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源于热爱,对话合众汽车副总裁常冰

原标题:专业源于热爱,对话合众汽车副总裁常冰

经常有长辈教导我们,要干一行爱一行,业精于勤,这样才能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我对这句话一直保有怀疑态度,因为爱一行干一行才能有真正的源动力,虽然这样的人少之又少,但幸运总是会发生,合众汽车副总裁兼设计中心总经理常冰先生就恰好是这样一位爱车做车的人。

收集matchbox小车模、买能买得到的所有汽车杂志、在课本上所有的空白处画车、自习课偷着画车被老师骂,围着车看个不停被车主驱赶……常冰先生的少年时光和每一位热爱汽车人都极为相似,同好之人——是初次接触常冰先生时他对于我们彼此的描述。

常冰先生十八年的职业生涯中,前十五年一直都在一汽集团技术中心,而且几乎一直专注于红旗品牌的造型设计研发,这也使他“幸运”的赶上了红旗品牌在21世纪第一次复兴浪潮。2002年他主持完成了红旗明仕换代设计,这对于工作不到一年的设计师来说是非常罕见的;2004年,年仅28岁的他又赢得了主持大红旗概念车HQE造型设计的机会,该车2005年4月上海车展上一亮相便轰动业界——大红旗设计历经30年停滞,终于再次焕发光彩!

采访间,常冰向我们展示了他摆在办公室一角的红旗阅兵车模型套装,四款大红旗阅兵车中的两款都是常冰先生的作品。

设计的每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

交谈中,我们深感到常冰先生作为一位设计师的坚持和专业。第一次探访合众的北京设计中心时,常冰先生正在和几位工作人员交谈某款车型的设计细节,多位工作人员围绕在常冰先生周围,在草图上勾画探讨,丝毫没有上下级之间的感觉,反倒像大学中学生与导师的关系。

当我们问到设计细节相关问题时,常冰先生直接拿起了纸和笔为我们做细致讲解——用图画沟通是设计师的本能——他说道。

“我们有时候看一款车,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具体是哪里不对,这往往都是因为设计中存在一些细节错误。比如汽车A柱的曲面,貌似简单,其实却是一个特别考验设计师功力的细节。只有曲线曲面推敲的特别到位,才会看着“平淡无奇”,但凡稍微有一点点瑕疵,就会特别刺眼,影响整车的姿态和动势。不仅是A柱,B柱的处理也有很多精妙的造型技巧在其中,某些国产品牌很容易在这些地方做错,虽然普通消费者感觉不太出来,也不影响汽车的基本性能,但作为专业汽车设计师,我们就能明显的感觉出他们设计团队的真正水平。

Q:如果一般消费者看不出来的话,那仅仅一个细节对整台车设计的影响是不是就没这么大了?

A:比方说我刚刚画的这个A柱线条,两种处理方法都是可以的,没有什么对错之分。但如果你选择了第二种方式,看起来只是A柱的线条有细微调整,但为了迎合这个主题,后窗的高度就需要调整,才能保证整体线条的协调。但后窗高度的上下可调区间是有一定范围的,这就需要细致的调整和平衡这些周边线条的关系,让整个轮廓的方向性处于最佳状态。这些细微的变化都是消费者感觉不到的,但只有你在每一个细节都做足了这些功夫,整个车看起来才会舒服、匀称。

(常冰先生在2005年的大红旗HQE概念车设计草图)

(常冰先生红旗超级运动车HQSS设计草图)

(常兵先生大红旗L5设计图)

(常兵先生的日常随笔设计草图——北京212)

合众U的目的就是要与众不同

今年的上海车展,合众旗下的全新车型U已经正式亮相了。她的外观设计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在上海车展上引发业界和用户的强烈关注。此次专访,作为合众U总设计师的常冰先生向我们表达了自己的设计初衷。

Q:您想通过合众U向用户传达一个什么理念呢?

A:我们在设计合众U之前,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受——目前市面上10到20万之间的电动车可选车型非常少。我自己也是一个新能源车购买者,当初想买一台不超过20万的电动车,结果发现以比较专业的品质要求来看,真的没什么可选的。几乎各个车型都会有一些明显让大家不满意的短板。所以当时我们启动U的设计项目时,就希望能够做出一款设计完美品质一流,跟同价位车型相比具有明显区分度的方案出来。

Q:那为什么选择做一款SUV车型呢?

A:之所以选择SUV,是因为在这个区间里做一个能够兼顾高品质和独特造型的轿车产品是非常困难的。而且SUV目前也更加适合中国普通用户的日常用车场景。另外我们没有选择标准的SUV造型,而是做了一个跨界的定位,也是因为标准SUV也缺乏个性,与我们合众品牌设定的自信在设计哲学难以吻合。所以这款车下半部分接近传统SUV的布置,轮子很大,裙板和包围的特征做的比较强烈,但车身上半部分侧窗的尺寸则比较小,后风挡斜度也比较大,不像传统SUV为了空间而做的比较直,所以U这款整车有跨界和溜背的味道,个性足够强,能明显区分于现有电动车产品!

设计不惜成本,做一个满分的产品

设计也是有成本的,但对于合众这样的年轻品牌来说,并不能过分追求成本,而是尽全力打造品格满分的产品,而正确的家族化设计策略就是确保全系车型品格的根本保障,这就是常冰先生关于合众设计的观点。

Q:您对合众目前的产品规划了怎样的设计语言或者说是家族式设计呢?

A:关于家族化话设计我们一直有比较清晰的思路。我不太喜欢做很强的家族化,一个原因是,家族化设计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强调商业成本的结果。它能够让你不需要在大风格之间做跳跃性的比较和选择,从而大幅度降低整车造型和工程研发的风险。毕竟某一种家族化风格被大家接受之后,再重复一遍的话在短时期内肯定是没什么风险的。并且,相应的设计成本也会降低,周期也会缩短。为什么呢?因为家族化设计的大部分特征都具有比例和尺度上的变化弹性,设计新车的时候把一个特征稍微压扁一点、变短一点,或者某个局部的边缘稍微做一点调整,仍然还能保持基本的美感,这样一来就节约了很多试错和创新的时间。如果从零开始设计这些特征,时间就会长很多。而时间短了,本身就是非常可观的成本节约。所以家族化设计是有这种商业目的考虑在里面的。相反例子就是,在很久以前汽车开发和制造比较强调个性化的时代,比如上世纪60年代,那时你会发现没有什么所谓家族化设计,完全是百花齐放的缤纷状态。

我不赞成太强烈的家族化设计的另一个原因是,合众作为一个非常年轻的品牌,历史积淀少,但这也意味着我们有丰富的美学风格方向可以选择。这种选择一方面要符合“自 信 在”设计哲学的定位,另一方面也需要我们的用户的参与。家族化设计特征做得过于强烈和单一,就剥夺了用户对你评价和共同参与的权利。一个品牌的设计风格的建立,是造车者与用车者的重要沟通和交流,毕竟对于造车者来说,可选的风格取向是比较多的,而且单纯从美学和个性化的标准来看,这些取向并无对错优劣之分,但对于用户来说,并非如此。因此全新品牌应该为广大用户预留充足的弹性,以车型为沟通媒介,在几款车型逐渐推出的过程中充分听取用户的声音,逐渐成长成为用户所希望的那种样子,才是更符合我们合众品牌文化和发展愿景的做法。

专业源于热爱,生活也是汽车

日常生活中,常冰先生是一个骨灰级的超级车迷,他说自己从事汽车设计其实就是因为太爱车了,所以才有了自己创作和改造的意愿。这点我们并不意外,因为只有对一件事情热爱到如此地步时,你才能得到超出常人的成就。

Q:设计师业余时间都做什么呢?

A:设计师有一个特点,就是这个职业的业余时间跟工作时间没法严格区分。设计师的业余时间往往也是在做一些跟工作相关的事,比如我,就是在不断地观察和体验关于汽车的一切。作为一个车迷,大家的业务生活肯定是很相似的,比方说我们去打赛车游戏,参加老爷车聚会、开卡丁车、玩儿改装车,或者收藏车模、收藏汽车手册……可以说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是与汽车紧密关联的。这与工作其实关系不大,更多的是因为没有理由的、自幼至今从未改变的热爱

(常冰先生手绘的儿童时代老车回忆)

Q:您拥有的第一款汽车是什么?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款车。

A:我拥有的第一款汽车是铃木的SX4两厢版,不带运动包围的那款。其实我选车有一个最关键的标准,就是这款车在设计上一定得能称得上是经典。SX4这款车是铃木和菲亚特合作的产物,外形设计来自汽车设计大师——乔治亚罗,是一款非常干净利落的作品,但推敲和琢磨非常细腻,很是耐看,即使十几年之后看她,也依然魅力不凡。

(常冰先生的长安铃木SX4)

Q:您都有哪些汽车收藏?为什么收藏这几款车?

A:其实我还谈不上是收藏汽车,只是因为对自己的车感情都很深,实在舍不得卖掉,就一直都留着,结果就越攒越多了。我的车有铃木的第一代SX4,而且自动挡手动挡各有一台,还有首次国产的高尔夫MK4,2003款萨博93、最后一代林肯TownCar、马自达MPV(ES)、奔驰E-class(W211)、奔驰GLK(X204)等等,虽然有的另类激进、有的典雅含蓄,但无一例外都是非常经典的设计。

(常冰先生的林肯town car)

(常冰先生的第四代高尔夫)

(常冰先生的马自达MPV)

(常冰先生的2003款萨博93)

结语:

在常冰先生身上,我看到了远低于他年龄的激情和梦想,甚至超过了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这一切都源于对于汽车的热爱。很多人说现在的新势力造车没有文化,没有积淀,对于某些片面来说这或许有一些道理,但对于合众来说并不适用。虽然品牌很新,但是其幕后的人则都是如常冰先生这样自幼热爱汽车,并一生为之奋斗并乐在其中的汽车创梦者们,而他们正是合众品牌的灵魂所在。

合众是幸运的,中国的汽车消费者也是幸运的。因为各种新造车势力的崛起并不仅仅是资本的扩张,而是越来越多热爱汽车的人可以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造车梦想!而用户也将会拥有越来越多的精彩选择!

更多原创热点汽车资讯可关注58车微信号:wubach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