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爆雷潮 信托怎么选?看这三个维度!

原标题:滚滚爆雷潮 信托怎么选?看这三个维度!

对整个资本市场而言,2018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资管新规》出炉,也拉开了整个资本市场违约的大幕。

在纷繁变化的金融市场当中,以债券和信托等金融机构发行的金融产婆为例,可谓是首当其冲,深受影响甚广。纵观整个2018年,信托产品违约数量和金额均创下了历史新高,使得投资者们也开始变得谨慎和担心起来。

可以负责任的说,过去“闭着眼睛”买信托产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到了19年,这样的趋势并没有改变;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从中江信托70多亿的信托违约,到被世界五百强-雪松国际收购更名雪松国际;从安信信托百亿信托逾期,曾经的信托业“黑马”走下神坛;再到南京建工集团违约牵涉到的十多家信托近百亿资金。

在信托业打破刚性兑付的2018年,一个个违约的信托项目让投资者变得心惊胆战,如履薄冰。迫于形势,很多投资者也开始不断的学习和了解信托这一金融业态和基本知识,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本文首先用数据描述了当前信托违约和风险的现状,之后从三个维度来帮助投资者更好地选择信托产品。

行业数据和风险情况

在讨论选择信托产品的维度之前,首先罗列一下信托业近几年以来的违约数据,进而窥探当前整个信托行业的风险现状。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至今已经有212只信托产品发生了违约。

自在去年《资管新规》出台之后,信托违约数量和金额均创下了历史新高,据统计2018年全年一共发生信托违约数量77起,主要集中在于工商企业。在去杠杆、严监管以及经济下行压力的三重叠加之下,企业的资产周转压力逐步增大。

而且加之经营不善和前期的过度扩张,使得很多工商甚至是上市公司出现了暴雷。坑了一波金融机构,代表的如神雾环保,大连机床等等。

而2019年又是信托兑付的大年,形势自然严峻。

信托公司层面,除了几家央企系信托和国企类信托以外,其余的56家信托都有不同数量的项目违约,包括信托“一哥”中信信托。

以上关于信托的风险数据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破刚兑已经常态化,也成为了信托业今后一段时期的一个“新常态”。但从长远和宏观层面来看,信托业破刚兑能更加有利于行业自身和整个经济的发展。刚兑不仅会绑架信托公司,也会绑架企业和整个金融体系。

问题接踵而至,如何在当前的违约潮之下选择靠谱安全的信托产品呢?接下来为读者提供三个维度,供投资者参考。

参考维度一:信托公司

信托顾名思义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因此信托公司是选择信托产品时一项很重要的指标和参考维度。目前全国一共正常经营的信托公司有68家,信托公司募资能力强弱不一,股东背景参差不齐;而信托公司股东的性质和背景,决定了信托的行业地位以及运作模式。还决定着产品的质量,风控以及其他各个方面。

规模之迷思

有这样一个误区:很多投资者只选择头部平台,就是那种发行规模较大、行业地位靠前的信托公司,认为这一类公司的产品安全可靠,但其实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误区。

原因在于信托产品的风险更多与交易对手和所在行业相关,比如前几年的矿产信托,现在看来纷纷折戟。

本文当然不否认信托公司本身的管理能力,但是本质上还是要看信托项目自身的情况。任何时候关注一个信托产品时,一定要首先看这个信托的底层资产、交易结构和风险因素。不能仅仅只看信托公司本身,信托已经打破刚兑了,信托公司不是考虑信托产品的第一要素。虽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

因为信托行业既有那种大而强的公司,也有很多区域性的小而美的平台;因坚持自身定位和风控逻辑,虽然规模不大,利润不高,但是却有着较好的市场声誉。

类似的例子

在2018-2019年度,有两家公司民营信托公司出现了较大的问题;名字很多人都知道,分别是中江信托和安信信托。

这两家信托公司曾经都是行业黑马,都是最终都因为步子迈得太大;被“规模至上”的思维裹挟,最终出现了严重的违约事件。目前中江更名,安信自救;结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信托公司作为正规金融机构,拥有较强的风控能力和项目筛选能力;然而在经济下行和资产荒年代之下,能够满足信托要求的财务成本又有着清晰稳定现金流的资产,需要通过层层筛选。真正优质和安全的标的资产,都被银行做掉了;而银行成本无法去弥补和满足的需求,才交给了信托公司,这是一个金融行业的一个基本逻辑。

总结:选择信托公司,不是规模越大越好。道理很容易理解,当一家公司的信托规模足够大的时候,就不可能覆盖到行业最优质最稳定的资产;还会因过度追求规模和利润进而降低风控和交易对手的准入门槛,最终大面积暴雷。

参考维度二:底层资产

信托的底层资产实在是太多太多,信托产品按最常见的分类有房地产信托、基础产业信托、工商企业信托,金融信托等等。而对于占比较大的房地产、基础产业和工商企业而言,项下的种类又比较丰富了。

最常见是债权类信托,也是信托贷款;近年来随着行业的发展,逐步出现了如项目收益权,股权+回购,应收账款等等,基础产业还有收费权资产等等,底层资产丰富多样。

不变的原则:第一还款来源

关注底层资产其本质在于观察投资期限内,底层资产的流动性是否充裕,是否具备还款能力。这些体现在授信原则当中,就是“第一还款来源第一性”的原则。无论是交易对手是百强甚至是前50强的地产公司,还是地方城投亦或是工商企业、上市公司;不仅要考察当时的经营情况,还要往前追溯至少三年的财务情况,同样要对未来进行一个合理的预期。

工商和政信

纵观18年暴雷的那些工商企业,从既往的历史上这些公司都有着良好的业绩,较好的市值和市场声誉。然而随着宏观环境的变化,这些公司因为经营不善等原因,最终导致资本市场违约。从而引发了“多米诺骨牌式”的坍塌,许多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和信托在内纷纷牵涉其中,至今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解决方案。

而对于基础产业信托而言(即政信类信托而言),要关注当地政府的财政收入、信用评级以及当地一些过往产品的比如债券,地方债以及其他信托产品的偿还和兑付情况。这些都能够通过公开渠道查到,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由于基础产业信托大多投资于城市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产业的项目在短期是很难有现金流产生的,因此更要关注主体自身的现金流以及政府的收入支出和情况。现金流和营业收入能否覆盖本息,这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而不能仅仅因为这是基础产业信托,有政府信用背书,就认为没有任何风险或者一定刚兑的预期。城投信仰在2018年破裂的事实,是行业最大的教训。

参考维度三:风控措施

信托和P2P、私募的本质区别在于信托公司是正规金融,金融业四大支柱之一。任何一个由信托公司主动管理的信托产品,无论是房地产信托也好还是政信类也罢,从项目的立项到最终发行落地后,中间会经历一系列严格的流程。

以房地产信托为例,一个房地产信托在立项的时候首先是要评估交易对手也是地产公司本身或者是其子公司的实力,项目所在的区域和竞争优势、现金流能否覆盖,432的基本条件是否满足?还有一系列合规的手续比如环评,土地出让金和项目规划审批等等。

立项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尽调、初审、复审还要经过监管部门报备,才能最终和投资者见面。房地产信托基本上都会采取一定的风控措施,土地、房地产抵押,质押或者担保和保证等等。这些措施就是保证一旦交易对手发生违约时,能够最大的降低投资者的风险,完成兑付。现实中,主动管理的房地产信托会出现实质性违约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关注第二还款来源,第二还款来源是在第一还款来源不足情况下,通过对第二还款来源的处置来实现风险的缓释。在充分评估第一还款来源之后,也要关注产品的风控的一个措施抵押。比如抵押物的种类、项目收益权包括结构化等等。其他类型的信托,以此类推。

写在最后

今年以来,除了多家信托公司出现暴雷情况以外;还出现了多家信托公司被处罚的情况。

根据最新数据统计,银保监会已经对百瑞、北方、华信、中泰、华宝等信托开出了14张罚单,其中某家信托公司开出了高达200万的罚单,罚款力度和罚款次数均超往年。尤其是23号文,对房地产的前融和拿地配资的业务更是一刀切的停掉了。

随着监管法规的持续收紧,对于信托公司的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也要求越来越高。对于行业短期而言,是一个阵痛期;但是对于信托行业长期发展而言,是非常有利的。不仅能够起到警示,还能倒逼信托公司的自身运营的规范和改革。

尽管目前信托资产风险占整个信托资产比例超1%,然而同样也应该看到,信托作为正规金融机构,其发行产品发行遵循严格流程及风控措施也采取到位的。对于信托,还是要保持开放的态度。

而这2000多亿的风险资产,最后沦为实质性违约的其实少之又少。很多出现了延期兑付以及流动性风险,但是无论是信托公司还是交易对手或者背后的第三方,都在努力斡旋。很多信托项目违约之后,都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和动辄跑路的网贷,简直是天壤之别。

对于投资者而言,信托依然不失为一个合适的投资品种;只是投资者在今后的选择当中需要多一个心眼,多看看底层资产、交易对手和风控措施选择适合的信托产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