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盖刚开口说了六个字,宋江就放声大哭:这摆明了是不让我接班呀

原标题:晁盖刚开口说了六个字,宋江就放声大哭:这摆明了是不让我接班呀

晁盖直到闭上眼睛,也没有说自己是曾头市史文恭射死的,虽然没有明说自己中箭宋江难洗嫌疑,但是晁盖临终前刚开口说了六个字,宋江和吴用就全都明白了。于是宋江放声大哭:“这摆明了是不让我接班呀!”原著中宋江哭得十分伤心,“如丧考妣”。但宋江是为好大哥之死难过,还是为自己不能接班而伤心,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那么晁盖说了哪六个字,宋江的心就凉了半截呢?咱们还是来看看原著:“当日夜至三更,晁盖身体沉重,转头看著宋江,嘱咐道:‘贤弟莫怪我说,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

老于世故的郓城押司宋江,听了“贤弟莫怪我说”,就什么都明白了。也就是这六个字,证明了晁盖绝对没有把大位传给宋江的意思。

人都是在社会中生活或生存的,稍微懂一点人情世故的人,都会听话听音。如果对方在告诉你某件事情之前先说“你可别着急”,那接下来听到的肯定不是好事;如果选秀节目评委对选手先说“对不起,虽然我很欣赏你”,那选手就该准备向后转了。同样的道理,晁盖说了“贤弟莫怪我说”六个字,宋江就知道自己没戏了,因为晁盖这六个字包含的潜台词,实际已经是明台词了:“兄弟,我知道你想做大哥好多天,不要逼我明言,不要逼我让位,我会翻脸!”

其实晁盖也曾经明确表示要让位给宋江,宋江虚心假意推辞:“仁兄,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宋江若坐了,岂不自羞?”

宋江不提晁盖对他的救命之恩,也不提梁山是晁盖从王伦手里抢过来的,只是拿年纪来说事儿,这摆明了是要把晁盖的功绩能力恩情都一笔抹杀:“我们让你当老大,就是因为你年纪大,别以为你威望能力有多出众!”要是按照宋江的这个说法,万一以后梁山来个比晁盖岁数还大的,那头把交椅岂不是要换主人?

晁盖能当上东溪村保正,应该也是十分熟悉官场规则的,对那些虚情假意的官样文章,也不是一窍不通。为了救赤发鬼刘唐,晁盖出手就是十两一锭大银子,为了这十两银子,插翅虎雷横明知道打不过刘唐也要打,可见晁盖出手阔绰,在送银子这种事情,也是轻车熟路——银子送少了,他根本就当不上保正,据说有的地方,想当保正,是要拿出五千贯(一贯一千钱)才行的。

晁盖能看穿宋江的野心,并不代表他有办法应对。事实证明,晁盖还是不如宋江,因为宋江谋到手的是郓城县押司。押司虽然没有品级,但还是可以管保正的,如果宋江想当保正,早就当了。

晁盖委婉地把话挑明,但是保正就是保正,他低估了押司的脸皮厚度——看过去的官场,我们就会发现一个现象:官越大,脸皮越厚,当到蔡京高俅那个级别的高官,没有影帝级表演才能是不行的。

结果是宋江一转脸就把晁盖的话篡改了,“射死我的”直接变成了“史文恭”,一锤定音,把晁盖之死的种种疑云一风吹掉,也为自己上位扫清了障碍。接下来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变:“聚义厅今改为忠义堂。”一下子就抹去了晁盖在梁山上的最后一点痕迹,连金圣叹看到这里也感叹:“深文曲笔,以深明宋江之弑晁盖。前书谦让,后书分拨,以深表宋江之权诈也!”

按照金圣叹先生的看法,宋江弑杀晁盖,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这一点晁盖可能也早已心知肚明,所以才设置了宋江迈不过去的门槛。即使是鼓上蚤时迁,也比宋江成功的可能性大。就更不用说林冲呼延灼了:曾头市虽然有金人背景,但毕竟是民间武装,在职业军人林冲呼延灼眼里,还真不够看。如果呼延灼重整铁甲连环马,一个集团冲锋过去,十个史文恭也会被踏为肉泥。

其实晁盖不想传位给宋江,最主要的原因可能不是怀疑宋江背后下了黑手,而是宋江与晁盖理念不合:晁盖只反奸臣不反昏君,宋江是昏君奸臣统统不反。晁盖不反对招安,但前提是已经“清君侧”除掉了奸臣;宋江则是无条件招安,只求奸臣们赏他一碗残羹剩饭。

为了得到乌纱和官袍,宋江可以和蔡京高俅合作,他与奸臣合作的筹码,就是梁山众好汉的性命。

晁盖已经预料到宋江坐上头把交椅,必然会用兄弟们的鲜血染红自己的官袍。这是晁盖绝对做不来也难以容忍的,所以晁盖“贤弟莫怪我说”,就挑明了自己的态度:除了你宋江,谁当梁山之主都行,请原谅我戳破了你美梦的肥皂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