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里陶虹诠释的“恋爱型亲子关系”,实在令人太窒息了

原标题:《小欢喜》里陶虹诠释的“恋爱型亲子关系”,实在令人太窒息了

都说高考是一场修炼,孩子脱一层皮,家长脱十层皮。高考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过程,如果电视剧以这个为题材,播出后自然很有话题性,前不久热播的《少年派》便是如此。

如果再有久未露面的实力派演员加盟,那热度更是不必多说,没错,今天裘裘说的就是正在热播的《小欢喜》。《小欢喜》被称赞为“中国高考家庭图鉴”,里面也呈现了三种中国式家长中的典型。有方圆与童文洁这对慈父严母组合,有亲子关系糟糕的干部家庭季胜利和刘静,还有离异夫妻乔卫东宋倩。

其中,由陶虹饰演的单亲妈妈宋倩和女儿乔英子之间的关系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共鸣。虽然这是典型的丧偶式教育,但这更像是“恋爱型的亲子关系”。陶虹就跟小演员李庚希分析过两人在剧中的关系,陶虹跟“女儿”说两人要像谈恋爱一样。

女儿是被迫恋爱的,母亲对她有百分百的占有权,如果有第三人介入母亲就会吃醋,有危机感,感觉自己被抛弃。

这种关系听起来很莫名其妙,但实际上网友在宋倩身上都看到了自己妈妈的影子,可见这种“恋爱型母子关系”并不少见。

这种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呢?裘裘给大家总结一下。

母亲全心全意付出,生活重心都在孩子身上。

宋倩本是重点中学的老师,但她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孩子起居、学习,毅然辞职当补习班老师,时间更加宽松自由,可以全方位为女儿服务。她每天早起给女儿做早饭,变着花样给孩子补身体。

中午还会特意来学校给孩子送饭。

孩子想吃什么她就去买,即便自己已经做好饭菜了。

她的生活重心就在英子身上,不管自己再苦再累,她也要先把孩子伺候好了。

女儿表面乖巧,背地里吐槽。

女儿英子是妈妈和同学老师眼中的乖乖女,学习成绩好又很懂事,但她实际上对妈妈的关心也有着一肚子的牢骚。

她只能小声的吐槽妈妈,妈妈一问她说什么,她就装傻。

要不然就把房门一关,在隔音屋里大声地释放自己。

或者在同学面前抱怨妈妈专制。

母亲控制欲极强,孩子要一直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因为离异,所以宋倩把对伴侣的爱和对孩子的爱一股脑都给了孩子,从而产生了极大的控制欲和占有欲。虽然孩子已经要成年了,但宋倩还是觉得她是孩子,和自己永远都分不开。

高三了,不让孩子发展自己的兴趣,所有和高考无关的活动全部都要取消,一切的行动都是遵循“高考考不考”。

父亲给孩子买的玩具她都扔出去或者没收了。

宋倩把英子豢养在一个装了隔音墙,观景鱼缸式的房间,以便随时监控。

宋倩一定要让孩子考上清华或者北大,不考虑孩子意愿。

宋倩不尊重孩子隐私,会去翻她的书包。

宋倩给孩子制定学习计划表,甚至细化到每一天都要做什么,无形中给孩子增添了很大的压力,毫无喘息的时间。

孩子第一天考完试回来还要接着做卷子,像个做题机器一样。

英子考了第二怕妈妈生气,宋倩当下顾及孩子情绪没有指责,

但看到女儿还在玩乐高,并说这是自己放松的一种方式时,宋倩忍不住还是埋怨起孩子考了第二,永远是打击式教育。

英子每周能有一天和父亲见面吃饭,宋倩也要一直发短信催她赶快吃完饭回家。

重压之下必有反弹。

人如同弹簧,在施加不断的压力下必将有所反抗,而这种反抗就如同反弹一般具有很大的力量。英子和妈妈之间便是如此。

在誓师大会上,所有高三学生可以在气球上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放飞。喜好天文的英子在气球上写下了中国国家航天局,这是她向往的地方。

然而妈妈觉得这个愿望不好,一把抢过气球来,替英子写下了愿望:清华北大取其一。

还要再补一句:考上700分。

英子第一次在妈妈面前说不要把愿望强加在自己身上,然后气球被母女二人抢爆,英子转身离开。

英子和爸爸来往稍微密切了,宋倩就数落她一通。

英子被妈妈逼急了,一直在按捺情绪的她终于忍不住爆发怒吼。

最大的一次争吵是英子装病逃学躲在爸爸租的房子里,被妈妈发现,这一段名场面让网友回想起自己和父母吵架的过往,看着让人不寒而栗。

宋倩来到出租屋后,看到英子和前夫及其女朋友一起做饭,前夫的女朋友还吃着自己给英子熬的燕窝,家中全是航天元素和乐高,宋倩火气一下子上来,面无表情地砸了孩子搭的乐高。

然后转身离开,英子追了出去,走出大门她还没有大哭,最终所有的委屈忍不住了。

回到家里,妈妈质问女儿逃学几天,一步步逼问让孩子不敢撒谎。

质问过后,妈妈开始变得软弱,反问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接着在孩子的言语刺激下,她开始爆发。

说到前夫女朋友,她开始嫉妒,主要嫉妒的是女儿对那个人的态度。

听到女儿还帮着前夫和那个女人说话,宋倩的火再次被点着了。

最后女儿被逼急了,开始口不择言,故意发泄气妈妈,宋倩震惊之下打了孩子。她没有用巴掌,而是用手背,因为她还给孩子留了面子,但是又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气愤,这一打是真的无奈悲愤。

争吵过后总有一方主动求和。

在大部分的家庭中,家长占据着权威的地位,家长说的话往往是不允许孩子反驳的,孩子也不敢质疑父母的决定,所以每一次质疑或者争吵都会以孩子的道歉与屈服收场。有时候孩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在低压环境下,他们只能道歉,从而让家庭回到正常的状态之下。

于是每次吵完架,都是英子主动去道歉。

问题不大的时候,妈妈顺着台阶就下了。

问题严重的时候,面对孩子的种种示弱,她也要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动摇,从而让孩子深深陷入愧疚之中。

这母女俩的相处模式,从电影院那场争吵中就能看出来。

英子明明看过这部电影,但为了妈妈高兴,英子瞒着母亲陪她去看第二遍。但是妈妈不接受,她带着孩子去看电影是想让女儿高兴,可没想到英子已经看过一遍了。

明明是世界上最亲的人,在某些事上却如此对立。她是真的爱我,也真的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有时候和朋友、恋人三观不合尚可分开,但一辈子的父母怎么分呢?

这种母女关系不就是在谈一场永远不会分手的恋爱吗?

虽说父母有时候可能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但可以肯定他们是最爱我们的人。吵架过后他们其实也后悔,但可能碍于身份无法去开口道歉,但他们总是用行动去“低头”,中国式家长就是用示弱替代道歉。

宋倩和英子吵完架后,一声不吭地端着炖好的汤送到孩子屋里。

即便是那次最厉害的争吵过后,宋倩生完气还是要回家给孩子做饭。

陶虹和李庚希把这种“恋爱型母女关系”演绎得十分生动。父母与孩子之间永远有那本算不完的帐,只不过平日里被爱包裹,我们参不透其中的矛盾,但是一旦表层破了口,就能看到里面非常复杂的关系。

父母和子女,过去我们只歌颂爱,殊不知里面还有隐藏的恨。“恨”这个字眼很尖锐,但它或多或少都存在,父母每一次“我是为了你好”、“因为我爱你”的强制手段,往往都是在把孩子推向更远处。但这种伤害他们却并不自知。

大家心里有着各自的酸楚,父母一辈子就在等子女的一句感谢,而子女一辈子就在等父母的一句道歉。这样的道理可能只有自己知道,对方并不懂,所以总会有不满足。

看完这部剧,裘裘希望父母和孩子都能够尝试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问问自己你想要的是什么,对方再回答一下我想给你的是什么,然后我们能不能建立起这种需求关系,能不能满足对方,从而找到最好的相处模式。不希望看到心平气和坐下来沟通的结局,是被大人说怎么这么没良心。

感情最完美的表达方式就是我爱你,并且我希望能以彼此舒服的方式来爱你,这适用于任何一段关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