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亿提质增效热潮汹涌 城镇污水处理却难下手?

原标题:1500亿提质增效热潮汹涌 城镇污水处理却难下手?

城镇污水处理提标改造,在2019年摁下了“加速键”。

“城市污水处理厂进水生化需氧量(BOD)浓度低于100mg/L的,要围绕服务片区管网制定‘一厂一策’系统化整治方案。”2019年5月,三部门联合印发的《城镇污水处理提质增效三年行动方案(2019—2021年)》就生活污水直排等问题作出了上述规定。

污水处理喜提提质增效热潮

作为近年污染减排主力军,通过污水厂集中提标改造实现污染减排总目标成了各地的“必选项”。根据《“十三五”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要求,我国“十三五”的城镇污水处理能力将从2.14亿m³/d提升至2.68亿m³/d。

仅在2018年,全国包含广东、上海、山西、海南等很多地市都先后发布了各自的污水厂提标改造目标。来到2019年,这一任务更是迎来了“小高峰”,具体如下图所示。随着各地城镇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方案竞相落地,覆盖的数千座污水处理厂“升级”任务遂正式提上日程。

这也意味着,污水处理厂即将迎来新一轮改造升级热潮。与上述新增污水处理设施任务相对应的,是其将带来超过1500亿元投资体量。仅就长江经济带沿线污水处理厂而言,其出水标准基本按照一级A的承载能力设计建造。倘若污水排放标准提高到地表水Ⅳ类标准,长江经济带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空间至少达到800亿元。

从提升标准开始,升级版上线

在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对地表Ⅳ类有24类指标,对污水处理厂出水最重要的是COD、BOD、氨氮、总氮和总磷五项指标。尤其是《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带动我国污水处理厂从二级常规生物处理发展为具有脱氮除磷功能的二级强化处理工艺。下图所列为近年来污水处理厂排放标准变革过程:

自太湖流域开始,一级A排放标准,《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中的最严标准,成为城镇污水处理厂新建和改扩建普遍使用的技术标准。总体上排放标准日趋严格,不仅核心指标递增,同时排放标准值也越来越严格,更重要的是考核还要求所有样品稳定达标。

一级A标准的升级,使得二级强化(EBNR)加三级深度处理的污水处理工艺流程被更多采用。如下图所示,现阶段国内污水处理厂对生活污水主要处理工艺是脱氮除磷。而最终目的是为了充分挖掘二级生物处理的脱氮潜力,实现稳定运行,为后续深度处理工艺提供基础保障。尤其是有机物的深度处理和营养物的去除,这是业界普遍认为的“着力点”。

一级A带来的“成长烦恼”?

然而,时至今日,围绕一级A排放标准的争议依旧存在,一方面,新技术及新材料被不断应用到工业生产以及日常生活中,导致排放的污水中所含污染物的含量和种类越来越复杂多样;另一方面,管网和泵站等辅助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导致污水处理设施的设计和处理能力远高于实际运营后的污水量。

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直接关系到建设费用和运行费用的多少、处理效果的好坏、占地面积的大小、管理上的方便与否等关键问题。按照国内知名券商估算,一个污水处理厂从一级B到一级A的追加投资,近似于原始投资成本的65%,如若加上后期投资财务成本,则该污水处理厂运营成本将增加近48%。

单就COD、氨氮两项指标,以一座平均处理能力为40000m³/d的污水处理厂为例,一级B污水处理厂基础建设投资约为7520万元,其升至一级A需要的追加投资将达到5000万元。而要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的IV类、甚至III类标准,则将造成处理成本提高5倍以上。

以污水脱氮除磷为例,南北地区城市污水总氮浓度差别很大,而目前以“整齐划一”的要求执行一级A的排放标准存在较大问题。盲目提出过高的出水要求,不仅会带来投资和运行费用上的指数级增长,也会造成污水处理上下游产业在供给与需求上的失衡。对于传统的A2/O生物除磷脱氮工艺来说,我国城镇污水的C/N偏低、回流污泥硝态氮偏高等问题就会明显影响生物除磷脱氮效果。

因而,主流舆论认为,对条件尚不具备的地区,应从经济性和实用性角度综合考量,给予污水处理厂一定的政策扶持,适当放宽排放限值。为此,前述《行动方案》明确提出,“鼓励金融机构依法依规为污水处理提质增效项目提供融资支持;吸引社会资本参与设施投资、建设和运营。”尤其对于中西部城镇污水处理提质增效而言,中西部省份上报确定的3年建设任务投资额,按因素法分配资金,并按照相同投资额中西部0.7∶1的比例,对西部地区给予倾斜。

而从污染物的削减角度,污水处理厂不再是唯一的前线,亦如碧水源董事长文剑平所说,“未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的水环境形势会更加严峻,只有减少污染物排放才是出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