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代人居然前后跨越七百年 还能再离谱点吗?

原标题:七代人居然前后跨越七百年 还能再离谱点吗?

李大嘴 大嘴读史

司马迁写《史记》,开了一个不太好的头。

《史记》的第一百三十卷,也就是最后一卷,是《太史公自序》,这属于夹带私货。

自己给自己写传,肯定是扬长避短,挑好听的话说,搭个便车,给自己的家族扬名立万。

之后的史家纷纷有样学样,一般说来,吹牛不能太离谱,既然是史书,就必须以事实为基础,大部分史家只是有选择性的过滤史料,用确实存在的事情进行加工,对于自己家的好事,大吹法螺,极尽溢美之词,对于自己家族不太光彩或者有争议的事情,采取一笔带过的手法。

你要说他乱写,他可以振振有词地回答,我写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到了南北朝时代,编著《魏书》的魏收就有点玩脱线了。

《魏书》的最后一卷是魏收的《自序》。

这里有个细节很是荒谬。

根据魏收的说法,他家的老祖宗是秦末汉初的魏无知,很早就跟随刘邦闹革命,开国后封为高良侯。

在《史记·陈丞相世家》中,“平遂至修武降汉,因魏无知求见汉王,汉王召入。”陈平离开项羽投靠刘邦,魏无知是中间人。

我们继续看,魏无知有个儿子叫魏均,魏均有个儿子叫魏恢,魏恢有个儿子叫魏彦,魏彦有个儿子叫魏歆,魏歆有个儿子叫魏悦,魏悦有个儿子叫魏子建。

这个魏子建就是魏收的老爸。

这样算下来,从魏无知到魏收,一共只传了七代,魏收是魏无知的七世孙。

问题来了,西汉是公元前202年开始的,魏收出生在公元507年,魏家七百年居然只传了七代?

一般情况下,三十岁怎么也生儿子了,这样传七代也就两百年出头,怎么会跨越七百年呢?难不成老魏家都是八九十岁一百岁才生的儿子?

这也太离谱了吧。

南宋洪迈在《容斋三笔》中评论说,魏收的《魏书》在南北朝八史中,“最为冗谬”。

魏收写《魏书》闹出的动静不小,甚至被称为“秽史”,这主要和魏收的性格和人品有关。

据《北史·魏收传》记载,“收颇急,不甚能平,夙有怨者,多没其善。每言:‘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举之则使上天,按之当使入地。’”

魏收性格急躁,不能公平待人。过去同他有冤仇的,大多隐去人家的善政美德,不载入史册。

做了坏事的魏收还喜欢张扬,连“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也不懂。

魏收经常牛气哄哄地对别人说:“你是个什么样的小东西,敢给我魏收摆脸子!我的史笔要抬举你就能让你上天,要贬低你就能让你入地。”

魏收是个才子,这没问题,但史官必备的史德是啥就不知道了。

私心和公道在魏收这里完全摆错了位置,他把一部国史当成私人报恩报怨的工具。

举两个比较明显的例子。

有个叫阳固的官员,是个有名的贪官,后来被打了老虎,但是在魏收笔下,成了“刚直雅正,不畏强御,居官清洁,家无余财”的大清官。

原因就是:当年魏收当上史官,接下写史的任务,阳固的儿子出了很大力气,所以,当时魏收就许诺,我会给你老爸好好写传记的。

又比如,尔朱荣专权作乱,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河阴惨案”,包括皇太后和小皇帝在内,杀掉了2000多人。可是,在魏书里,魏收的评价是“向使荣无奸忍之失,修德义之风,则彭、韦、伊、霍夫何足数?”尔朱荣如果可以修德讲义,商朝的伊尹和西汉的霍光都比不上他。

要知道,魏收本人就经历了“河阴惨案”,是当时的幸存者。这样写的原因就是尔朱荣的儿子给魏收送了大笔的贿赂。

《魏书》刚写完,舆论大哗。“前后投诉,百有余人”,不是没写的,就是瞎写的,“群口沸腾”、“众口喧然”。

魏收在《魏书》上得罪了太多的人,据《北史·魏收传》记载,“既缘史笔,多憾于人,齐亡之岁,收冢被发,弃其骨于外。”

死了之后,连坟都被人家刨了。

魏收写的《魏书》在隋朝曾经被贬成非主流史书,但是后来流行的几种关于北魏的史书都因为战乱没有传下来,于是,现行的“二十四史”中关于北魏的部分,还是以魏收的《魏书》为主。

魏收的《魏书》原本有一百二十四卷,流传过程中,少了差不多二十多卷,后人用魏澹的《后魏书》、李延寿的《北史》以及《高氏小史》等其他史料补足。

这就是现在流传的《魏书》。

写史,先要做人。不然的话,就要闹出七百年才传七代人的大笑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