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松:北大退档风波平息,但舆论真的胜利了吗?

原标题:常松:北大退档风波平息,但舆论真的胜利了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常松】

8月11日,一则《关于北京大学2019年在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招生录取工作的相关情况说明》发布,让持续五六天的北大退档风波最终有了答案。

相比于媒体和网友的强烈关注和口诛笔伐,两位高出河南省一本线40分左右的考生在面对重重压力和大喜大悲之后,最终得到了北大的录取。

当事件尘埃落定,各路舆论逐渐平息,再回顾整个退档事件,高校、考生、河南省招办之间的交锋,折射出高考录取过程中的哪些问题?

回顾整个事件,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按照规则被投档的考生由于分数太低遭到了北大的嫌弃,最终被退档。而引起社会热议的更是北大的理由——“全是为你好”。

通过媒体曝光,北大与河南省招生办公室的过招在7月10日上午的10分钟内。双方来回两个回合,河南招办两次希望北大能够认真考虑,结果同样的退档理由,北大复制粘贴了4遍。

根据北大公布的说明来看,两位被退档的学生分数确实离北大在河南省统招分数线相差甚远。其中,第6名考生考分为667分,两个被退档的考生考分为542分、536分。估计北大招生组老师觉得这分差无法向学校交代。北大给出的方案是,先退档两个低分的第一志愿考生,然后录取两个高分的第二志愿考生(考分均为671分)。然而河南省招办并没有给北大的“小算盘”买单。

经过这几天的舆论发酵,北大招生委员会最终开专题会讨论承认,已退档的2位考生达到了同批录取控制分数线且符合录取条件,应予录取;退档处理过程存在不合规之处,招生办公室的退档理由不成立。两位退档的考生最终按照程序申请补录。

捡漏成功,算是捍卫公平与正义?

这个结局也令经历几天大起大落已决定复读的考生迎来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在知乎平台上,据用户“指间的青春”透露,第8名考生满足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的要求,在志愿上也是非常任性地将清华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等一干中国顶级大学填了个遍。最终这位“人生能有几回搏”的考生“捡漏”成功。

那么北大到底是怎么违规?考生又是怎样获得意外之喜呢?

原因就在于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在河南录取工作采取的是“顺序志愿”的投档方式,这种方式,在过去被普遍采用;现在大批省份已采用“平行志愿”替代,更加有利于高分考生。

两种方式的区别非常明显:“顺序志愿”是以“志愿”优先,将第一志愿填报该校且满足分数线的考生投档给高校,由高校根据专业志愿录取。只有当第一志愿的考生未能满足招生计划时才能从第二志愿中录取。也就是,第一志愿的低分考生会比第二志愿的高分考生优先录取。

这样就会产生一个常见的问题——如果第一志愿报考该校的考生分数太低但是可以完成招生计划,那么高校也无法从第二志愿中录取高分考生了。这就是高校录取分数线的“小年”。在笔者高考时,就是采用“顺序志愿”,当年吉林大学、北京理工大学都是以一本线录取,就是遭遇了“小年”,第一志愿报考该校的考生分数太低。

因此,北大就是遭遇了“小年”。由顺序志愿的规则来看,只有当满足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报考条件的第一志愿人数不足计划8人时,才能在第二志愿中录取。但是遗憾的是,满足录取条件(达到一本线)的第一志愿的考生人数已足够北大完成8人的招生计划了。那么不管分数多么低,北大也不得不接受,公众也不得不接受。这就是高考的“程序正义”。

此次事件的经过是典型“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区别。在现代法治国家,程序正义应该优先实现。在高考录取中,就是严格按照录取规则进行投档。尽管有时候人们会觉得实体上并非全都正义,在高考录取中,出现“捡漏”的考生。而程序正义最大的目的就在于最大限度地剥离人的意志和情感,以避免出现肆意和专横。

程序正义包含两个基本层面的价值:一是工具性价值,指程序对于满足主体的正义、和平、安全和秩序等实体目标是否有效;二是独立价值,指程序对于满足程序主体就程序本身所提出的目标(程序性目标)是否有效。

反映到高考中,就是在统一的高考录取规则下,程序的主体——考生和高校都在同样的竞争框架内完成利益的博弈,最终实现教育资源的有效、科学配置。基于此规则的所有结果本身都是合法且正义的。

那么,让低于大部分考生100多分的考生迈进同一所大学本身代表着“正义”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