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酿成的王朝悲剧

原标题:逆天改命酿成的王朝悲剧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

微信公众号:历史研习社

原创-NO.1208

作者:鬼子六

审核:喵大大 编排:王天娃

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哪吒,逆天改命;

不是所有的逆天改命,都是英雄。

01 洗牌,命数已定

1368年,朱元璋开国。

老人家从万恶的旧社会走来,有着丰富的基层生活经验,对于这个国家的未来,他摩拳擦掌,手握刀把,凝望远方。

改朝换代意味着洗牌,有些人该倒霉了。

宦官颇不受朱元璋待见。开国之初,就针对宦官定了“两个不得”,一是“内臣不得识字”,剥夺了宦官的受教育权;二是“内臣不得干预政事(一说外事)”

为了保证第二条规定的落实,他命人在宫门立了一块铁牌,上面书有“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

一时之间,整个宫廷中的太监人心惶惶。

太祖皇帝所立的这一规矩,继任的建文帝严格遵守,继续使用祖父的一套办法驾驭宦官,有时甚至比洪武朝更加严格,稍有违法之举,就会受到严惩。

太监想出头?不可能了。

从精神上鄙视,从制度上约束,从肉体上惩罚,宫廷里的太监们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太监也都是人,而且通常是命运不怎么好,在社会上混不下去的人。家庭条件好一点,有谁会选择自己来那么一刀,断送自己传宗接代的未来,去伺候权贵?即使有一些人能够通过当宦官“飞黄腾达”,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作为一个理性的人都不会把前途命运押宝在这条路上。

这伙人就是受到天下最有权势的人嫌弃,一旦黏上太监的标签,这辈子就永无出头之日了。不是哪个人哪件事做的不够好,当这个世界用“出身”这种有色眼镜看人的时候,毫无公平可言。

这群注定不会血脉延续的人就这么在黑暗中结束一生吗?

02 朱棣的难题

这种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歧视与压迫,常常会激起意想不到的结果。

任何一种政治格局之下,都有既得利益者,也有利益受损者。在经济无法快速发展的古代,利益的分配常常是一种零和游戏,彼之所得,即为吾之所失。天下,哪里有绝对的公平可言?

在皇位的继承游戏中,赢家通吃。

1398年,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离开了他热爱的人民,皇太子朱允炆在朱元璋的扶持下终于坐上了龙椅。讨论他是否是一个合格的皇帝,没有意义,南京城外的世界,有人觉得他不够资格。

1399年,建文元年,惧怕新皇帝削藩政策的步步紧逼,燕王朱棣起兵,挥师南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掰掰腕子,在尚且有实力拼一下的时候,决不能选择垂拱待宰。

朱棣这仗打得十分艰苦。在法理上看,这是藩王要向皇帝夺权,造反;在军事上看,南京能够调用的名将如云,大兵百万,朱棣燕王手里的兵根本不是对手。要不是朱允炆多次心软放朱棣一马,哪里会有朱棣攻陷南京城的一日。

▲靖难之役中太监拥立朱棣(绘图/孙毅来)

最要紧的是人心所向,如果朱允炆是个类似于隋炀帝的暴君也就罢了,朱棣起兵还能算人心所向。可偏偏朱允炆是个口碑颇好的皇帝,根据史书的记载,朱允炆在位期间增强文官在国政中的作用,宽刑省狱,严惩宦官,同时改变其祖父朱元璋的一些弊政,史称“建文新政”。

江南大儒方孝孺因为建文帝被诛了九族,方孝孺不仅是皇帝的老师,更是江南名士的领袖,建文新政实际上就是以方孝孺为首的江南士大夫与建文帝共同治理天下,江南的士大夫是喜欢朱允炆还是朱棣?

不问便知。

朱棣也知道,迫于兵甲的臣服不算真正的臣服,在这些江南士大夫的心里他的地位远远比不上建文帝,更比不上他的父亲朱元璋。

所以,靖难之役后他一直迫不及待想迁都。在江南他的根基不稳,只有回到燕王故地北京,他才能踏实。

但迁都并不是权力的游戏中最核心的命题,如何制衡江南的士大夫集团?

03 敌人的敌人,可用

敌人的敌人是我们的朋友。

朱棣也懂得这个道理,谁是江南士大夫的敌人,谁就有可能成为新政权的朋友;谁在原来的利益格局中是受害者,谁就可能成为新政权的拥护者;谁只能依靠皇权才能存在,谁就有可能忠心不二。

对照以上三条标准,宦官太监就是合适的人选。

没有人心甘情愿永远受歧视、受压迫,改朝换代就是大洗牌,改变命运的机会为何不去抓住?

于是,在靖难之役中常常可以看到太监的身影。

深受朱允炆压迫的这些大小宦官,或被朱棣悄悄收买,或主动与朱棣主动联系,一直偷偷地替朱棣搜集情报,传递情报,对战争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

江南的官员们指责太监是吃里扒外,对太监们来说这是逆天改命。

这是一场赌局,太监们赌赢了。

04 东厂的契机

太监本就是明朝政治里的一个组成部分。

即使朱元璋厌恶太监,也不可能消灭太监。

他很早就使用太监搜集情报,监控官员。洪武元年(1368),他曾使用太监悄悄侦察浙江省参政郭景祥。在铲除胡惟庸的惊天大案中,朱元璋早早安排太监盯上胡惟庸,严密监控。

为了方便管理庞大的太监群体,明朝“二十四衙门”的建制,

所谓“二十四衙门”,包括十二监、四司、八局。其中,十二监分别是:司礼监、内官监、御用监、司设监、御马监、神宫监、尚膳监、尚宝监、印绶监、直殿监、尚衣监和都知监等。四司分别是:惜薪司、钟鼓司、宝钞司和混堂司;八局则分别是:兵仗局、银作局、浣衣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司苑局。

俨然一个小政府。

朱棣只要稍加改造,就能让太监成为制约江南文官集团的一个杀手锏。

在永乐皇帝的安排下,太监不仅有机会接触宫中要务,也会奉命出使;不仅担负监军的职责,还能领兵作战;不仅搜集情报,监控臣民,还能参与抓捕和审判,直接操控人的生死,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审判结果......

而所有这些“非常规的权力”都不如一项规定实在,掌控东厂。借助于东厂对锦衣卫加以监视和控制,攫取包括司法权在内的更多政治权力。

▲东厂内陈设。大厅内悬岳飞画像,院内竖一碑,上刻“流芳百世”四字(绘图/孙毅来)

本来,在朱元璋的制度设计中,已经有锦衣卫来负责巡查缉捕、秘密监视,太监们只是临时起到一些辅助作用。

到了永乐皇帝登基之后,锦衣卫就成了“旧时代”的遗物,就算靖难之役后效忠于朱棣,毕竟是二手的工具,用着不放心。

朱棣即位后“专倚宦官,立东厂于东安门北,令嬖暱者提督之,缉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与锦衣卫均权势,盖迁都后事也。然卫指挥纪纲、门达等大幸,更迭用事,厂权不能如。”

东厂的职能为“缉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这与锦衣卫大致相当。

朱元璋知道通过锦衣卫钳制百官的好处,朱棣当然也知道。朱棣摆明了是要太监来分锦衣卫之权,让更加贴心、听话的太监来控制锦衣卫,进而控制百官。

厂卫之争,在所难免。

起初,东厂的势力还弱于锦衣卫,而东厂的公公们就告发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利用锦衣卫扩展权力,并图谋不轨,1416年,纪纲以“谋大逆”的罪名被凌迟处死。用自己擅长的方式置竞争对手于死地,锦衣卫是朝廷鹰犬,那么东厂作为后期的鹰犬,要想站稳脚跟,就要表现得更像鹰犬,更加狠毒,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明朝《出警图》中随扈万历帝的锦衣卫校尉

在纪纲被杀之后,他手下的一些重要党羽,如庄敬、袁江、王谦、李春等人,并没有随之而全部受到株连。朱棣对他们的惩处明显地有所保留,而且锦衣卫中的不少力量都被充实到东厂。尤其是其中的骨干分子,很快就找到了再就业的机会,只是单位变了,上班地点变了。

不久之后,东厂的实际权势就明显地超越锦衣卫,不仅分掉锦衣卫的威权和职能,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其实施监控。

总之,东厂和锦衣卫,这二者相辅相成,人们习惯并称为“厂卫”。

明代的情报职能由此开始变得更加发达,朱棣希望通过这种设置,既能取得某种叠加效应,同时也可以互相牵制,防止某一家机构独大。

此外,也可由此实现多途搜集情报,可以将各方所得情报互相印证,避免被假情报所误。

▲东厂内审讯犯人情景。掌印太监坐案后,官员两旁陪坐,掌刑人员立两侧,犯人跪在案前。(绘图/孙毅来)

06 逆天改命的悲剧

明白了太监在永乐朝崛起的逻辑,就能对明朝太监专权的问题有更深一层次的理解了。

靖难之役作为一个政治中的偶然事件,打乱了朱元璋的政治权力部署格局,太监成为永乐皇帝制约江南文官集团,乃至于制约旧的政治体制的工具;而太监群体本身也通过靖难之役的契机,扭转了自己在原有政治格局中的“被歧视、被压迫”的地位,成为新的利益格局的积极捍卫者。

其后的明朝皇帝,纷纷继承了永乐皇帝的思路,利用太监来制衡文官,尤其是不断抬高“司礼监”的地位,让司礼监代皇帝批红,进一步获得了制衡内阁的权力。所以,清代的赵翼曾说:“明代首辅权虽重,而司礼监之权又在首辅上。”

首辅是文官士大夫集团的领袖,但其权力仍然不如司礼监的太监。

对于太监这个群体来说,在永乐朝的逆天改命或许是一种胜利;不过对于明朝政权来说,宦官的这次逆天改命,常常形成以宦官为中心的利益集团,干政扰政误政,最终将大明引入万劫不复之地:

正统朝:英宗对王振言听计从,王振怂恿英宗御驾亲征,遭遇土木堡之变,英宗被俘,瓦剌兵临北京城下,大明险些亡国。

成化朝:东厂之外又成立西厂的特务情报机构,汪直任首领,制造了大量冤狱。

正德朝:复开西厂,刘瑾又自创内行厂,一时间东厂、西厂、锦衣卫、内行厂四厂并行,特务政治达到高峰。

万历朝:神宗派出大量亲信宦官到各地办事情,其中因矿税监引发了风波。

天启朝:明代政治秩序全面崩坏,魏忠贤和其党羽把朝政弄的乌烟瘴气鸡飞狗跳,贪腐横行政治黑暗。

崇祯皇帝临死前说,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

该怪谁呢?

-- 审核 喵大大 | 排版 耕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