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中国起哄一代艺术先行者杭法基与傅泽南

原标题:曹喜蛙:中国起哄一代艺术先行者杭法基与傅泽南

中国起哄一代艺术先行者:杭法基与傅泽南

——中国类肖像水墨与油画的当代艺术比较

文、曹喜蛙

历史的看每次真正的文艺复兴都是在经济崛起之后,但每次经济崛起都离不开政治文化的开明,研究中国的文艺复兴也不能离开这样历史的眼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应该也是研究中国文艺复兴现实成果的时候,当然学术研究会相对滞后一些,一般至少要到百年后才会盖棺定论,但也不妨为后人准备些素材。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进入了真正的新天地新世代,艺术家杭法基1946年12月生,傅泽南1953年生,都在建国前后出生,他们都是新天地新世代的新生儿,从他们那一代开始才是考察真正新中国新天地新世代的文艺复兴硕果,他们才可能代表新中国的文艺品质。

艺术永远都提倡创新,但在创新的路上有时脚步要快些,有时则要把脚步放慢些,比如我喜欢举塞尚(1839—1906)的例子。

塞尚大部分的生活和创作在19世纪,但他的理论的表述主要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年里写给伯纳尔等年轻人的书信中表述出来,塞尚在那几封信中的表述却开了20世纪美术的先河。

傅泽南近照

现在我们的理论家、评论家大多号称科班出身,都是名牌大学博士研究生,讲究文章的形式专业或标准,动则万字文章、引典考据考究,从头到尾都是大师怎么说,从没有一个观点是他自己的,当然这样的专家也是需要的,至少能当个好教授,比文革的语录老太太强多了。

塞尚在艺术上并不是一个革新者,他没有颓废、抽象或为艺术而艺术的倾向,一生没有树立什么画派,但他是一个哲人式的艺术家,始终在探索自然与艺术的关系,探索艺术家如何对待自然、观察自然和表现自然,是在进行认识论的探索而不是简单的技巧、形式、材料的实验,这个也值得今天的中国青年艺术家也思考一下。

傅泽南 油画 《老愤青》 185cmx150cm

当代艺术在中国有了四十年拓荒,囫囵吞枣的把西方的流派、观念、技巧、材料等都引进了,不管是抄袭还是学习,都仪式般做了一遍“作业”,现在总算过了毕业考了,杭法基、傅泽南两位都是当年八五美术的佼佼者,尤其他们两位都是比较诚实的,都是不会玩花活、滑头的艺术机会主义者,考察他们的八五美术早期的实践就能看出这一代艺术家的勤勉、刻苦,可以说他们都是西方大师的中国忠实的好学生,关键他们还学会西方大师的精神而不仅仅是大师的样子货。

杭法基(左)在他的巨幅画前

我选择杭法基、傅泽南两位来考察,有这么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他们都是建国前后出生的,他们的艺术成长,就是一部新中国文艺复兴史,这一点是无法选择的中国超基因决定的,只能归于幸运了。

其次,他们在美术艺术方面都有杰出成就,而且他们都不是官方树立的所谓代表,但他们都是这个时代塑造的,都代表民间立场。

第三,他们都有一颗世界的心,都热烈的拥抱世界现代艺术,一方面刻苦学习世界杰出大师的艺术,一方面努力创作中国的先锋艺术。

第四,他们都立足当代艺术,但各自角度都不同,杭法基最后在中国当代水墨突破自己,傅泽南最后在表现主义艺术达到巅峰,都实现了中国艺术的起哄美。

第五,他们搞的都是当代艺术,都尽量与起哄一代保持步调一致,但他们在保证艺术的当代性的同时,仍然克制在架上艺术的探索,让架上艺术的传统发扬光大。

第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都保有艺术家的最高品质,终生学习,终生漂泊,终生探索,最后这一点只能归于艺术漫长的终生修行。

杭法基、傅泽南都是值得专人课题研究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这里我只能抛砖引玉,只挑出近几年他们都有实验的大头肖像一个课题,窥斑见豹,这也是一般画家的基本功,也是小儿科,也是许多艺术家的拿手戏,但更是大艺术家的试金石。

吴冠中说过“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

栗宪庭也说过“重要的不是艺术”。

吴冠中栗宪庭他们并不是否定笔墨本身,并不是否定艺术本身,而是强调艺术的内容和思想在那个历史时期的重要性,这跟塞尚强调艺术的本质是一脉相承的。

艺术的技术、技巧,与艺术的观念、表现,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艺术的重要内容,尤其历史的看艺术,有时艺术的技术、技巧、观念、表现等都是某个横切面同样重要的艺术内容。

傅泽南 油画类肖像

傅泽南,又名大阚,江苏南京人,毕业于苏州大学艺术学院,1985年与樊波等发起组织江苏新野性画派, 2014年在宋庄组织成立中国新野性艺术群。

表现主义艺术大师对他的影响较大,新野性是属于表现主义范畴的绘画,梵高、蒙克这些艺术大师对他影响比较大。

杭法基 水墨类肖像

他后期的架上绘画中,有一些类肖像画,都是大幅类肖像的作品,有点拟像的名字比如《老愤青》,但大多数只是表现主义的油墨飚拟类肖像,除了油墨的纯粹没有别的,但同样吸引人。

在他的画面只有纯粹的油墨飚拟类肖像,但我们的社会太丰富多彩,太眼花缭乱,尽管他的画面似乎什么都没说,但一切都在不言中。

傅泽南 油画类肖像

从经济繁荣,到深度改革的难题,到互联网信息高速路上的突然噶然而至的刹车,逆全球化成了一种可能,一下让人不适应,尤其中美贸易战带来的文艺复兴前景明天的疑问,这种快速路上政治的步调一致成了一种现代的危险。

傅泽南的类肖像是非具象的表现主义,都是这个时代的大写的中国人的肖像,这个时代的中国人在世界的眼中与原来的中国人截然不同,不同于常玉笔下人物的典雅,不同于靳尚谊的高大高尚,不同于张晓刚的惊悚呆滞,不同于方力钧的光头傻笑,这时的中国人开始让世界觉得有点精神、有点思想、有点自信,但所谓中国精神、中国思想还让世界不理解,甚至怀疑,还有点看不透,所以有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

杭法基 水墨类肖像

傅泽南的大笔触,大动作,挥洒自如,色块鲜艳,语言凝练,表现出过度自信,相当的飚,类似海底电缆光纤材料传输的互联网信号,这些油画笔开始长到中国人身上,天然让一种异质在中国文化世界显出起哄美,一般人可能看不明白但也看到有神性,让人有所敬畏。

杭法基,安徽当涂人,当涂县去南京要比合肥近许多,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对抽象水墨的实验性探索已有30 年时间,是国内最早涉足于抽象水墨研究的画家之一。

傅泽南 油画类肖像

近十几年来,他一直沉埋于默默的较为纯粹的艺术求索之中,他一直立足于中国传统水墨,但始终在接受西方当代艺术的营养,接收了现代艺术的洗礼,2012年年近70仍然一个人进京来到宋庄。

他后期的架上艺术,也喜欢大篇幅、大笔墨,他一直坚持传统水墨中的线条、笔墨,但他抛弃了传统水墨大多数的程式化技法,始终以当代艺术的实验、解构、消解水墨的程式化,不断反思反省中国艺术的当下性,还发表了《后现代主义与中国当代绘画》、《中国当代绘画的平庸与尴尬》、《进入当代·水墨画发展的一个无法回避的思考与选择》等文论。

杭法基 水墨类肖像

杭法基的人面+痕面的水墨作品,保留了架上绘画的最早追求,毕竟人还是美术要表现的时代主要内容,从而有了这一批类肖像的创作,而越来越复杂看不清楚的人本身是这个时代的特点,当代美术也有了抽象复杂的类肖像,思想如量子纠缠在心宇浩瀚从当下往深远。

正如我们知道的,不管傅泽南还是杭法基都是年龄1945年后、1955年前建国前后的人了,他们在美术方面都是进行了一辈子的探索,都在人物类肖像创作方面有所成就,一方面继承前人的经验,另一方面都还在当代艺术方面探索,尤其在非具象的人物创作上进行试验,都在近年来有所突破,与时代同行,试图在当代艺术的架上美术有所成就。

传统的中国水墨的人物创造一直有缺陷,尤其在近现代美术史上水墨人物与西化人物相比显得比较弱,所以徐悲鸿先生才引进西方的美术观念技术,所以情况有所改观。在新中国的美术史上,形成了徐悲鸿人物的高古、蒋兆和人物的苦寒、黄胄人物的边民、李伯安藏民的虔诚、周思聪人物的崇高、刘文西人物的伟大等等,到新中国出生的这一代画家笔下,慢慢有了反映普通、立体、鲜活的人,但是整体上水墨人物画还是显得与当代生活有点距离,这与所采用的技术、技巧、材料有关,更与观念有直接关系,非具象也是一道坎,所以杭法基的当代水墨探索就非常有意义。

杭法基这批人面+痕面的类肖像非常有意思,他的笔墨技法本身经过长期的磨练也有了突飞猛进,他的思想紧紧的跟随当代科学哲学的发展,他的这一批类肖像的抽象人物都非常有意思,都有当代艺术的大阵仗,都是大篇幅,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超基因,也有互联网时代的起哄美,线条氤瘟大写而且自信,彻底实现了中国水墨的现代化,让人看到现代的先知。

他们的类肖像,不管是水墨抽象,还是表现主义油画,都是独一份,都是这一个中国人在21世纪新时代的复杂形象,都有所谓后现代碎片化的集结群,在世界看来都有点看不清楚,都有很多未知数,但在中国人自己看来似乎没有那么复杂,我还是我,黄皮肤、黑眼睛,内在机构和基因没什么变化,但变得有点满世界对权威起哄。

杭法基在创作

当代艺术的内核是现代艺术,但当代艺术不是刚刚有,互联网就是当代艺术初期所没有的,那时中国人的形象还是瘦小瘦小,但现在中国人却变成庞然大物,就像傅泽南的表现主义类肖像是世界眼中的普遍形象,但在中国人自己心中还是那么百年屈辱大国崛起的不堪言说,实际上这就是真实的中国,多面的中国,发展中的中国,也在崛起中的中国,与单极世界分庭抗礼的中国,中国不尽是红色的中国,还有更加深厚黑白历史的中国。

现代艺术有一种表面极简主义的趋势,就像世界对中国人的印象都会省略掉五官,这是时代识认一致的步调,除了心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中国给当代艺术却贡献了一种起哄美学,这种起哄美学有时让人讨厌,但你挡不住他的体量大,乌央乌央的起哄美已然在成为一道世界风景,中国的当代艺术来了……这是后现代的碎片化,只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碎片化是一种互联网时代的数字化,然而秘密仍然是那颗纠结或不纠结的心,这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阵仗话和礼仪化,就类似中国年轻人中间流行的打卡文化,都有一种起哄美。

艺术家命定一生漂泊,一直在艺术的旅途,在路上一直在路上,一直在漫漫长夜探索,中国当代艺术需要更多的青年,不纠结的心就能照亮另一个星群,璀璨的恒星照耀着大家、陪伴大家,杭法基、傅泽南就是这样难得的当代艺术老人,他们是中国起哄一代的艺术先行者。

2019年8月11至12日于北京月牙殿

注: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曹喜蛙,本名曹喜斌,1966年3月8日生,山西运城河津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媒体人,互联网哲学家,诗人,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1988年在《北京文学》发表诗歌处女作,1993年开始北漂,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中国诗人》《诗选刊》《诗歌月刊》等发表诗歌,组诗《核武器与癌》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爱因斯坦肖像》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

从1998年开始,到2008年完成互联网哲学构建后,2010年开始侧重当代艺术研究,2013年获得雅昌艺术网年度最佳艺评人,2015年任中央数字电视国学频道主编兼美术馆馆长。迄今,已在已在《美术报》《中国美术报》《中国美术馆》《中国文化报.美术周刊》《大河美术》等专业报刊发表文章。2016年5月开始为独立学者,兼李可染画院宣传部副主任,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著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中国吼狮》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