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将祖大寿,为何两度叛降却安然无恙?

原标题:一代名将祖大寿,为何两度叛降却安然无恙?

在明清争局的后期,祖大寿于大凌河城和锦州城两次降敌,上演了先叛明降后金、后叛后金回明、再叛明降清的历史戏剧(清在1636年前称后金)。按照常理,明清双方都不可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第一次,发生在崇祯四年(1631年)10月28日。此时,大凌河城已被后金军围困3个月,在增援无望、炊骨析骸的情况下,祖大寿出城投降。3万关宁铁骑,除战死大半外,剩下的11682人加入了后金军,关宁铁骑的精锐从此不复存在,后金变得更加壮大,明军力量再度被削弱。祖大寿投降后,说自己妻子儿女均在锦州城,趁城里不知自己已降,愿带一支兵马去当内应,夺取锦州。皇太极真的放祖大寿去了锦州城。祖大寿进城后却继续组织防御,抗击后金军。辽东巡抚丘禾嘉向朝廷参奏祖大寿率队献城投降。正常情况下,皇帝一定会下诏降罪,然而,崇祯皇帝朱由检不仅没有降罪,反而提升祖大寿为左都督,统领锦州。

第二次,发生在崇祯十五年(1642年)春。此时,明军在松山之战中大败,被围困了整整一年的锦州城粮绝援尽,杀人相食的惨状再度重演。三月初八,祖大寿在为大明再度守土10年后,亲率部众出城,再度投降。祖大寿背弃了自己的诺言,进锦州后,一去不返,皇太极多次向城中去信,劝其莫忘约定,祖大寿置若罔闻,皇太极怎会不生杀心。然而,当祖大寿第二次不得不降,跪倒在崇政殿时,皇太极竟然走下宝座,亲自将他扶起,好言抚慰:“你上次背叛我是为了你的主子,为了你的妻子儿女和宗族。我曾经对大臣们说过,祖大寿一定不能死,如果以后再次投降,我也绝不会杀他。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只要以后能够尽心尽力就可以了。”

第一次降敌,祖大寿让关宁铁骑精锐尽失,崇祯皇帝一定是想扒了他的皮。第二次降敌,有背信10年的情节,皇太极一定是想抽了他的筋。然而,明皇也罢,清帝也罢,都不仅不杀,反恩宠有加。初看起来,或匪夷所思,或以为二帝心胸宽广。其实,对于封建皇帝来说,背叛焉有不杀之理。不杀,一定是这个人活着还有不可替代的价值罢了。 先来看看崇祯皇帝朱由检为什么不杀祖大寿。

对于大明而言,自中叶以后,抗击女真事关国家生死存亡。明在辽东的军事力量,先后有三股势力。一是李成梁系统的辽军,二是祖大寿系统的关宁辽军,三是毛文龙系统的岛兵。嘉靖时始,募兵制度发展迅速,边关将帅以招募手段,选用精兵良将,并以优厚的报偿招募一批亲军和心腹将帅,他们的素质和装备都优于一般军队,为了控制这部分精兵,将帅们采用宗族式的管理方式,把这些亲军的将官当做义子、义孙,把众多的兵丁当做家丁。主帅是最高指挥官,同时也是家长。这种家丁制度,在明朝中后期的边关大行其道。李成梁的辽军,称为“李家将”部队,毛文龙的岛兵称为“毛家将”部队,祖大寿的关宁铁骑称为“祖家将”部队。

三股势力都是大明抗击女真的主要力量。十七世纪初,“李家将”衰落下来。崇祯二年(1629年)五月,袁崇焕斩杀毛文龙后,“毛家将”瓦解溃散,各寻出路,改换门庭。崇祯三年(1630年)八月,袁崇焕被凌迟处死。至此,祖大寿的“祖家将”成为大明抗击女真前线最后的劲旅。“祖家将”的势力究竟有多大?想来,崇祯皇帝和大明朝廷是十分清楚的。在祖大寿的兄弟子侄中为将帅的,兄弟行的有祖大乐、祖大名、祖大成、祖大弼、祖大春等人,子侄辈的有祖泽润、祖泽洪、祖泽远、祖泽溥、祖泽淳、祖泽源、祖泽沛、祖泽盛等人,孙子辈的有祖良壁等人。祖大寿同辈的大都官至总兵,比如祖大乐、祖大弼都任总兵多年。子侄辈的大多为副将,比如,祖泽润、祖泽洪、祖可法。祖大寿别支子侄和年辈稍晚的,多为参将和游击。祖家的三辈人,组成了从总兵到副将,再到参将、游击的军官团骨干。而这只是“祖家将”的一部分。

用历史学家李洵的话说,“祖家将”是以祖姓亲属将官为主体,配合以非祖姓亲信将官而成的军事实体。除了上述亲属将官,祖大寿还有一批亲信辽将,如:副将刘天禄、张存仁、曹恭诚、韩大勋、孙定远、裴国珍、陈邦选、李云、邓长春、刘毓英、窦宪武,参将、游击吴良辅、高光辉、刘士英、盛忠、施大勇、夏德胜、李一忠、刘良臣、张可范、肖永祚、韩栋等。他们都不姓祖,但都是“祖家将”,都是祖大寿的心腹。

在明末,“祖家将”已经发展为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同时,也是一个族党集团。这张亲属网的内部凝聚力非一般军队可比。祖大寿和几个弟弟都是吴三桂的娘舅,祖大寿的子侄都是吴三桂的表兄弟,祖大寿的非祖姓部下,也大多与吴三桂有金兰之谊。而吴三桂是谁?宁远团练总兵是也。大明抵御女真人的最后防线是宁锦防线,而宁锦防线上最重要的两个支撑点就是宁远和锦州,一个归吴三桂镇守,一个归祖大寿镇守。

祖大寿是“祖家将”的灵魂,“祖家将”无不唯祖大寿马首是瞻。如果没有祖大寿,在辽东,谁能统领这支劲旅?如果没有祖大寿,宁锦防线必将土崩瓦解,还有哪支部队可以为大明御敌?就是朝廷的安全也难以保障。对此,崇祯皇帝焉能不知。虽然恨得牙痒痒,在几次要求祖大寿进京被推托之后,也只好作罢。 再来看皇太极对背离诺言、继续与清军为敌的祖大寿为什么也不动杀机。

其实,皇太极和崇祯皇帝朱由检一样,对祖大寿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这恨,与祖大寿为大清注入的力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与祖大寿对“祖家将”的影响相比,根本不敢一提。

崇祯四年(1631年)的大凌河之战,祖大寿第一次不得不率众投降,计有总兵官以下、把总以上175人,士兵11568人。这些都是关宁铁骑的精锐,以大凌河之战的残酷程度,能存活下来,哪一个不是精兵强将。这些兵将加入后金军,皇太极做梦都会笑醒。然而,这175位将领、11568名士兵,都在拭目观望,祖大寿二次投降如果得不到善待,会发生什么呢,可谓不言而喻。此时的“祖家将”,就像随时准备倾巢出动的马蜂窝。皇太极决不会也决不敢去招惹祖大寿这个“蜂王”。

崇祯十五年(1642年),祖大寿不得不再次向女真人投降,清朝再次获得大批“祖家将”将领。“祖家将”官兵被编入37个牛录,其属于正黄旗7个、镶黄旗5个、正红旗5个、镶红旗2个、正白旗2个、镶白旗8个、正蓝旗5个、镶蓝旗4个。至此,清朝的汉军旗扩大成为八旗。大凌河之战和松锦之战的“祖家将”降官,祖泽润任都统,其他人分别担任各旗副都统和参领等主要职官。无论入旗的降官人数、六部二院的部署或八旗武职的配置,皇太极都进行了表面意义上的“八家均分”。“祖家将”势力太过强大,让他们分散开来,融入八旗,既可以增强清军的力量,也可以让“祖家将”的力量不至于过于集中。在这个过程中,皇太极没有忘记增加自己在八旗中的分量,他和长子豪格垄断了祖大寿、祖大弼、祖大乐、祖泽洪等“祖家将”的核心成员。因为“祖家将”,皇太极大清皇帝的地位更加稳固。

总的说来,皇太极争取汉人、争取辽兵的战略,可谓大获全胜。但如果没有祖大寿,这个战略很难奏效,在大凌河、在锦州,我们都看到,祖大寿说不降,“祖家将”饿到人吃人,也力战到底;祖大寿说降,“祖家将”基本尽数跟随。虽然招降了“祖家将”,“祖家将”也分散到八旗,但祖大寿的影响力仍然不可小觑。如果杀了祖大寿,汉军八旗必将生乱。这不符合大清的国家战略。

皇太极在祖大寿背信的问题上肯定是窝了一肚子的火,却也只能作罢。更何况他是一个极具战略眼光的政治家呢。

在明清争局的后期,祖大寿和他的“祖家将”举足轻重,对于大明,他们是卫国的长城。对于大清,一旦争取过来,等于加速了入关的步伐。对此,明清双方都高度重视。所以,祖大寿叛而降,降而叛,叛又降,背信负恩,明清双方却只能耐住性子,谁也不杀他。据说,多尔衮也曾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在入关后领军向南征战,然而,祖大寿除了在大凌河城和锦州城的两次不得不降外,至死没有向自己的明朝旧主挥刀。这大概就是他的历史形象好于洪承畴和吴三桂的原因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