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大结局,长安沦陷,檀棋生死成谜

原标题:《长安十二时辰》大结局,长安沦陷,檀棋生死成谜

《长安十二时辰》越到最后,越给人一种拼尽全力依旧无济于事的脱力感。就好像发觉偏离事态的龙波,发现自己距离九五至尊一步之遥却永远迈不上去的王爷,明白了自己只是圣人用来锤炼太子的铁锤的林九郎,终于领会圣人父亲太极两仪之说用得炉火纯青的太子。

太子和林九郎永远是朝局里的两个水火不容的设定,圣人永远不可能让太子一举拿下林九郎,而林九郎再逼迫太子也不可能像圣人之前一句杀死三个儿子那样杀伐决断。

甚至于,自命天命所归的圣人李隆基,经历了祝慈与季姜两家活生生的人命之后,惊恐的发觉,这朝廷就是没有了他,很快也可以依靠庞大的官僚架构,迅速的回归正常流程!

所以,煌煌盛世越是积重难返,越是显得硕大无朋!眼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煊赫辉煌,一点点的黯淡崩溃,而自己却全然束手无策。这以后的十三年里,圣人的心理压力,负责宽慰圣人心思的严太真,都是一种岌岌可危,如履薄冰的状态!

朝廷自主运转,众人是当局者又都是局外人!

从花萼楼圣人被挟持开始,虽然表面上各部各司都忙着打自己的小算盘,而实质上,朝廷里一直是太子和右相林九郎的来回争夺,就连堂堂的皇九子永王拿着自己皇子的款儿,又巴结林九郎为自己谋求支援,依旧被郭利式和陈玄礼强行驱逐出了事态。

郭利式和陈玄礼是最为关注整个帝国前途的势力,在面对当前圣上被挟持,恐怕做出于国运有违背协议的事情之时,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强行扶持太子登基,稳定局势再谋后事。在他们眼里,做出可能违背帝国利益事情的皇帝,就不再是皇帝!

所以,在他们眼里,不论是坐在龙座上的当今圣上,还是即将登上龙座的未来圣上,都是维护帝国安定的工具而已,具体是谁,无所谓!

徐宾已死,悬案未完。

徐宾以一介程序员的身份,公开承认布置了一个如斯庞大的局。通过大案牍术与长安不良帅张小敬,把整个朝局搅弄得风云变色。整个向麾下诸国显示力量的上元灯会被彻底搅散。

但是,一个人要聪明到何等地步,才能够撺掇人心,把控事态步步为营到,将整个朝局,这个朝堂上下,想要守护,需要破坏,需要从乱中得利的各方势力全部算无遗策?

何况,它在推进的过程里,需要用一种看似旁观,自己不会牵扯进事态的超然态度来伪装,还要有在各种场合来去自如的便利性能够让自己全身而退。徐宾并不是一个长袖善舞之人,你说要他在适当时刻煽动人心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让他出没各处煽风点火,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打点周全了。

查资金,历来是这类事件的突破口。徐宾家里的金币和龙波带着的金币完全一致。但是,龙波并不曾正面结识过始作俑者徐宾,他是在安西军中听闻闻无忌和张小敬的事情,才起了反叛之心的。

关于阙罗霍多整个事件,其实是多线操作的。狼卫是明面上的诱饵,有人借用了狼卫给龙波打掩护。虽然由头是何孚想杀林九郎报仇,这其中掺杂了何执正为太子除去林九郎,扶植太子的小目的。但是龙波玩儿了一出瞒天过海,利用灯楼,将矛头直接指向了皇家。

王韫秀在其中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很一言难尽。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跋扈和憨傻。在对元载心思的一番剖白里,她一直清楚元载有奶就是娘的反复个性。她与元载看似她被元载所利用,但是她知道元载很有可能是借着接近她而谋算作为西北守将以及太子铁杆的父亲王忠嗣。

从头到尾,王韫秀的动机都没有显露出来,但是她又一直紧张而坚决的在参与整个事态。跟着元载到处追查狼卫,蚍蜉,张小敬,在灯楼下逼死了闻染,在酒肆外派人追杀为救人而积极奔走的檀棋,甚至于,最后毫无防备的一箭射杀扛下所有罪责的徐宾……她是最无关事态的人,却又时刻与事态息息相关。她或许就是那个远在西北,一直活在台词里的大将军王忠汜,留在长安城的一双眼睛!

于是,徐宾家里来历不明的金币,王韫秀突如其来的射杀,龙波是在安西军中听闻的长安消息,几方面凑在一起,不仅仅观众,就连皇帝圣人,估计都要怀疑王忠汜对于整件事的态度了。

大雪无痕,长安无言!

等尘埃落定之时,整个长安城都陷落在垂垂老矣的暮气里。何执正在对儿子的思念里,留下了上半首诗,而后遗憾离世。皇帝在感伤里续完了下半首,蹒跚离去。

两个老人在诗句里心意合一,都起了碍于此生无法脱离的悲凉之意。可惜,何执正死了,而皇帝,坐上龙椅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孤独一生,无路可退。

闹腾了一整夜,在生死边缘来回折腾了好几回,圣人终于和太子安安静静的坐下来好好的说说实心话了。被折腾羞辱了十来年,经过花萼楼的风波,太子一夜之间顿悟了,他知道圣人的权衡之心,亲自下手烧毁了所有靖安司收集的林九郎的罪证。原本针锋相对的两派人马,突然间有了唇亡齿寒的默契。

虽然圣人保留了第八团的旗帜,说的是给自己留一个警醒。但是,整个事态里,影女,小乙,甚至最后一直作为连贯线索的季姜父女,等等因为整个事态而死的人,终究还是白牺牲了。

鲲鹏展翅九万里,他们翱翔天际之际,终究会牺牲地上的芸芸蝼蚁。世人也就记得那些盛世繁华,可又有几个发觉,自己其实是为了盛世繁华可能被牺牲的下一个?

我们拼尽了全力,才发觉我们所做的极其有限!其实在后半段的时候,张小敬,李必,檀棋三大主角其实都没有了存在的意义。朝廷自身就是一架庞大而精密的机器,缺了皇帝都可以自我调节着恢复运作,何况他们三个人微言轻的人。

李必天生神童,虽天资聪颖,博览群书,但是他理解的东西,在权势的争夺里显得那般禁不起推敲。从头到尾 他都义正词严的,想用天下大义来说服每个人,可每个人都没有赞同他秉承的所谓大义。

借用别人的境界来比喻,小李必还是嫩了点儿,见天地,见自己,都已经达到,可他尚未曾见过众生。他所求与苍生所求南辕北辙。所以,他情愿归隐山林,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见过众生哀乐之后,再入世之时,就是唯一能够抗衡元载夫妻俩的人呢。

檀棋是个没有自我的奴婢,本以为一辈子就被命运束缚在李必身边了。可张小敬如同阳光一般出现在她生命里。但是,右相府里被封棺活埋的经历让她察觉出整个局势的异样。

虽然事态平息,但是与林九郎以及元载等人的恩怨结下了,就算李必,张小敬退出朝局,但江湖路远,很难说这些人会不会暗下黑手?于是,隔断与张小敬的誓言,表面上进宫帮助严太真,实际上是借用严太真的势力牵制林九郎和元载等人。

檀棋本来可以在李必还她自由身之后,和张小敬许诺的那样去游历江湖。可是她选择牺牲自己的自由,留下来,牵制敌人,守护心爱之人。

长安落日西垂,马嵬驿残月东升

最后,三个尽心竭力拯救长安的人,都游历在事态之外了。所以,他们反而显得悠闲了。一个远走灵武,一个回归山林,檀棋有着自己的打算,决定留下来,明里守护太真,暗地里守护长安,也给张小敬和李必回归长安做一个暗示!

望着张小敬远去的背影,檀棋嘴角带笑,双目含泪,长安的太阳远去了。而整个帝国,也进入了下沉期。

而且,十三年后,安禄山攻破长安,玄宗西逃,马嵬驿将是这一轮太阳最有可能的最后闪现。

张小敬箭射右相杨国忠,陈玄礼起兵逼迫皇帝处死杨贵妃。而作为杨贵妃的守护者檀棋,极有可能就是民间故事里所言,替死的宫女谢瑶环。张小敬千里救人,却只来得及在局势上推了自己微弱的一把。心爱的人,却永远的错过了。

可是按照现在严太真的德行,我们期望还是她去死,换檀棋一条生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