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不信,我们每天都赤身裸体被监视着

原标题:别不信,我们每天都赤身裸体被监视着

《长安十二时辰》完结了。

一路追下来,鱼叔印象最深的,不是张小敬、龙波的兄弟情仇,也不是圣人、太子、权臣间的勾心斗角。

而是越往后越大放异彩的一位配角——

徐宾。

与他的「大案牍术」。

这位记下了无数档案数据的「人肉计算机」,钻研多年创造出一门奇术。

退可破案调查,识人寻物;进可经天纬地,预测未来

可谓神乎其技。

对照现实,这正是贯穿当代人生活方方面面的——

大数据。

社交网络、淘宝购物、浏览搜索……

然而正如「大案牍术」可以用来破案救人,也可用于朝堂权谋一样。

「大数据」及其相关技术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会成为某些人手中,极度危险的武器。

鱼叔说的正是这群——

隐私大盗

The Great Hack

相信当代人都或多或少有过这样的体验,感觉身边的手机在监视和监听着自己的生活。

你近期的一项购物记录,会连续几天带出一连串的产品推荐和垃圾短信。

你在某引擎的搜索关键词,会自动变成所有网页边角落的产品推荐链接;

甚至你跟朋友聊天时随口提起的一个品牌,都会以广告的形式重新出现;

还有不知何时被偷偷打开的录音功能和拍摄功能,统统都在剥夺我们的安全感。

你开始觉得自己像个透明人一般地活着。

有人,似乎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你。

我们不得不质问:

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对这个问题,本纪录片的主角,大数据营销公司——「剑桥分析公司」,颇有发言权。

他们的CEO曾十分自豪地分享自家的成功经验:

在他们手中,握有成百上千万美国选民的数据资料。

他们为每一个人建立了独立的数据模型,其中包含了四五千个数据点。

包括日常活动、偏爱喜好、社交网络,甚至是一些更为私密的信息。

借由这庞大详尽的模型,这家公司宣称,可以预测数据库中每个人的性格、行为。

并按需投放「具有针对性的数字内容」。

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里去?

互联网时代「哲学三问」的答案,就藏着这浩如烟海的数据当中。

他们甚至比你自己还了解你。

如今的互联网巨头,利用数据挖掘与分析技术,可以轻易地为自己的客户勾勒出画像与模型。

大部分时候,它们被用在商业上。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科幻电影《少数派报告》中有这么一个场景:

阿汤哥走进一个商场,立刻就看到了一个针对他个人的全息广告。

而如今,这种超高精度的广告投放、推送已然成为了现实。

「猜您喜欢」、「为您推荐」、「相似商品」……

一环扣一环的设计、陷阱、诱导,最终都导向一条不归的剁手、吃土之路。

可如果这种方法,被用在更具影响力的领域,又会发生什么呢?

比如——

选举。

剑桥分析最引以为傲的成果之一就是:

2016年美国大选。

在这次选举中,他们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合作进行舆论宣传。

而宣传的方法则是,投放他们的对手,民主党代表人希拉里的负面视频。

通俄门、邮件门、腐败案、身体衰弱……

相互攻讦、抹黑是政党竞争的惯用伎俩。

但剑桥分析的做法,要「现代」得多

他们瞄准的,是美国大选的关键所在:

摇摆州中的摇摆选民

所有人都以为,民心所向决定了大选结果;

但剑桥分析知道,真正决定大选结果的,实际上不过是几个摇摆州的寥寥数万选民罢了。

恐怕这些摇摆选民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有如此重要的价值。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另一件事:

自己的社交软件首页,遍布着希拉里、民主党的负面消息。

与之相对的,她本人澄清、反驳的声音,则微弱得没人能听到。

这场舆论战的结果,如今我们全都知道了:

特朗普在众人不可置信的惊讶中,战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

在得票总数落后于希拉里的情况下,特朗普凭借在关键摇摆州拿下的选举人票,入主白宫。

另一个极富想象力的案例,发生在中美洲小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在那里,两大政党分别代表了其国内的两大族群:非裔与印度裔

长期以来双方在国会中势均力敌,谁也占不到便宜。

这次大选,剑桥分析公司为印度裔一方效力。

而他们瞄准的目标,不是整个非裔群体,而是更为精确的:

非裔青年群体

利用他们普遍反权威、去政治化、易受感染等性格特征,公司策划了一起病毒式营销活动:

以反抗政治与投票为核心的「DO SO!」运动。

「拒绝投票很酷!

事实证明,它大受欢迎,热潮席卷全国黑人青年群体。

最终在选举当天,18岁到35岁群体的投票率,印度裔比非裔高出了40%

这为印度裔政党带来了6个新的议会席位,结果十分理想。

马来西亚、立陶宛、罗马尼亚、肯尼亚、加纳……

无数大小国家的选举中,都留下了剑桥分析公司的身影。

就连英国脱欧公投这样重大的政治事件也不例外。

英国脱欧派代表、剑桥分析高管、特朗普

共同庆祝胜利

这些选举的结果是民意的表达吗?

是的。

不过是被操作的民意

一些政治学者如此评价这种选举伎俩:

这是一场,针对自己国民的舆论战争。

他们所动用的信息手段,是武器级别的。

以战争手段对付自己人自然谈不上道德。

但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他们凭什么能够随意操纵人心?

他们那屡试不爽的人格模型,又到底是如何建立的?

兴趣、爱好、生活环境、政治倾向……这些本属于我们个人的隐私,是何时成为了他们手中的一个个数据的?

一个个疑问亟需公开解答。

英国一位信息安全专家曾起诉剑桥分析,要求其提供其关于自己信息模型的详细数据。

听起来似乎是个合理的需求。

毕竟,我的隐私我做主。

然而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剑桥分析宁愿认罪、赔偿,也不愿披露任何数据。

你的隐私,是我赚钱的秘密。

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

一些内部员工的反叛,揭开了这个数据分析公司讳莫如深的秘密:

这些隐私数据,其实是人们自愿公布的

确切的说,是我们免费拱手相让的。

利用Facebook的数据接口,剑桥分析公司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千万数量级用户的海量数据。

推文、互动、浏览、游戏……

一切行为都被纪录,数据被收集,模型被建立。

而从这些用户的朋友圈发散开去,就连非脸书用户的形象,都被摸了个七七八八。

难怪剑桥分析公司的CEO「自豪」地声称,自己对每一个美国人都了若指掌。

日常生活、亲朋聚会、牢骚怨怼、喜怒哀乐……

在这个人人渴望发声的时代,我们将「自我」化成了字节,分享给这个世界。

一个个商业、科技巨头,又利用「大数据」这一万能武器,将这些数据还原成了每个人自己。

这部《隐私大盗》所揭露的,是一个堪比《1984》的恐怖图景:

我们的个人数据

在以我们不理解的方式

被用来针对我们自身

我们的话语与行动,反过来成了针对自己的武器。

而我们一直以来对此一无所知。

电信诈骗、撞库泄露、大数据杀熟等等一系列风险与危机,更是不论中外网民,都深受其害。

这样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对人权与自由的侵犯。

但我们其实并不是完全无力反击。

2014年,欧盟在一起个人起诉谷歌的案例中,确立了一项网络时代的新兴基本人权:

被遗忘权。

个体有权要求谷歌等网站,移除和自己有关的信息,让自己被网络世界遗忘。

听起来,这似乎是能够对抗「剑桥分析」们的有力武器。

但问题在于,人们真的会使用它吗?

问问自己,已经不用的那些账号、邮箱,有几个会回头去注销的。

即便是今天赤裸裸的真相摆在了大家面前。

绝大部分人可能看文章时瑟瑟发抖三分钟,关掉页面后又忘得一干二净。

在之后的日子里。

你会在下载软件注册账号点下「同意」按钮之前仔细阅读隐私政策

你会因为担心泄露隐私,而拒绝一切网站会员系统,和它带来的便利吗?

就算饱受垃圾电话、推销短信的骚扰,你会一怒之下停用手机号码

换个更尖锐地问法:

你真的真正在乎过自己的隐私吗?

鱼叔此刻就正面临着这样吊诡的场景:

我是在网飞上观看了这个反思大数据技术的节目。

起因是它出现在我的推荐片单

而网飞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热衷于大数据的公司之一。

利用大数据分析热门话题和元素进而拍成爆款新片新剧;

分析会员喜好和口味,甚至是习惯看片的时间,进行定向的推荐。

最终,它成为了地球上体验最好的视频网站,没有之一。

谁会愿意为了一点点隐私泄露的风险,放弃如此舒适的体验呢?

极其讽刺。

某个臭名昭著的公司的创始人曾说,国人更愿意用隐私换便利

倒不如说,全世界的网民,都习惯了用隐私换便利。

打着人性化、私人化体验的幌子,几乎所有互联网行业、公司,都逼迫用户在使用权与隐私权中二者择一。

而我们其实并没有什么选择权。

毕竟,人们不可能回到那个鸿蒙初开、刀耕火种,一切都靠自己摸索的网络原始时代了。

人类已经习惯于现代化生活太久了。

深深上瘾,回不去了。

不无悲观地讲,隐私盗窃和泄露的事情还将继续,并且更频繁地发生。

「剑桥分析」表面上破产倒闭,实际不过是换了个名字继续老本行

脸书被要求加强数据监管,但其对用户数据的搜集、分析从未停止。

就在近日,谷歌公司再度爆出大新闻。

据Fox News报道,一位谷歌前工程师实名揭发:

谷歌利用全公司资源,找到人群中潜在的特朗普支持者,向他们推送相反的内容进行洗脑。

目标和理由?

自然是让特朗普在2020年选举中落败。

人类常常自信过了头。

总以为自己头脑清醒,思维敏锐,独立自主地思考和看透了世界。

实际,被蒙上双眼也不自知。

指不定哪天就着了道,不知不觉被洗脑了。是的,这就是我们选择出的世界

一个我们痛骂着,却不愿去反抗的世界。

我们自我阉割,说服自己,自觉去适应着与这群「隐私大盗」们和谐共处。

我们放任欺骗的进行而依然无动于衷。

欢迎来到这个赛博朋克的荒唐世界。

助理编辑:法利赛人

你也是自己的「人贩子」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