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的电动化“大跃进”从动力电池开始

原标题:丰田的电动化“大跃进”从动力电池开始

汽势Auto-First丨刘冀然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动力电池,丰田最近可谓消息不断,在先后与宁德时代、比亚迪达成合作后,丰田又将在中国设立一家全新的电池工厂,如果将2018年开始建设的产能扩增工厂计算在内,这将是丰田在华建设的第四家镍氢动力电池工厂。

据外媒报道称,丰田汽车旗下Primearth EV Energy公司(以下简称PEVE)的全新工厂将于2021年建成,预计每年可生产约10万套车载电池,落成投产后,丰田在华电池年产能将达到40万套左右。

外媒将丰田在华建厂的原因归纳为“适应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的改变”,大概是指动力电池“白名单”的废止,让PEVE有了更多的市场机会,以及双积分政策的修订引入“低能耗汽车”概念,对擅长混动技术的丰田而言友善度百分百。然而,在汽势Auto-First看来,市场因素远比政策走向的推动力更足。

自1997年开始推行混动技术,丰田混动车型在全球的保有量于2017年突破千万大关,其中90%的车载动力电池为镍氢电池。超过20年的丰富经验,让丰田成为镍氢动力电池领域最具发言权的整车厂,相比采购,以合资建厂的方式发展镍氢电池产能,是丰田的最佳选择。从PEVE的合资股比构成来看,丰田占股80.5%,松下的发言权却极其有限,也足以说明丰田在镍氢电池领域的强势地位。

聚焦中国市场,当2017年卡罗拉和雷凌的双擎版年销突破“10W+”之时,长沙电池工厂6万套的年产能就已捉襟见肘。两年过后,卡罗拉、雷凌、亚洲龙、凯美瑞的双擎版本更加炙手可热,在各自的细分市场逆势增长,一汽丰田、广汽丰田的镍氢动力电池需求升级,丰田在中国的电池供求问题更加凸显。

目光放长远,按照目前中国市场新能源汽车的增长态势,40万套的预期产能恐怕也只是基本满足需求,而丰田的新能源野心显然不止于此——2017年12月,丰田曾公布其新能源规划:力争在2030年实现电动化汽车年销量达到550万辆以上,其中混动450万辆,纯电动100万辆;而到了今年6月,丰田将电动车战略再次升级,目标已提前至2025年,足见丰田新能源“大跃进”的决绝心意。

新能源整车产销目标明确,动力电池布局当然需要“粮草先行”,所以当电池供应速度成为“桶上最短的木板”,丰田为摆脱产能制约,选择在华增建镍氢动力电池工厂,理所应当;而考虑到2025计划中450万辆混动车的目标,在华增产镍氢电池恐怕只是丰田在全球加码自产镍氢电池的发令枪而已。

相比混动镍氢电池的产能扩充,更需要“大跃进”的,是丰田的纯电动领域。

也许是因混动成绩斐然而放松了纯电动汽车的发展,亦或是在氢能源与纯电动技术路线选择上的左右摇摆延误了战机,相比混动,丰田的纯电动汽车起步明显晚于竞争对手;相应的,相比混动车型采用的镍氢电池,纯电动车型所需的锂电池,丰田的发言权则要弱很多。这也决定了丰田“混动镍氢靠自己,纯电锂电靠伙伴”的基本思路。

幸好,在动力电池领域,丰田的朋友圈阵容可谓华丽。不止有中国独角兽企业宁德时代、比亚迪,当然也包括日本本土的强势电池企业,比如东芝、汤浅,以及PEVE的合资伙伴松下。

2017年,当纯电动汽车已经随处可见,丰田才开始锂电池布局。与老朋友松下合资建厂生产方形锂电池,工厂分别位于日本和中国大连,合资股比丰田51%、松下49%,虽仍占据优势,但8:2的高差股比不再。

更值得玩味的是,与新朋友宁德时代牵手后,丰田又与比亚迪达成了合作。若以宁德时代、比亚迪均作为锂电池供应商的身份来看,确实有些许“画蛇添足”的意味;但考虑到比亚迪在纯电动整车、三电技术、电池供应方面的综合实力,与比亚迪加强合作反倒成了丰田大步赶上纯电动汽车发展步调的“画龙点睛”之笔——为电池供应稳定而“脚踏两条船”并非真相,毕竟宁德时代吸引丰田的确是电池,而比亚迪吸引丰田的,恐怕是e平台。

凭借先发优势,丰田将在混动领域继续领跑市场,并提前部署镍氢电池产能扩充;而在纯电动领域,“采购电池换市场”、“品牌市场换技术”的全新尝试也让丰田有了快速赶超行业平均水平的新希望。

混动保持优势地位、纯电试图大步赶上,丰田已从动力电池领域开始迈出“大跃进”的脚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