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妈妈痛心女儿变“暴徒”

原标题:香港妈妈痛心女儿变“暴徒”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12日,香港暴徒再次搞乱机场,重创旅游业。育有一子的单亲妈妈、导游邓女士慨叹,6月中旬至8月“一个团都无”,昔日的“港澳团”变成了“澳门游”。同为导游的何女士除了无团可接,女儿变暴徒更令她苦上加苦。

邓女士(右)称,以往6月至8月土瓜湾的店铺都是爆棚,如今无人问津。其身旁为另一导游何女士。图片来源:香港《大公报》/黄洋港 摄

“一个团都无好恐怖,我无开过工(一个团都没有好恐怖,我都没开过工)”。每年6月至8月属香港旅游旺季,但今年却因暴乱被打砸饭碗,42岁的邓女士说6月初仍有约3000元(港币,下同)收入,但过去一个半月无团接,手停口停,底薪归零

邓女士从事导游行业多年,坦言不容易转行,但身为家庭的经济支柱,除了儿子还要照顾70多岁的妈妈,楼按月供1万,还有家庭开支“除开灯油火蜡地租差饷,仲有水电煤。我唔食个仔都要食,仲有供书教学,我可以点?(除了开灯火蜡地租差饷,还有水电煤。我不吃,但我的孩子要吃,还有上学读书,我能怎么办?)”

下月儿子升读中学,开学书本费、校服费及补习费大约要9000元。她苦笑说,上周二(8月6日)吃晚饭,儿子不停夹牛肉放进饭碗,她当场责备儿子无礼貌,但回头细想,原来已很久没有买肉做

同样任职导游的何女士停工近2个月,她除了要面对暴乱造成无工开的硬伤害,与子女间的相处也受到严峻挑战。

她诉苦说,女儿读大学时已被“洗脑”参与非法“占中”,现在虽已毕业并找到工作,但暴乱2个月来,女儿日日行踪不明,早晚不见人。她知道女儿去参与了暴乱行动,“做为一个妈妈,只好用短讯提醒她注意安全”。

何女士有28年的领队及导游工作经验,她表示现今没接到一个团,犹如“被裁员”。不仅内地团不赴港,连亲戚也不敢来。

她说,原定8月初有一个旅行团要赴港,“前晚在深圳集合过夜时仲好地地,翌日暴徒搞香港罢工,这个团临过关前突然取消,30多架大巴,无一架过来(前晚在深圳集合过夜时还好好的,第二天暴徒搞香港罢工,旅行团临过海关前突然说取消,30多辆大巴,没有一辆过来的)”,月中至月尾还有3个团待定,现在也不知道到时候又是否会临时取消。

她又表示,现在内地团到外国签证容易了,出游选择变多,香港已非首选,若香港持续暴乱,内地客更不愿来。

何女士担心情况持续恶化下去,身边几名旅游巴士司机已改为开出租车,她现在到茶餐厅做兼职,应付月租9000元的房子,又要节省开支,大热天也需减少开空调,“每日都只是吃湾仔码头或者杯面,有时一日一餐(每天只吃湾仔码头或者泡面,有时更是一天一餐)”。

生活的苦尚可忍耐,但女儿变了暴徒,令这名无收入的导游妈妈苦上加苦,何女士感叹说,“个女系‘黄丝’,六月起唔多同佢倾偈,一倾就吵(女儿是‘黄丝’,六月起就很少与她聊天了,一聊就吵)”,有时候看新闻,见女儿准备开门都会即刻关掉电视。

6月某次与女儿外出吃饭,“我提起近期事情,她就非常激动”,当时担心影响旁边食客便没有再继续说。

她感慨女儿以前不是这样的,非法“占中”那年女儿刚好在读书,加入学生会后性格变得偏激,母女俩关系开始转差,但女儿碍于当时在学,经济仍依赖母亲,还未敢太放任,如今女儿有工作有收入,变得更独断独行,随时说走就走。

香港市民:香港不应该变成这

来源丨中国新闻社

编辑 | 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