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武则天是怎样的呢?

原标题:历史上真实的武则天是怎样的呢?

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太宗皇帝去世了,有武氏以才人随众被放出到感业寺为尼,她就是后来的则天大皇帝。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

据她后来自己回忆说,李世民有一匹烈马,叫做狮子骢,很难训服,她告诉太宗,你交给我三样东西,我就能驯服它,一是铁鞭子,二是铁棍子,三是匕首。鞭子抽不服用铁棍击它的头,还不服就用刀子割断它的喉咙。武氏说,“太宗壮朕之志”(据,《通鑑》唐记二十三)。其实在太宗的眼中,此时的她,不过是一个任性的小女孩,在博取太宗的关注罢了。似乎颇有些“打小俺娘就说俺长得帅”的傲娇呢。不过身在太宗宫中,又能够见幸于太子,就未尝不显示出其心机之重了。

武才人入宫

太宗崩逝以后,武氏随同众太宗嫔御们入感业寺为尼。

唐高宗的王皇后,携其蓄发入宫,起先不过是为了谋得一个棋子,为自己添一个筹码,争宠于萧淑妃。武氏则摆出一付“小可怜”的身段,看似是哀哀怨怨、死心塌地做了王皇后的棋子;岂料是,王皇后的棋局局面太小,而武氏正在下的却是一盘大棋,翻云覆雨之间,又反将王皇后给利用了去。可见王皇后、萧淑妃的手腕,不知为武氏甩出了几条街呢。若能“死得明白”,想必王皇后自会意识的到,早在这会儿,她的败局已定了。回想感业寺再见高宗时,“武氏泣,上亦泣”(据《通鉴》唐记十五),这张感情牌打得已经是十二分的漂亮。而其手腕也已然隐隐若现了。不过是此时的王皇后,却压根没当一回事。

永徽六年,武昭仪以雷霆手段彻底扳倒长孙无忌,褚遂良等托孤老臣,成功上位,做了皇后;又以惨忍的手段杀死了王皇后和萧淑妃。可谓是动若脱兔了,又有谁能够想象得到这竟是当年感业寺内一见高宗,“欲语泪先流”,静若处子的佛系“小仙女”的所作所为呢?

武氏是绝然不会给自己留下丝毫后患的。所以到了显庆四年又搞了一次彻彻底底的清算,长孙无忌、褚遂良、柳奭、韩瑗、于志宁、高履行等一干大臣,最终落得了死的死、贬的贬、杀的杀、流放的流放的下场。“自是,政归中宫矣”(据《通鉴》唐记十六)

武后大肆封赏亲属

武后既已是实权在握,娘家人自然也就“鸡犬升天”了。其母杨氏封为荣国夫人;长姊封韩国夫人,又有其女封魏国夫人,并随武后于宫中居住。

武后另有同父兄元庆、元爽两人,及堂兄惟良,怀运两人。其实,早在后父武士彠死后,这哥儿四个就都颇有些不把后母杨氏放在眼里的行径。而今武后得立,倒也将其四人授了官差,杨氏自然就有了些施大恩于武家的傲慢,某日便置酒召诸子侄赴宴,席间道:你们还记得当年的事么,你们也得记得今天的富贵是怎么得来的。

岂料惟良等并不买她的帐,却道我们哥儿几个皆为功臣之后,都是入了宦籍的,朝庭自会量才录用。我们也都不求显达,又何必以皇后的缘故,蒙获特殊的照顾,每日还要忧惧在心,又有何荣达之感呢。想必这哥儿四个也是明白人,一则当年对后母杨氏怕并非仅仅是“怠慢”那么简单;二则,在他们看来怕是纵然低头也是难以苟全性命的,倒不如索性“怠慢”到底算了。这故事似乎是要告诉我们,在其兄弟的眼中武后也绝非善类。所以,不多久就随便找了一个缘由将元庆,元爽两兄弟给流放到了外州做刺史,最终落得个忧惧而死。

后来后姊韩国夫人常常出入宫内,与高宗有染,不明不白就被武后逼死。其女魏国夫人,高宗欲委以内职招其入侍,让武后深恨不已。赶上惟良,怀运到泰山朝觐献食,武后使人在魏国夫人的食物中投毒,将其毒死,又借机归罪于惟良、怀运,一道给结果了性命。虽则如赵飞燕、赵合德姊妹都侍一夫在帝王的后宫是很常见的现象,但于武后来讲,今天的争宠又何尝不是明天的争权,这恐怕是武后最不能接受的吧。以至于即便是亲姊也要痛下杀手。

其时,韩国夫人尚遗有一子,贺兰敏之。武元庆等死后,武后也不忍看到自己娘家绝后,故以敏之过继给武士彠,改姓武,袭爵为周公。可这竖子也是忒不争气,连皇帝、皇后为太子订了婚的未来太子妃也敢公然强暴,也因此为自己埋下了祸根,罗列其罪状来,先是流放到了韶州,又给绞杀而死。可见在“国法”与“亲情”面前,武后的抉择还是尤为让人钦佩的,不过倘若当时为贺兰敏之强暴的是普通民女,武后是否还会如此“秉公执法”呢?或许下面的故事似乎可以给我们一些参考。

武后的母子亲情

武氏初入宫后,生了二子一女,女儿做了武氏嫁祸王皇后的牺牲品而早夭。高宗即位之初(永徽三年)早已立了太子忠,之后又立皇子弘为代王、贤为潞王。见武氏封了后,太子忠乖乖让出了太子之位,代王弘于显庆元年得立为太子。即便如此废太子忠也没能逃过最后以谋反罪赐死的命运。至此我们似乎明白了,武后那哥儿四个兄弟看武后的眼睛还是很毒的,与其低了头再被杀,还不如梗着脖子给她砍呢。

太子弘仁孝恭谨,颇得高宗的厚爱,或许正是其礼接下臣,终为武后所忌惮——怕是倘一日被他袭了皇位,自己的权力必然是要落空的。至于在上元元年四月太子突然薨于合壁宫,就难免要令人生疑说是遭了武后的毒手呢?

同年六月,雍王贤得立为太子。

調露元年,高宗命太子监国,“处事明审”(唐记十八),也难免落得一个“为人子,怀逆谋,天地所不容”(唐记十八)而被废为庶人的下场。当年仅仅是因为“有机会”威胁到武后权力的韩国夫人、魏国夫人为其杀戮,似乎还并未超出后宫争宠的斗争圈子。而今日的太子们,一个又一个地遭遇了不测。若仅仅称其“权力欲望太强”怕还不太够,想必是有朝一日称孤道寡的欲望,于此时已然萌芽了吧。

其实我们这一段论断,是建立在一个“假定”之上的。假定武后是一个女子,假定女子的最高权力欲望追求不过是做个皇后、太后。倘若我们抛弃这一“假定”,而是将武后视作欲夺天下而代之的外戚,这一系列的行径,似乎我们也早已司空见惯,没什么稀奇了。

武后当政

熬死了几个儿子后,高宗皇帝也慢慢滴精神不起来了。头晕目眩、甚至目不能视。武皇后出于对龙体的保护,对医者开方把脉,严加控制,针灸火疗更是谨慎施行,最终俟延到弘道元年十二月丁巳,五十六岁的高宗皇帝崩于贞观殿,太子中宗即位。这其中有多少是对丈夫的爱恋,有多少是对权力的留恋,又有多少是为了争取时间以为将来权力的交接做铺垫,我们尚无法断言。而事实上是,即位仅仅55天的中宗李显即被废黜,换李旦做了傀儡皇帝,武则天大权独揽。

偌大的大唐帝国总有几个血性男儿,要造武则天的反,也就是李(徐)敬业,李(徐)敬猷,骆宾王等。只可惜李敬业不是军事谋略家,武则天派去一个怂丁李孝逸就给他蕩平了。不过倒是骆宾王的《讨武曌檄》确被后人朗诵了壹仟多年。在这篇檄文中,揭露了武则天的虚伪残忍,淫乱无情,说武则天“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为徐敬业讨武曌檄》)。可是把武则天给骂了一个体无完肤。闻听武则天见到这篇檄文,非但没有雷霆震怒,反而叹气怀才而不得重要。这胸襟,数落了历史上所有的帝王,怕都不及一双手的手指那么多呢。

武则天的为政,大有“乱中求治”的味道。一是告密,使得人人自危;既然人人自危,武则天的权力宝座自然也就坐得安稳了。二是酷吏,武则天初当政,用周兴,来俊臣等酷吏,威圧众臣,引得人神共忿。后稳坐大周皇帝,便先后杀了这些酷吏。有个请君入瓮的故事,就是武则天用来俊臣来对服周兴的。这个故事,也早已被大家所熟知了吧。

后记

武则天的时代,确实养了很多小人,这也并不能说明武则天朝政昏暗。如意元年,朝庭下了一道禁令,禁止屠杀及捕鱼虾。右拾遗张德生了一个儿子,私自杀了一只羊,邀同僚赴筵,补阙杜肃也是特邀客人,吃饱喝足还偷揣了一块肉回来,写了一份表,状告张德。第二天的朝庭里,太后对张德讲,听说你添了一个儿子,我也很高兴。可是你哪里来的肉哇,直吓得张德连连叩头谢罪。未料想武则天紧接着又说道:朕虽禁屠宰,凶事、喜事倒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你以后请客,可要把眼睛放得灵光一些,像他这种人,不请也罢了。说话时,还特意指向了杜肃,并拿出他的表章让群臣看,只羞得杜肃无地自容。我们的古人也曾讲,用人之道近乎“海纳百川”,料想也不过如此吧。

武则天自有狐媚之姿,蛊惑之能,使太宗壮其志,高宗服其智。寻常之辈更陷于其彀而不自知。其工于心机,明于事理。心狠手辣,排除异己。其晚年多重用忠贞之士以理国事,使政无大失。女皇帝少不了私生活,当知其未以人废政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