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脚成亮正搜集证据盼维护名誉 两球员递交诉讼反击俱乐部

原标题:前国脚成亮正搜集证据盼维护名誉 两球员递交诉讼反击俱乐部

文章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成亮表示可能会采取实际行动维护自己的名誉

4月与云南昆陆解约的成亮,却在8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有趣的是,这件事情的起因与他并没有太多直接关系:有球员遭遇不公正待遇,追讨欠薪无果,无奈之下求助媒体伸张正义,俱乐部的回应却顾左右而言他,将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前任主教练成亮和他的助教王楠,责怪二人有违职业道德,让球队身陷泥淖。

“我以为他们会回到问题本身。”此前发声的球员直言自己感到意外,“没想到昆陆俱乐部没有做出回应,反而去说教练人品怎么样,还是拿以前的事情在说,我觉得这个是不公的,都是在诬陷。 ” 特约记者 斯内德

面对俱乐部的指控,助教王楠随后一一作了解释与反驳,他出示了自己的出行与转账记录,并把球员通过电话形式向俱乐部讨薪的视频公之于众。

成亮方面则暂时没有做太多公开回应。在他看来,俱乐部面对球员的诉求并未做到就事论事,很多指控也子虚乌有,让人啼笑皆非,自己多说无益。据了解,目前成亮正在着手搜集材料,不排除将采取实际行动维护自己的名誉。

五轮否定教练

赛季一场没赢

年初通过足协检查,递补进入中乙联赛,作为云南境内目前唯一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云南昆陆承载了太多当地球迷的期望,俱乐部也将振兴云南足球作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誓在先立足中乙,力争未来闯入中国顶级联赛。

如今23轮联赛过去,云南昆陆的成绩却与所有人的期望背道而驰,8平15负未尝一胜,在中乙南区的积分榜上排名垫底,降级一事眼看也快要提上日程。

为了扭转一败再败的颓势,俱乐部在半年中先后更换了三名主教练,包括赛季初的成亮,原先担任U14梯队主帅的米兰·伊利奇以及现任主教练和云群。无奈所有教练的入主全都收效甚微,球队在联赛中依然没赢过一场。

在俱乐部看来,球队陷入不胜的“怪圈”,始终是成亮等人在背后捣鬼。事实上,成亮只带队踢了五场联赛,取得了三平两负的成绩。早在4月17日与上海申鑫足协杯一役结束之后,俱乐部就已经与其解约。

按俱乐部的说法,1比3输给申鑫以后,主教练邀请全队成员外出喝酒至次日凌晨四点,导致门将董广翔醉酒跌倒、头部受伤,影响了后期的比赛进程。然而球员却表示,当晚的聚餐是队员在输球后自发聚餐解闷,至于成亮则已经与助教一道返回昆明,“那天明明是我和董广翔几个球员,因为比赛输了,大家心情不好,出去吃个饭而已。而且那时候成导下午已经不在了,主教练和助理教练都已经不在了。他说是主教练带着去,这个事情是子虚乌有的。”

两个月后,俱乐部以不满意体能与比赛状态为由,将10位与成亮关系甚好的主力球员下放至临时成立的预备队。如此大动干戈,球队依然与胜利无缘。从6月中旬第15轮客战成都兴城起至今,昆陆已经开启了一波令人难堪的九连败,并且还有可能延续败局。

在此前俱乐部与成亮解约时,不少球迷表示并不理解球队的行为:五场比赛便否定一个教练,未免过于心急。作为中乙升班马,云南昆陆此前并没有职业联赛的经验,年初投入大笔资金引入强援,球队经历了一定程度的人员更迭,再加上不少新援是初次来到云南踢球,很难马上适应高原环境,无论是人员之间的磨合还是对技战术的实践,都需要通过时间和比赛的积累。

各方态度·云南昆陆俱乐部:

王楠比赛前后无故离队、失联。

王楠在录音中要求球员给自己转钱。

教练组把队员叫到房间谈话,教唆球员拒赛。

联赛初期,球队莫名其妙输球,比赛场面与队员实力严重不符。

与申鑫足协杯比赛当晚,主教练成亮带队员外出饮酒,致一名球员醉酒受伤。

“消极比赛”、“态度不端”,是俱乐部根据球员场上表现进行的处罚。

在7月20日前已将所有应付款项分发至各球员账户。

各方态度·球员:

从成导下课到现在,上半年的主力也下放了好几个,还是在输球,成绩不好是有其他原因的。

聚餐为球员自发行为,与主教练无关,后者当晚根本不在场 。

“说我消极比赛也好,你给我拿出个理由来,哪个点、哪一个时间段我消极比赛了?”

遭遇所谓“三停”处罚的队员,工资、奖金没发全,五险一金没交,医药费 、机票未完整报销。

各方态度·涉事助教王楠:

未曾消失,球队也未主动联系;两次外出是为前队员联系下家。

俱乐部断章取义,自己是在和球员开玩笑。

球队拖欠工资,队员找自己诉苦,自己是在劝说队员以大局为重。

奖金制度不够合理,队员竞技态度端正,第五场逼平当时的榜首昆山FC,球队呈逐步上升态势。

各方态度·原主帅成亮:

去年正式比赛踢得少,一年没好好系统训练,只给了过年后一个月的备战时间,初期没状态是很正常的。

人在昆明。

沟通无效 球员已向足协递交仲裁申请

5月4日,0比2负于浙江毅腾后,“假球”两个字开始在球队中被频繁提起。

赛前,俱乐部高层得到风声称有三名球员收取了庄家提供的15万元黑钱。赛后,俱乐部将目标锁定在了樊群霄、赵哲与汤传顺三名球员,一口咬定他们涉嫌打假球,并且已经将钱瓜分。被点名的球员感到相当冤枉,他们希望俱乐部不要“张口就来”,要么拿出证据,要么还他们一个公道。俱乐部方面则声称如果球员想要自证清白,他们就必须把真正有问题的人找出来,否则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愿放过一人。

5月8日,俱乐部改了口,以“不认真贯彻教练意图、消极比赛”为由,对这三名球员每人处罚10万元,实施了“三停”(停赛、停训、停薪),并且要求他们即刻离队自行反省。

事实上,与浙江毅腾的这场比赛确实有些蹊跷,球员自己也心知肚明,但是谁都没有证据,揪不出真正的元凶,“如果说我有证据拿来说这个问题,我也不至于先被老板’三停’,再被解除合同、下放预备队。”

委屈和愤懑之下,球员选择了报警。在警察面前,俱乐部对此前的“假球”指控避而不谈,再三强调对球员“消极比赛”的不满。没有确凿的证据,又涉及专业的鉴定,警察没有办法立案,只好建议队员向足协进行仲裁申请。

几天后,汤传顺与球队达成协议,归队参赛。对他的指控变成了“诈伤”,原因是与毅腾赛前,汤传顺以脚伤为由,没有进入首发名单,但在比赛的最后10分钟,他还是被主教练换上了场。据球员称,俱乐部此前推断汤传顺“不干净”的原因,是他籍贯大连,而浙江毅腾也有很多大连籍球员。

5月29日和6月19日,涉事球员与俱乐部老板又相继进行了两次谈话。据球员透露,在第二次谈话中,老板提议将此前的恩怨全作为误会一笔勾销,球员可以自己决定究竟是归队还是换取自由身,好聚好散。既然已经认作误会,那么此前“三停”的理由便不复存在。当球员问起如何清算工资,俱乐部方面又开始打起太极。

在此情况下,樊群霄与赵哲始终未与球队达成正式和解。双方谈判过程中,球队曾要求二人各自提交一份类似于检讨的归队申请,自书犯下的错误,以换取继续踢比赛的机会。在樊、赵二人看来,他们并没有任何错误,原先的控告纯属无中生有,既然俱乐部方面已经认同是误会一场,他们便没有必要再进行解释和澄清,“我们写的,是我们都一直在保持好状态,跟俱乐部在积极沟通,我们想回来的,俱乐部现在也认可我们了,没有误会了,大家不计前嫌了,那我们就回来好好工作。”

显然,这样的申请书没能让俱乐部方面满意。7月9日,俱乐部试图与两名球员解约,由于未能在资金方面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并未正式解除劳动合同。7月20日,俱乐部赶在最后关头向足协递交了中期球员工资奖金确认表,但樊群霄和赵哲二人并未收到签字通知。7月21日,昆陆俱乐部又发布了一份文件,宣布临时成立了预备队,并将八位此前的主力球员下放,同时还表示樊群霄与赵哲在正式解约之前也需要作为预备队成员进行训练。

“我们说解除合同可以,你把到上半年结束的三个月的工资补发给我们,把五险一金、奖金、机票,还有3月份多扣的钱全部给我们。他们不愿意,说那是对你们的处罚。”赵哲表示,“和毅腾的比赛是5月份,我们的工资只发到3月份,4月份的还没发完。”俱乐部方面的意思是4月工资可以照发,至于随后两个月的工资则将作为“三停”的处罚。完全无法接受该解决方案的二人无奈之下向俱乐部发了一份律师函,结果却石沉大海。

目前,两人已向中国足协递交了仲裁申请,希望协会还自己一个公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