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边谈艺】刘勃舒 | 徐悲鸿最后的弟子

原标题:【砚边谈艺】刘勃舒 | 徐悲鸿最后的弟子

▲刘勃舒

徐悲鸿最后的弟子

马,在中国古代一直是民族生命力的代表和强盛富有的象征。古代神话传说中有很多关于千里马、神马、天马的记载。

■图丨《欢腾》 68 x 136cm

我国画马史上名家辈出,他们或注意实际观察,将马的种种形态精确地描绘出来;或不满足于形似,力求画出马的精神,以达到以马抒怀、以马寄情的目的。无论重写实还是通过画马来画人,古代画家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使画马这门艺术表现出真正的中国气派。

■图丨《大青山上的骑兵》124x263cm

刘勃舒艺术人生的特别幸运之处,是有缘做徐悲鸿大师的入室弟子。然而,白石老人却告诫学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拜在名门之下,既可能“出于蓝而胜于蓝”,也可能裹足于大师之既成而无从自立。刘勃舒出于徐门,刘家马却不同于徐家马。

■图丨《群马》137 x68 cm

至少有两个原因使他避免了“似我者死”的风险。

一是徐先生告诫他:“学画最好以造化为师,故画马必以马为师,……不必学我,真马较我所画之马,更可师法也。”师法自然是现实主义的基本原则,艺术家与自然的关系,就好比种子与土地之间的关系,任何一棵参天大树都因萌生于土地才根深叶茂,寄生者终难成大器。我们从这里也可体会到,徐悲鸿作为一代伟大的艺术家和教育家,不仅授弟子以技,更传弟子以道。

二是刘勃舒的性格突出,性格的独特性往往是艺术风格个性的前提。

■图丨《双饮》 9 7 x 60cm

张大千曾说:“徐悲鸿画的是赛跑的马,赵望云画的是耕田的马。”而刘勃舒画的则是画家精神化、人格化的马。

刘勃舒说:“马,代表勇往直前的奋进精神。我们在画马时,要有民族自豪感,提高思想境界和艺术修养,创作出体现时代精神的,人民喜闻乐见的力作。”徐悲鸿先生在民族危亡之际画的奔马就隐寓了这种精神。陈履生也说刘勃舒:“将雄强狂放和勇往直前的马的品性推演为视觉的中国精神。”

■图丨《双马》67 x 68cm

刘勃舒曾自白:“我的脾气有点像马,有点不驯服,得看伯乐是谁。” 他就是这么一个活得很真实的人,固守本色的自在者。美酒、钢琴、画画令其潇洒、快活。他交友不拘长幼,无论尊卑,只要情性相投,辄同欢共乐,共品美酒。他爱弹钢琴,琴韵与墨韵和弦。他生性耿介不阿,特立独行,一身傲骨,决不苟且,却慈心柔肠,最爱扶持正者、善者、弱者、有才者。

■图丨《马》 6 5 x 43cm

他“高兴了喝酒,不高兴了直截了当把人撅走。”不求名利,不事自我宣传。一个老板想买他一些画,他说:“随心性而作的画,能是批量制作,然后售卖的么?”另一位老板也要买他一批画,他说:“批发?我又不是马贩子!”耿介与筋力,人格特质与审美特质,是他艺术风格“内蕴于质”的内因。

■图丨《奔马》60 x49 cm

或许正是因为中华艺术不断涌现出,象刘勃舒老先生这种秉承着放荡不羁、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的大师们,才让中华瑰宝文化闻名世界、更加璀璨。

来源:有象传媒

THE END

感 谢阅读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