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二十二)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二十二)

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日军在太平洋的防御体系主要依托诸多岛屿形成的三条岛链。第一岛链从南到北依次是吉尔伯特群岛、马绍尔群岛、威克岛和阿留申群岛;第二岛链是新几内亚岛、马里亚纳群岛、硫磺岛和小笠原群岛;第三岛链为菲律宾群岛、台湾岛和琉球群岛。再由从东到西的加罗林群岛串联,形成蛛网状的战略防御态势。日本海军一位元老曾戏言,“这些岛屿就像为日本度身定做似的。”日军企图凭借上述岛屿展开持久作战,消耗、迟滞美军的进攻,并适时出动联合舰队主力与敌决战。一旦获胜,就可以迫使美国在承认日本西太平洋霸主地位的基础上,取得体面的媾和。

按上述划分,吉尔伯特群岛并不属于“绝对国防圈”的范围,而是这一弧形防线的前哨阵地。大本营认为,以美军现有兵力,目前立即进攻中太平洋诸岛的可能性不大。但在年末可能配合在拉包尔的攻势,首先对吉尔伯特群岛发起进攻。会后,永野立即命令联合舰队就加强吉尔伯特群岛防御制定作战计划。

既然军令部下达了命令,9月上旬,古贺勉强草拟出一份“一旦美军对吉尔伯特群岛发起进攻、联合舰队应如何应对”的作战计划。其要点如下:

一、拉包尔方面的大型潜艇(如有可能连同小型潜艇)进至吉尔伯特群岛作战。

二、联合舰队水面舰艇部队进抵瑙鲁岛西方和北方海面,诱敌来攻,由拉包尔的陆基航空兵予以攻击后向米利方面挺进,继续作战。

三、必要时东南方面舰队所属驱逐舰战队和机动部队各航空队也要参加作战。

仅就计划内容而言,说古贺在忽悠永野一点不过分。即便如此,这一计划也只是说明一旦美军来攻,联合舰队应该如何应对。目前加强吉尔伯特群岛防御的任务,只能暂时落在第三根据地部队新任司令官柴崎惠次海军少将头上了——他是7月2日刚刚登岛接替友成佐市郎职务的。

身材瘦小、脑袋大得出奇的柴崎1889年出生于仙台,父亲是个做小买卖的小商人。因为厌倦了生意场上尔虞我诈,试图改变家族命运的柴崎父亲将儿子送进了幼年军事学校。从海兵第43期毕业后,柴崎成为一名海军军官。和其他海军将领大多有着显赫的成长经历不同,我们几乎查不到柴崎的过往经历。中国全面抗战爆发之后,柴崎曾任汉口海军特别根据地部队副司令官、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参谋长等职。由于娶了一个小地主的女儿为妻,在讲究门第出身和人脉关系的日本军界,孑然一身的柴崎机会不多。凭借自身勤奋努力,柴崎50岁才晋升少将。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柴崎并没捞到什么像样的露脸机会。接到永野总长赴塔拉瓦上任的命令之后,52岁的柴崎激动得彻夜难眠:建功立业的机会终于来了。

柴崎手中有近5000人。作战部队包括松尾景辅——已晋升大佐——横须贺海军第六特别陆战队、菅井武雄中佐佐世保海军第七特别陆战队共2619人。还有驻贝蒂奥第八〇二航空队、第九五二航空队少许地勤人员。后来海军临时派村上功少佐第一一一建设队1247人、须贝修寿少尉第四舰队工程支队先遣队970人上岛修建机场,被柴崎强行扣下来配合执行防务。柴崎认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岛上武器配备还算可以,有203毫米岸防炮4门、140毫米岸防炮9门、80毫米岸防炮6门、75毫米高平两用炮8门、37毫米野战炮9门,分别部署在11个炮兵阵地上。另外还有九五式轻型坦克7辆。

4门203毫米岸防炮被部署在柴崎认为最重要的特玛金角和塔卡兰戈角。这些重炮一直被认为是从新加坡樟宜基地拆卸过来的英军维克斯炮。1974年,联合国特别顾问威廉•巴什到访贝蒂奥后,推翻了这种说法。在提取硬冲压识别号码后,维克斯公司证实,这些炮是1905年日俄战争期间英国供给日本武器的一部分。

既然陆军不来增援,柴崎只能依靠手头现有力量来组织防御。他将重点放在了塔拉瓦环礁出口处的贝蒂奥岛。这个小岛东西长4500米,南北最宽处450米,面积仅1.16平方公里。岛小无纵深,一旦阵地失守,打游击的可能性丝毫没有。柴崎将松尾部队摆在岛中央,战斗力最强的菅井部队分驻全岛各地:第一中队在岛中央、第二中队在岛西阵地、第三中队在岛东。高炮部队配置在东端岬角,山炮部队在南岸。

南岸外海风高浪大,妨碍军舰靠近的礁岩很少。北岸位于环礁之内,海面平稳无浪但航路狭小,水浅导致大型船只不易靠近。柴崎判断,美军从外侧登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就将防御重点放在了南岸:这里配置了大口径炮13门、其它火炮15门,北岸分别只4门和16门。不过柴崎的部署极富弹性。一旦美军进攻方向确定,那些带轮子的小口径火炮可以快速移动到相应位置。柴崎对13毫米机枪的部署恰好相反,南岸10挺北岸25挺。最终结果美军从北面过来,这些机枪给泅水上岸的美军士兵带来了巨大伤亡。

柴崎清楚胜利毫无指望,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美国人不来。但他还是准备将每一名士兵的作用发挥到极致。一旦美军来了,就给他们造成最大杀伤,尽可能迟滞美军的进攻速度,为后方巩固“绝对国防圈”争取宝贵的时间。

考虑到岛屿面积狭小,缺乏纵深,柴崎采取了滩头防御的办法。在他的亲自监工下,一众朝鲜劳工将岛上有限的土地掘成了密密麻麻的坑洞,然后盖上椰木和波纹铁皮,再覆盖以珊瑚砂,构成一系列暗道、地堡和明暗火力点。这些坚固的堡垒只有用大口径舰炮发射延时引信炮弹直接命中才能摧毁。除机场跑道,几乎所有地方都被掘开,像密密麻麻的土拨鼠洞。主要防御点均配置了机枪、火炮,交叉火力可以覆盖到岛上的每一寸土地。轻型坦克被部署在岛中央,随时对出现危机的地段实施机动支援。岛上三条跑道呈三角形。截止5月底,东西走向的主跑道已完成80%,辅助跑道完成40%,停机坪已全部完工。跑道周围遍布高射机枪,必要时它们可以向跑道实施平射。围绕机场,岛东南端和西南端都挖了很深的反坦克壕。

贝蒂奥西侧环礁的切口与塔拉瓦潟湖相连,运输船可以沿水道向岛上卸载弹药补给。岛北向潟湖一边礁盘很宽,水位却浅,一般船舶无法停靠。柴崎令海军工程队用椰木修筑了一道长600米的栈桥,这样无论潮涨潮落,船只都可以停靠在栈桥北端的码头上卸货,十分方便。

柴崎还下令沿高潮时水线在海滩构筑了一道1.2米高的海堤。这道用椰子树圆木构筑的海堤坚固异常,只能用重炮才能摧毁。一众朝鲜劳工在那里忙碌着,他们沉默、疲倦、目光呆滞,只穿着一个小裤衩。他们把一个个三脚架打入沙滩和浅水处的礁盘。那些椰木三脚架用骑马钉和铁丝固定,宛如一个个低矮的金字塔,专门用来防止登陆艇直接冲滩。1艘油漆斑剥的拖轮鸣叫着把驳船拽到礁盘区,倒下粗糙的混凝土三角锥以制造人工暗礁。几个日本兵光着膀子,大声吆喝着监督朝鲜劳工干活。

贝蒂奥俯瞰

柴崎惠次

贝蒂奥示意图

岸防炮

日军架炮

日军训练

今天遗留的岸防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