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二十三)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二十三)

柴崎对工作一丝不苟,所有工事构筑必须严格按图纸施工,稍有偏差立即推倒重来。放在今天,他肯定是个出色的监理师。这下可苦了那些烈日下施工的朝鲜劳工。因为缺乏淡水不能洗澡,盐垢在他们身上划出了一片片地图。只有在天降大雨时,他们才能站在雨中冲洗一番。

9月24日,柴崎命令工兵部队尽快建立防空通讯站。这个预计10月底完工的通讯站能有效保护通讯设备,保持联络畅通。但已经开工的三个短波传输站和一个长波传输站估计年底才能完工,注定赶不上即将开始的大战了。

柴崎严令所有暂无施工任务的人员加强军事训练,总之所有的人都不能闲着。每日训练分拂晓、中午和夜间三段,持续高强度训练大大提高了士兵们的作战能力。战后有日本战史专家说,除硫磺岛之外,贝蒂奥在抵抗登陆部队方面比其它任何地方做得都好。事实证明,后来柴崎在作战中过早阵亡实属美国人的幸运。若非如此,他肯定会在美军登陆当晚组织大规模反击,而当时海军陆战队是最脆弱的。

9月下旬,东京大本营同时向吉尔伯特群岛和马绍尔群岛日军发布命令:“坚决阻击,决不让美军前进一步。”柴崎下达给部下的命令非常简捷:“如果敌人开始登陆,集中炮火、坦克炮和步兵炮击沉敌登陆艇,然后集中火力对付敌人登陆点,让他们统统消失在海滩上!”

虽然远离日本本土,但东京并未忘记这个“绝对国防圈”之外的前哨阵地。这天,1艘从本土来的运输船来到塔拉瓦。“曙丸”号在码头上挂缆以后,各种军用物资、器材和生活用品很快被卸到岛上。随船来的还有《读卖新闻》记者贺川志英,他是专程来采访柴崎的。柴崎将他接到自己的司令部。那是一座位于地下二层的大碉堡,钢筋水泥壁厚两米,可以容纳30人左右。

贺川也是仙台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勤务兵在用椰木做的简陋木桌上铺上白布,然后放上一碗酱汤、一碟腌鱼头和一碟咸萝卜条。柴崎难得了拿出了一瓶清酒,“偏远荒岛,实在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招待贵客,多关照啦。”说完柴崎举起了酒杯。几杯酒下肚,他立刻变得自信满满,豪情满怀。

贺川率先发问:“自从我军在瓜达尔卡纳尔岛失利之后,敌军变得愈发猖狂。请问将军,您在塔拉瓦准备如何御敌?”

柴崎放下酒杯,夹起一块咸萝卜条嚼嚼咽下,然后不慌不忙地说:“从兵力看,敌强我弱。但我军占有地利优势。我决定采取滩头防御战术,在浅水和海滩布下死亡陷阱,诱敌进入我各种武器的射程之内,让敌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话到此处,柴崎脸色变得更加严峻。在惨白的气灯光下,在这墓穴般的指挥所里,他俨然一名赴死的武士。他大声说话,露出了尖利的牙齿,“贺川君,您是记者,又是我的同乡。请代我转告家乡父老,塔拉瓦防御工事固若金汤,牢不可破。美国人即使派出100万大军,用100年时间也休想攻占它。”之后柴崎将掌沿猛力切向桌面,“尼米兹胆敢向塔拉瓦伸出他的爪子,我就一刀将它们剁掉!”

作为记者,贺川最喜欢这样的豪言壮语了,都像斯普鲁恩斯那样板着脸一言不发多没意思呀。看人家柴崎这话,听着就解气!回去写成报道肯定卖座。同样喝下不少清酒的贺川一时间也来了情绪:“听了将军的誓言,贺川本人深受鼓舞。我想天皇陛下和全体国民一定会为此感到欣慰的。”

随后两人谈了很多。柴崎显得气度轩昂,他吟了俳句,还唱了几首家乡的民谣。他谈到了日本历史学家今井登志喜的西洋史,前外相松冈洋右的政治见解以及笠信太郎在《朝日新闻》上的经济评论。柴崎说,他内心是倾向近卫文麿内阁温和路线的。最后他坚定地说,“战争中我首先是军人,然后才是日本人。既然打,就必须打出个样子来。”

贺川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请问,将军个人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什么好讲的,”柴崎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心里清楚,美国人要么不来,要来一定是重兵。他们一旦在岛上任何一点登陆,自己防御体系的崩溃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念及此,柴崎略显伤感地说,“我出身卑微,能成为军人乃家族之幸。我绝不会辜负帝国军人的称号,打出个样子给大家看看,即使此地即为柴崎葬身之所也在所不惜!”

“您对家人还有什么嘱托?”贺川问。

柴崎脸色瞬间凝重起来。犹豫片刻,他以低沉的语调告诉贺川:“转告夫人,请她把孩子带大,未来职业自己选择。”

两人谈得很晚,柴崎破例没有去检查工程进度。自从他登上贝蒂奥以来,这是第一次。

次日,柴崎送贺川上船——“曙丸”号之后,贝蒂奥再没来过一艘日本船。道别时,柴崎故意作出一幅轻松的样子,“正力君赞助的巨人棒球队还在赛球吗?我一直在为他们加油,祝他们获得更多胜利。”

船开了,贺川向他频频挥手,“东京见,到时候我请您喝祝捷酒,在银座。”

柴崎眼中闪过了一丝悲怆,但也只是一瞬间。他回答道:“好吧,还有青柳的艺伎。”

不久之后,《读卖新闻》发表了贺川的专访报导,但删去了柴崎对家人的嘱托部分,毕竟那些听着有些婆婆妈妈。

在前线战局持续恶化的不利局势下,东京太需要一些佐料来刺激民众的情绪了。贺川的报道很快在国内引起轰动,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其中最后一段译成英语向全世界广播。号称“东京玫瑰”的户栗郁子用她的甜嗓子警告那些因瓜岛胜利得意洋洋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们,“美国人即使派出100万大军打上100年,也休想攻占塔拉瓦!”

虽然柴崎竭尽全力,但贝蒂奥的防御存在明显先天不足——几乎没有像样的海空力量,这是孤岛防御作战的死穴。吉尔伯特群岛没有一艘海军舰艇。美军发起攻击之前,塔拉瓦仅剩1架战斗机,还因缺乏零配件无法起飞。马金环礁仅有4架水上飞机。这种孤岛美军就是不打,仅仅派出海空力量将其围困起来,也能把柴崎和他手下的几千人活活饿死。贝蒂奥实在太小了,柴崎想学今村那样通过军垦自给自足的可能性是完全不存在的。

随着盟军在吉尔伯特群岛周边六大机场相继完工,胡佛少将第五十七特混舰队陆续进驻。驻富纳富提机场的是第十一轰炸机大队司令部及第四十二、第四十三轰炸机中队;驻努库费塔乌机场的是第二十六、第九十八轰炸机中队;纳诺美亚机场是第二十七、第三十八轰炸机中队;坎通岛为第三九二轰炸机中队,第五三一战斗轰炸机中队和第四十六战斗机中队;贝克岛是第四十五战斗机中队和第一空勤中队。

随着上述航空兵力陆续进驻,美军一系列航空战率先打响。首先出场亮相的是波纳尔少将的第五十八特混舰队。8月23日,波纳尔亲率第一大队“约克城”号、“列克星敦”号航母,“考彭斯”号轻型航母,在1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10艘驱逐舰护航下驶出珍珠港。9月1日,抵达南鸟岛近海的波纳尔放飞了六个波次共275架舰载机,对岛上驻军和军事设施进行狂轰滥炸。日军7架一式陆攻机全被炸毁,机场跑道破坏严重,400桶航空汽油焚毁,超过85%的地面设施被夷为平地。战斗中美军2架“地狱猫”、1架“复仇者”被日军高炮击落。哈登中尉的“地狱猫”因发动机故障在海上迫降,被邻近1艘驱逐舰救起。虽然距日本本土尚有1125公里,但南鸟岛行政区划属东京管辖,美军的空袭在日本引起了极大震动。

日军岸防炮

东京玫瑰户栗郁子

一架鱼雷机从航母上起飞

弹射军官沃尔特•楚宁中尉协助拜伦•约翰逊少尉逃出生天

航行中的美军舰队

考彭斯号

考彭斯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