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又起战火,这国家已30年几无宁日

原标题:也门又起战火,这国家已30年几无宁日

▲也门阅兵活动遭遇袭击 至少32人死亡包括一名指挥官。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进入2019年8月,已持续4年多内战状态的中东国家也门,发生微妙形势剧变。

也门的亲政府部队与分离分子在也门最大城市、南部港口城市亚丁发生的冲突,已致40人死亡,260人受伤,伤者中包含数十名平民。

关于这场冲突,还得从头说起。

盟友反目:“自己人”攻入总统府

8月初,也门南部重镇亚丁突然枪声大作。至8月10日,原本由200人总统卫队把守的总统府“不流血开城”。打着“四色三角红五星”旗帜的也门“南方过渡委员会”(STC)人马取而代之。

也门“合法政府”最大的后台——自2015年3月起就带头实施武装干预的沙特阿拉伯,对此立马作出强烈反应,连日来派遣空军对亚丁总统府狂轰滥炸。8月12日,STC人马退出已变成一片瓦砾的总统府,但仍牢牢控制着亚丁城。亚丁城内4天混战,因此有了40死260伤。

几乎与此同时,也门内战的另一个“主角”——控制着也门法定首都萨那和北方大片领土的胡塞尔派武装,也传出许多耐人寻味的信息。

8月9日,胡塞尔派发表声明,称该派重要首领易卜拉辛·德尔丁·胡塞尔6日和8名保镖死于一场暗杀。

胡塞尔派将之归咎于“依附于美国—以色列—沙特的奸细”,亲沙特的舆论则暗示,他们是死于胡塞尔派内讧之中。

易卜拉辛是胡塞尔派武装实际领袖阿卜杜马利克的亲兄弟,他的死以及围绕其离奇遇害的种种谜团,似乎拖住了胡塞尔派趁乱进攻南方的步伐,令本就是一团乱麻的也门局势更加扑朔迷离。

也门内部派系与部族矛盾频发

阿拉伯半岛各国因“石油美元”普遍富裕,但也门却是例外。

也门整个国家积贫积弱,历史上南北也门曾长期分裂,二战后也分别独立建国,并获得联合国承认。其中北也门长期由萨利赫统治,奉行亲沙特、亲美路线,南也门则先是由埃及纳赛尔政权扶植,后来又成为苏联的附庸。

冷战结束后,南也门失去外援,内部又不断发生上层内讧。最终于1990年5月被迫并入北也门,成立了统一的也门共和国,萨利赫成为统一也门的首位总统。

1995年也门南北方关系恶化,内战爆发,北也门获得胜利,但此后南北方的关系一直紧张,统一后的也门人口膨胀,失业率大幅上升,双方民众都对统一有很多怨言。

也门内部的宗教派系和部族矛盾,更是错综复杂。

宗教方面,也门北方什叶派和逊尼派的人口比例长期维持在5.5:4.5。前者主要生活在红海沿岸萨达、焦夫等省,后者则主要生活在东北地区。也门南方则主要是逊尼派,但也生活着少量其他教派、宗教人士,亚丁及其周围则有许多外籍人士生活。

教派方面,北方主要有阿赫马尔等四五个大部落和许多大小家族。但这些部落、家族都有主干、旁支。往往同个部落或家族里既有信奉逊尼派的,也有信奉什叶派的,分合不定。南方在历史上更是支离破碎,除最大城市亚丁外,其余各地原本有多达22个苏丹国、教长国、酋长国,加上和阿曼接壤,又和索马里、吉布提等非洲动荡地带一衣带水,素来就是多事之区。

▲由于冲突,也门有600多所学校受损。 图/新京报网

由于自身局势混乱,加上周边环境复杂,“基地”、“伊斯兰国”等外来极端势力长期将也门当作避难所、训练营,这里是“基地”分支、和“伊斯兰国”也有勾结的“基地组织”半岛分支(AQAP)的大本营。后者不仅为中东乃至全球恐怖势力提供“服务”,更在2011年5月在也门南方阿比扬省建立过一个“伊斯兰酋长国”(比ISIS还要早)。

也门恐怖组织都属于逊尼派瓦哈比派——这是沙特国教;美国视AQAP等也门恐怖组织为重大威胁,长期不惜人力、物力,先后和萨利赫、哈迪政府联合在也门反恐。但美国又和沙特是盟友,这自然也让夹在中间的也门变得更加尴尬。

内战不休让也门元气尽伤

长期统治也门的萨利赫,则是这种尴尬和复杂的缩影:他属于阿赫马尔部落,却被部落不少上层认为“来路不正”;他信奉什叶派,却一直和伊朗关系紧张,反倒和沙特“卿卿我我”,而当时是其副总统的哈迪,则是来自南方的瓦哈比派信徒。因此在萨利赫统治后期,什叶派和萨利赫政权的关系实际上是对立的,胡塞尔派就是其中代表。

“胡塞尔派”的正式名称是“真主支持者”,前身为成立于1992年的“青年信仰者”组织,创始人侯赛因·巴德莱丁·胡塞尔是世居也门西北部萨达省的阿訇家族成员。

1994-1995年,侯赛因·巴德莱丁以萨那大学为中心组织“夏令营”,宣扬什叶派理论,当时以强调“兼容并包”和“复兴文化传统”为口号,对抗在沙特影响下趋于保守的萨利赫。

2012年2月27日副总统哈迪当选总统。哈迪当选后一度试图拉拢胡塞尔派,于2012年12月28日将侯赛因·巴德莱丁遗体送至其家乡安葬,哈迪还亲自在萨那举行葬礼。

2014年9月底,胡塞尔派攻入萨那,次年1月20日,胡塞尔派先后攻击总统府和哈迪私宅,迫使后者于1月22日“辞职”。2月6日,胡塞尔派成立 “革命委员会”,实际上夺取了政权。2月21日,哈迪和“也门革命委员会”彻底撕破脸皮,逃往南方“根据地”,宣布取消此前被要挟下的辞职、迁都前南也门首都亚丁,随后也门内战激化。

当年3月24日哈迪指责胡塞尔派“政变”、“勾结萨利赫和伊朗”,并请求沙特和“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出兵帮助。

两天后沙特以此为借口,组织十一国联军进行武装干涉,击退了胡塞尔派对亚丁和南方的进攻,并开始反攻。沙特曾乐观预期,只需几周便可消灭胡塞尔派,结果打了几年仍是僵局。

目前联合国和世界大多数主权国家承认哈迪政府为“也门唯一合法政府”,但这个政府的总统哈迪和他大多数“政要”长期躲在沙特不敢回国。

哈迪自恃沙特撑腰,想要重拾昔日在萨那的故技,借“联邦化”瓦解STC,又在沙特撮合下打算把亲“基地”半岛分支(AQAP)的瓦哈比原教旨武装整合进来,以平衡牵制STC。这些原教旨武装和偏世俗的STC信仰格格不入,后者更认识到哈迪此举的用心,于是自2018年1月起在阿联酋暗中撑腰下不断指责哈迪“腐败专权”,要求他辞职。

去年9月,STC呼吁“南也门人民”举行“和平起义”推翻哈迪,此后阿联酋在联军中越来越标新立异。今年7月,阿联酋不声不响地开始从也门撤军,而STC则转而采取武力“解决”哈迪,并最终导致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内战向何处去?

2018年12月,内战各方达成“停火、不阻碍人道物资运输”的《斯德哥尔摩协定》。此后南北方之间的内战相对趋于沉寂,武装冲突主要发生在胡塞尔派和沙特之间。

2017年北方原本结盟的胡塞尔派和萨利赫派闹翻,萨利赫在同年12月4日被杀,这场内讧导致胡塞尔派攻击势头锐减。如果此次亲沙特媒体所传闻“胡塞尔派内讧”属实,加上一直支持该派的伊朗自顾不暇,短时间内北方大举南下的可能性不大。

尽管哈迪继续得到沙特的支持、庇护,但也门南北统一后长期在北方做官、缺乏南方根基且“沙特傀儡”造型过于醒目的他,如今已很难在南方号召群伦。其内政部长迈萨里12日讽刺性地祝贺“阿联酋赢了”,实际上等于含蓄承认,哈迪的“合法政府”业已失败。

同日,沙特和阿联酋这两个南方对立派系各自的后台开会讨论也门问题,尽管双方与会者竭力在媒体面前表现得“兄弟情深”,但会后仍是各说各话。

南方“合法政府”的重新“排列组合”势在必行,至于所需时间和代价则尚难断定,但STC恐将不可避免获得更大发言权和行动自由。

该派的真正诉求,是“南归南、北归北”,重归1990年5月前“两个也门”的局面,他们对北也门领土并无兴趣,但也不希望北也门“入侵”南方。

如果胡塞尔派中同样主张南北分治的一派在北方内讧中获胜,则也门有可能重归分治。相反,如果哈迪派在沙特强压、AQAP派介入情况下重占上风,而胡塞尔派也仍由“统一派”牵头,则也门战事仍无终时。

据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项目(ACLED)不完全统计,自2016年至2018年底,也门内战至少导致57538人死亡,49960人受伤,3154572人无家可归——这还不包括由战争引发的人道主义灾难所致伤亡数。

无论如何,也门这团“内战乱麻”,不能再这么乱下去了。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狄宣亚 校对 杨许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