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丨夕阳无限好,何惧近黄昏!

原标题:诗词丨夕阳无限好,何惧近黄昏!

夕阳西下,时光即将流向静谧祥和的夜晚。

抱月而眠,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人到暮年,智慧足够,时间也有。

人生行至最宽广平坦的湖面,淡然而行,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我们唯一应该害怕的,不是衰老,而是本应伴随年龄增加的智慧,乏善可陈。

《终南别业》

唐·王维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王维晚年时离开了官场,带着一颗闲适自得的云水禅心,隐居山中,写下了这首诗。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少年如何也不会有这样超然旷达的心境。

有些道理,还是要经历了足够的沧桑往事,才能够了然于心。年少时,我们在坎坷的际遇中常常愤世嫉俗,满心怨言。

年龄渐长之后,我们才懂,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一个人真正的富足,是他内心的安宁。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能游刃有余,自在处世。如果智慧和领悟都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黄昏有什么可怕的?比起老去,岁月给了我们更好的礼物。

我们还应该害怕的,是生活的枯燥无味。不敢玩,也不会玩。

《浣溪沙》

宋·欧阳修

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

绿杨楼外出秋千。

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

人生何处似尊前!

欧阳修晚年时给自己取了个名号叫“六一居士”,有人问他都是哪六个一?

他说:“我家里有一万卷藏书、金石遗文一千卷、 一张琴、一盘棋,常备一壶酒。”

那人道:“不对呀,这才五个一,还少一个呀?”欧阳修大笑着说道:“还有我这么一个老头儿呀,加起来,不就是六个一了?”

无论在什么人生阶段,欧阳修始终活得乐观旷达。

时光渐老,当我们不再被工作束缚的时候,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约上三五好友,春天赏花,夏天钓鱼,秋天望月吟诗,冬天围炉夜话,在黑子白棋间你来我往地博弈,出其不意间将对方一军……

会玩的人生,永远不会枯燥。

年轻的时候,我们希望仗剑走天涯,玩遍天下,吃遍天下。

年老的时候,只要味觉不死,心就活着。大快朵颐的时候,人真的会忘记自己的年龄。

《惠州一绝》

宋·苏轼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写下这首诗时,苏轼被贬惠州,年过半百。

然而不管到了哪里,他的生命中始终伴随着对境遇的乐观,和对美食的热情。东坡肉、东坡肘子、东坡豆腐、东坡鱼、东坡饼……都是他的杰作。

“吃”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即使被天下辜负,也不能辜负美食。

生活清闲下来了,在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和老伴一起去菜市场逛逛,买好新鲜的食材,回到厨房大展身手,待到饭菜飘香四溢时,再开一壶陈年佳酿,岂不是人间最大的乐事?

渐渐老去又怎样,失意又如何,只要有美食可以寻觅,还有什么不能看开?

真正的衰老不是容颜的逝去,而是内心的妥协。

只要保持对生活的好奇之心,即便身体看似衰老,心却一直年轻而自信,并且愉悦。

《清平乐·检校山园书所见》

宋·辛弃疾

连云松竹,万事从今足。

拄杖东家分社肉,

白酒床头初熟。

西风梨枣山园,儿童偷把长竿。

莫遣旁人惊去,老夫静处闲看。

四十八岁的辛弃疾,被罢官还乡之后,反而自得其乐地沉浸在闲适的乡村生活中。

小朋友的天真,在于他们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好奇和懵懂。而历经世事,还始终保有一颗热爱生活的赤子之心,是多么的不易。

当我们老去时,也不妨当个老顽童,一起打圈麻将,聊邻里家常,笑口常开,身体康健,若能如此老,老了又何妨?

老去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这无关年龄,而在于心境和见识。

《南乡子》

宋·黄庭坚

诸将说封侯,短笛长歌独倚楼。

万事尽随风雨去,

休休,戏马台南金络头。

催酒莫迟留,酒味今秋似去秋。

花向老人头上笑,

羞羞,白发簪花不解愁。

这首词是黄庭坚的绝笔。虽已白发苍茫,他始终有一颗通透可爱的稚子之心,簪花一笑,气势不减。让人读罢也跟着开怀大笑。

也许生命到了将尽的时候,会有一点点遗憾,但更多的是参透人生的豁达,人情冷暖我已历经,沧海桑田我已看遍。

当年执子之手,如今已与子偕老。长大的儿女亦能独当一面。我这一生已经圆满,剩下的唯有高山流水,欢歌度日。

不能看开的就忘掉,及时行乐,还有什么是值得惧怕的吗?

老去的时候,我们是希望有人因为我们的年龄而可怜我们,还是希望有人因为我们的乐观敬佩我们?诗词君想,当然是后者。

《酬乐天咏老见示》

唐·刘禹锡

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

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

废书缘惜眼,多灸为随年。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

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六十四岁的刘禹锡,在洛阳与老友白居易久别重逢,两人都喜出望外。

黄昏有什么可怕的?尚且有满天的霞光可以赏玩。

等老去以后,曾经分离的老友、同学们,终于在闲暇中又聚到了一起,看着那些泛黄的老照片,和如今皱纹横生的脸,我不会感到悲伤,我只会感到快慰,深深同学情,沧桑再聚首,一起说着当年的往事,带着不服老的笑意。

等我老去,陪君大醉三千场,不用诉离殇,才是人生一大幸事。

等到老了,希望有一方庭院。

桃李满院,一架秋千。春风微醺的时候,躺在秋千上看书,那只刚抱来的小奶狗,正在打着滚扑咬花瓣。

《归园田居·其一》

晋·陶渊明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陶渊明任官十三年,却一直厌恶官场,向往田园。他在四十一岁时辞官回家,之后再也没有出来做官。

这首诗写的不是关于青春年少的美梦,不是关于盛年正当的豪情,却是关于“黄昏时期”的追求。

你的心中是否一直藏着年轻时未完的理想?是否尚未去欣赏这江山多娇的景致?是否早已厌倦了朝九晚五繁忙庸碌的生活?

那就做出改变吧。如果想学知识,就去老年大学报个班。如果想旅游,就和爱人一起报个团。如果厌倦了车水马龙的城市,那就回儿时的乡下,养养花,种种菜。

当人生的黄昏到来的时候,我们有自己想要的活法,有为之努力的勇气,那么,黄昏只是新的开始。并且,是令人期待的开始。

如果黑夜并不可怕,我们为什么还要惧怕黄昏?

如果老去并不可怕,我们为什么还要惧怕皱纹?

总要有结束,才会有新的开始。

不如趁着夕阳尚好,好好看一看归鸟各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夕阳无限好,我不惧黄昏。你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