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似乎已经被安卡拉逼到绝境,在库尔德问题上表现得软弱无力

原标题:特朗普似乎已经被安卡拉逼到绝境,在库尔德问题上表现得软弱无力

作者:王德华

随着土耳其、美国和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力量之间的关系出现问题,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的紧张局势继续加剧。

过去几周,土耳其在叙利亚边境集结了军队,向特朗普政府施压,要求其批准在叙利亚东北部建立一个安全区,将叙利亚自卫队的武装分子赶出土叙过境。通过这样做,安卡拉成功地将国际舆论,从美国因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系统而威胁制裁的话题上转移开。

它还允许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向选民表明,他正在对叙利亚难民问题采取行动。埃尔多安计划将70万叙利亚难民,重新安置到旨在从库尔德武装手中夺取的边境地区。

安卡拉威胁要越过其与叙利亚的边界进入叙利亚,成功迫使美国政府匆忙达成协议,在叙利亚北部建立一个安全区。然而,这一脆弱的协议可能为土库尔德战争埋下伏笔。

由于双方发表了一份相当模糊的联合声明,8月7日协议的内容仍不清楚。它规定,土耳其和美国将“尽快在土耳其建立联合行动中心,协调和管理共同建立安全区的工作,使安全区成为和平走廊”。

埃尔多安将这一宣布解读为安全区进程的开始,而他的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表示,“我们满意地看到,我们的伙伴越来越接近我们的立场”。

五角大楼似乎更为谨慎,并指出仅就组建联合军事行动中心和“安全机制”达成协议,但暗示在建立“安全区”之前需要进行更多谈判。

然而,会谈中最具争议的两个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这个安全区的规模以及由谁控制它。尽管各方似乎就其长度达成了协议——一直延伸到伊拉克边境的140公里——但就其深度尚未达成共识。

美国最新的提议是提供5公里的非军事地带和额外9公里的无重武器地带;土耳其方面则坚持要求至少在30公里深的区域内撤出所有库尔德武装人员。谁将在这个安全区提供安全保障的问题也没有答案:土耳其希望完全控制该地区,而特朗普政府更喜欢美国和欧洲军队。

这个等式中的第三方——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担心失去过去4年在叙利亚东北部辛苦赢得的利益。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它已提出重启与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的谈判。美国有可能进行干预,阻止他们采取这一行动,就像去年2月库尔德璼武装与莫斯科和大马士革接触,为特朗普决定从叙利亚撤军做准备一样。

叙利亚政权、俄罗斯和库尔德的利益现在是一致的,因为它们都反对美土协议。如果俄罗斯对库尔德人的影响力扩大,或者至少对可能发生的事情拥有发言权,俄罗斯可能会成为搅局者。

俄罗斯还可以威胁对伊德利卜进行大规模轰炸,以迫使土耳其不要推进该协议。该协议可能迫使另外300多万叙利亚难民进入土耳其边境。安卡拉还可以通过增加武装组织的支持进行报复,给叙利亚政权和俄罗斯资产造成更多损失。

为了帮助缓解对幼发拉底河以西库尔德战士的压力,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自上个月以来,已经加强了对幼发拉底河以东土耳其目标的军事行动。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残余势力一直在利用这些差异,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发动袭击。

事实上,五角大楼8月6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称,ISIL正在叙利亚卷土重来,没有美国的支持,叙利亚自卫队不准备继续这场战斗。

叙利亚东北部交战各方,确实在巩固对叙利亚领土的控制方面投入了更多,而不是维护和平与稳定。土耳其政府知道,白宫不会让美国士兵在叙利亚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它正在利用这一点,试图向特朗普政府施压,迫使其听从要求,对土耳其的威胁做出回应。目前,这一策略已经奏效,埃尔多安改变了特朗普对叙利亚的看法。不管埃尔多安是否在虚张声势地谈论可能入侵叙利亚,特朗普政府似乎已经被安卡拉逼到了绝境,在这些谈判中表现得软弱无力。

最近达成的美土协议从军事和技术角度(而非政治角度)处理幼发拉底河以东的紧张局势,这让人想起在阿斯塔纳进程下,叙利亚曾尝试缓和紧张局势。如果美国不亲自处理棘手的政治问题,交战双方——土耳其和自卫队(SDF)最终将通过一场直接战争来解决问题。

正如阿夫林和曼比季的例子所显示的那样,入侵或达成协议很容易,但维持稳定则很难。无论美国和土耳其可能达成什么样的共识,如果土耳其和库尔德方面没有达成政治和解,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个更广泛的叙利亚政治解决方案,那么冲突将面临不稳定和可能升级的挑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