策”是否比《隆中对》更适合作为刘备在夺取益州后的事业蓝图呢?其实也未必。为何这么说呢?

首先《隆中对》的规划着眼于天下全局,“汉中策”却只是法正对于汉中一域形势的分析,用于直接指导蜀汉全盘战略,似乎有不足之处。而更重要的是,论者皆以法正之放弃荆州而北上雍、凉可避免与孙权的直接冲突而称之,但其实法正的汉中策本身并未提及“放弃荆州”。朱大渭先生所谓“蜀国庞统、法正、赵云,皆主张放弃荆州”的说法其实是有问题的。纵观整个《三国志·法正传》,法正并未明言放弃荆州,而赵云的建议是在夷陵之战前夕提出的,彼时蜀汉面临的战略环境已经大有不同,因此赵云的建议也不应作为此时的参考对象。事实上刘备也不可能放弃荆州,原因很简单,蜀汉政权本系外来,荆州士人为其统治根基。古人乡土之念极重,虽偶有豁达之士发神州何处不青山之慨,究竟祖茔家祠为大计,埋骨终须桑梓地。荆州既陷,川中荆人顿成游子,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其愤懑之情不言自明。若刘备为结好孙权主动放弃荆州,则对内难以交待,必失荆楚人心,蜀汉统治集团之罅[xiá]隙将由此而生。 在这种环境下,法正也不大可能提出放弃荆州的建议。

就算是法正的“汉中策”确有放弃荆州的含义在内,也未见得就比《隆中对》高明。荆州难守,凉州就一定是囊中之物?未必吧?对于刚刚勉强“跨有荆益”的刘备集团而言(建安二十四年关羽辖区只有南郡、零陵郡、武陵郡三个郡),要在短时间内夺取凉州谈何容易?而当时孙权对于荆州的“渴望”又是如此的迫切。就算是刘备真准备如建安二十年所言,拿下凉州便将整个荆州交给孙权,从时间上也来不及。况且就算是刘备真的拿下了凉州,只要曹操的部队守住长安、潼关,刘备也很难继续进取中原。可见“汉中策”的所谓隐藏含义,事实上并比不上《隆中对》的战略规划高明多少。

自来论者,多称《隆中对》两路进军计划为“钳形攻势”,颇有微词。如毛主席即称“其始误于《隆中对》,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然兵无常势,孙子伐楚,作三军轮流抄袭,数年之内,楚人忙于奔命,吴承其弊,一举入郢。殷鉴不远,隆中对之战略思想亦当如此类,以荆、益轮流出击,互为奇正,调动魏军主力千里奔命,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以逸待劳,可致全胜。

【关羽】

而《隆中对》中所谓“跨有荆、益”和“外结好孙权”存在之极大矛盾本来其实也并不存在。诸葛亮所言“跨有荆益”指的是理想状态下刘备完全占据荆州,如此则刘备集团的实力已经不是孙权可以相比,此时对东吴而言,夺取荆州已经非常不现实。当然此时刘备集团想要消灭孙权也很困难,于是诸葛亮才提出“外结好孙权”。可见二者并不矛盾。即使是现实中,关羽只能占据荆州西三郡,只要刘备及时加强关羽的军力与财力支持,孙权也断不会打关羽的主意,毕竟建安二十年湘水划界后孙刘两家实际上已经不存在领土纠纷,若无利可图,孙权也不会自讨苦吃。【注:“借荆州”的说法是小说家言,其实历史上刘备向孙权“求都督荆州”只是讨要南郡的治权,建安二十年,孙刘两家以湘水为界,东部江夏、长沙、贵阳属吴,西部南郡、零陵、武陵属蜀。因此建安二十四年孙权进占荆州不能理解为《三国演义》中说的武力讨债,这是错误的,我们不应该被误导,历史该有它原本的真相,这也是我们对于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应有的尊重。】

在调度得当的前提下,《隆中对》与“汉中策”是并不矛盾的。跨有荆益,可以两路出兵;窥伺雍凉,可以拓展蜀汉的西北疆界。“汉中策”如作为《隆中对》的具体规划执行的一部分,二者按道理说反而是可以相得益彰的。

当然刘备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占领汉中之后,刘备起馆舍,筑亭障,便利两川交通,更遣诸葛亮率军出屯骆谷。种种迹象,皆预示其弦外之音——摆明了就是你曹操要是再不动作,我就来关中串门了。若曹操仍率大军镇守关中,刘备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现下曹孟德忙于荆州救火,刘备不来趁火打劫,岂有此理?

刘备和法正想得很好,关羽在荆州即使不能攻下襄樊,拖住魏国大军、为刘备主力赢得进攻雍、凉的时间还是可以的,而孙权一直打着合肥的主意。张辽诸军既去,阻碍孙权北上的积年绊脚石一时扫清,徐、豫大门敞开,空虚犹如甚江陵——准备了一桌菜,上来了两桌客,怎么办?孙仲谋与刘备曾结秦晋之好,又是十年的交情,犹能干出贩卖的勾当,而况“足下不死,孤不得安”的曹操乎? 自回师成都,刘备一面休整部队,一面大兴土木,将两川交通整饬[chì] 一新。此刻生息已久,而魏军主力疲于奔命,又云集于中原,刘备看准时机,终于再提大军,进屯汉川,锋芒直逼关中。

以关羽荆州兵吸引魏军主力,避实击虚,趁关中不稳而袭取之,收复先汉旧都长安,如此规划,可谓滴水不漏。

然而就是这个滴水不漏的战略规划,最终还是漏水了。

刘备、法正千算万算,却忽略了荆州的战争潜力有限这一客观事实。关羽的荆州军实力并不强。当初勉力北伐,只为吸引曹操注意力,配合汉中战场,后来接连大胜,已是意外之喜,可是刘备竟从此将关羽当作万金油,指望荆州能为蜀中行动争取尽可能长的时间,全不考虑荆州的战争潜力已经发挥到了极限。如果孙权按照刘备的预想进攻合肥而与关羽相安无事,倒也无大碍。但吕蒙一堂晤对,终究燃起了孙权强烈的荆州情结,一番摇摆之余,曹操侥幸得脱,关羽自然要倒霉了。更糟的是,刘备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小舅子糜 [méi]芳竟然已经暗中与孙权勾结准备卖国求荣。就这样,刘备的好运到头了。

正当襄樊战云密布、关羽前线失利(陆军被徐晃打败,凭强大的水军与魏军隔汉水对峙)之际,孙权几乎倾巢出动,攻击关羽后方,关羽率部回救,临近江陵,却得到了糜芳傅士人叛变的消息,全军顷刻陷入了孤悬敌后,补给断绝的死地,最终溃散。此时刘备主力屯驻汉中,欲救荆州,惟有顺汉水而下,经上庸,出襄樊。然此刻魏军云集于荆北襄樊,此路不通。故刘备惟有走建安二十年的旧道,自汉中返成都,下江州,出白帝。然陆逊在十一月已经攻克了宜都并且将本地刘备的势力几乎全部击溃,要出峡可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至此万事休矣。

刘备在蜀中,凭借关羽在荆州的军事行动不仅熬退了汉中的曹操,还获得了宝贵的休整时间和进攻关中的机会。但同时关羽却因为荆州战争实力耗尽与强敌压境而终于失败,虽奋力向前,英勇作战,终究寡不敌众,为配合主力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此外,刘备也着实忽略了孙权偷袭荆州的可能性以及荆州对于东吴的重要性。荆州对于东吴政权则有着特殊的意义。荆州处于江东的上游,拿下荆州即打破江东的长江屏障,无异于扼住东吴政权的咽喉。在吕蒙的战略规划中,甚至认为只有占领白帝、扼守住三峡峡口才能保障东吴的安全。

当然,如果在长江上游存在的是东吴的盟友,且在东吴能够向北拓展生存空间时,东吴对荆州全境的需求会有所减弱。按理说,孙权固垂涎于荆土,然招赘刘备,借授南郡,计策虽出鲁肃,若非孙权首肯,不过空谈。后中分三郡,孙权即攻合肥,未尝乘夏侯渊、张郃入巴之良机袭荆。或以为吕蒙代鲁,东吴国策有变,然最高决策者始终为孙权,鲁肃、吕蒙职止于谏议,观此二事,足证孙权并未醉心荆州而昧于大势。自赤壁战后,孙权屡攻合肥,败而不止,可见在其战略天平之上,豫、徐之重,犹胜于荆。若关羽韬光养晦,曲意雌伏,使孙权无后顾之忧,攻合肥之军何以向江陵?或许刘备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没有充分重视孙权对荆州可能采取的行动。

【关羽】

总而言之,占据荆州虽然有利于《隆中对》中规划的军事行动,然而且不论调度问题,单是为保住这块悬于外围的土地,之前就已经让他们煞费苦心。关键是还要做到平衡,琢磨着怎样充分发挥优势,尽量避免劣势也是需要好好斟酌的。稍有疏忽,之前的所有努力便会毁于一旦。有人就说了,若刘备在二次出兵汉中的同时及时派遣张飞率重兵赴荆州支援关羽,则秦川可得,荆州亦将万无一失,如此又何至于“秭[zǐ] 归蹉跌,关羽毁败”?虽说此言不虚,然则做事后诸葛亮易,临陈处事、当机立断难。后人溯果推因,自然不难得出对于刘备而言当时如何如何最为得当。然则刘备作为当事人能将任何事情都调度的分毫不差的几率实在过低。所以我们也只能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去尽可能还原历史该有的真像,然本文一切言论谈不上评价,只能作为笔者个人观点供大家参考罢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