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北齐这对荒唐的父子皇帝,就知道“玉体横陈”这一成语的意思了

原标题:看北齐这对荒唐的父子皇帝,就知道“玉体横陈”这一成语的意思了

看北齐这对荒唐的父子皇帝,就知道“玉体横陈”这一成语的意思了

一国之君,高高在上,不仅掌握生杀予夺大权,而且,在占有女人方面也有特权。譬如,秦始皇嬴政就“后宫列女万余人”(见《三辅旧事》);汉武帝刘彻就“掖庭总籍,凡诸宫美女万有八千”(见《汉武故事》);吴末帝孙皓就“后宫坐食者万有余人”(见《三国志》),晋武帝司马炎就“多内宠,掖廷殆将万人”(见《晋书》);陈后主陈叔宝就“帷薄嫱嫔,有逾万数”(见《隋书》),唐玄宗李隆基就“宫嫔大率至四万”(见《新唐书》);而坐拥美女最多的当属后赵皇帝石虎,“夺人妻女,十万盈宫”(见《晋书》)。

对于后宫美女,天子可以任意宠幸,但依照《周礼》的后妃制度,能得到封号的,多不过百余人。《礼记?昏义》记载,“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以听天下之内政,……天子立六宫、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以听天下之外政。”自秦至清,历朝历代的后妃制度虽一改再改,多有变数,但多沿袭和效仿《周礼》。也就是说,皇帝册封后妃要与朝廷官员对应,后宫美女在一般情况下,最多有一百二十一人能得到相应的封号,但多数人封号相同。

北齐武成帝高湛在位时,后妃制度有了重大变化。高湛是个出了名的色鬼,刚当上皇帝,就霸占了嫂子李祖娥,即位后,“帷薄之间,淫侈过度”,后宫美女如云,供高湛任意采择。大宁元年(公元561年),高湛立胡氏为皇后。大宁二年(公元562年)四月,黄河、济水清澈见底,高湛非常高兴,于是改元河清,并制定了一份辞藻华丽的《河清新令》,对后妃制度予以丰富。

其《令》云:“内命妇依古制有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女。又准汉制置昭仪,有左右二人,比丞相。其弘德、正德、崇德为三夫人,比三公。光猷、昭训、隆徽为上嫔,比三卿。宣徽、凝晖、宣明、顺华、凝华、光训为下嫔、比六卿。正华、令侧、修训、曜仪、明淑、芳华、敬婉、昭华、光正、昭宁、贞范、弘徽、和德、弘猷、茂光、明信、静训、曜德、广训、晖范、敬训、芳猷、婉华、明范、艳仪、晖则、敬信为二十七世妇,比从三品。穆光、茂德、贞懿、曜光、贞凝、光范、令仪、内范、穆闺、婉德、明婉、艳婉、妙范、晖章、敬茂、静肃、琼章、穆华、慎仪、妙仪、明懿、崇明、丽则、婉仪、彭媛、修闲、修静、弘慎、艳光、漪容、徽淑、秀仪、芳婉、贞慎、明艳、贞穆、修范、肃容、茂仪、英淑、弘艳、正信、凝婉、英范、怀顺、修媛、良则、瑶章、训成、润仪、宁训、淑懿、柔则、穆仪、修礼、昭慎、贞媛、肃闺、敬顺、柔华、昭顺、敬宁、明训、弘仪、崇敬、修敬、承闲、昭容、丽仪、闲华、思柔、媛光、怀德、良媛、淑猗、茂范、良信、艳华、徽娥、肃仪、妙则为八十一御女,比正四品。……并具其员”(见《北史》)。

也就是说,高湛将先前比较笼统的“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逐一起上了新颖别致的称呼,并逐一落实到人,不留空位,这在后妃制度上堪称创举。除了皇后、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这一百二十一人,高湛为了讨好众多美女,“自外又置才人,采女,以为散号”,又额外设置了才女、采女等散号,数量不清,但从“又有神见于后园万寿堂前山穴中,……帝直宿嫔御已下七百人咸见焉”(见《北史》)的记载来看,高湛后宫有封号的妃嫔不下七百人。

为了方便纵情后宫,高湛干脆把皇位让给了儿子高纬,自称太上皇帝。把政事一抛,高湛一心扑在后宫,没过几年,就因酒色过度而死,时年三十二。

高纬即位后,“括杂户女,年二十已下十四已上未嫁,悉集省。隐匿者,家长处死刑”,强征民女以充后宫,满足自己的淫欲。此外,高纬还大肆封赏,“诸官奴婢、阉人、商人、胡户、杂户、歌舞人、见鬼人滥得富贵者,将以万数。庶姓封王者百数,不复可纪。……宫掖婢皆封郡君。……马及鹰犬,乃有仪同、郡君之号。”这些人都有名号了,后宫自然也要封,高纬废黜皇后斛律氏之后,先立皇后胡氏,后又“拜弘德夫人穆氏为左皇后”,二位皇后并峙,“既立二后,昭仪以下皆倍其数。又置左右娥英,……寻又置淑妃一人,比相国”(见《北史》),后宫有封号的妃嫔,比父亲高湛时翻了一翻还多。真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高纬时期的后宫妃嫔封号之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后宫有封号的妃嫔虽然很多,但高纬最宠爱的当属淑妃冯小怜。冯小怜本是穆皇后的侍女,因其“慧黠能弹琵琶,工歌舞”与喜欢“自弹胡琵琶而唱”的高纬情投意合,心心相印,被破格封为淑妃,并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可以说,“寻又置淑妃一人,比相国”,淑妃就是高纬为冯小怜而设,仅次于皇后。高纬和冯小怜坐则同席同食,出则并驾齐驱,如影随形,如胶似漆,二人相约“愿得生死一处”(见《北史》),丝毫不比唐玄宗和杨贵妃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见《长恨歌》)逊色。

武平六年(公元575年),北周大举进攻北齐,情况十分危急,高纬仍与冯小怜去打猎玩乐,终因贪猎而贻误军机。李商隐的诗《北齐二首》中“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成语“玉体横陈”就是说的这事。高纬本就是一个中庸之主,又如此荒废朝政,致使北齐国势日下,很快就亡了国,一对恋人成了北周的俘虏。被押解到长安后,高纬“请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视天下如脱屣,一老妪岂与公惜也!仍以赐之”(见《北史》)。不久,高纬被杀,冯小怜被当做战利品赐给了代王宇文达。杨坚代周建隋,冯小怜再次成为俘虏,被赐给他人,后不堪受辱自杀而死。

鉴于高纬亡国之教训,隋文帝杨坚即位后,“思革前弊,大矫其违,唯皇后当室,傍无私宠;妇官位号,未详备焉”,并决定对后妃制度进行改革,主要目的是压缩妃嫔人数。

开皇二年(公元582年)杨坚“著内官之式,略依《周礼》,省减其数。嫔三员,掌教四德,视正三品;世妇九员,掌宾客祭祀,视正五品;女御三十八员,掌女功丝枲,视正七品。……独孤皇后在世时,怀嫉妒之心,虚嫔妾之位,不设三妃;自嫔以下,置六十员。加又抑损服章,降其品秩。至独孤后死,始置贵人三员,增嫔至九员,世妇二十七员,御女八十一员”(见《北史》)。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大都有个强悍的老婆,有老婆管着盯着,犯错误自然就少一些。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