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斗替罪羊戚再玉

原标题:内斗替罪羊戚再玉

1948年8月24日,蒋经国以经济管制督察员的身份来到上海,开展“打虎”活动,声称要和贪污受贿行为作坚决斗争,并宣称只“打虎”不拍“苍蝇”,“宁可一家哭,不要一路哭”。蒋经国接连召见上海经济界的头面人物,要他们拥护政府措施;并对违反规定者采取了严厉的措施,或罚巨款,或逮捕入狱。就连上海大亨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屏及财政部机要秘书陶启明也被判刑。蒋经国还大开杀戒,对稽查处第六大队大队长戚再玉、上海警备司令部科长张亚民执行枪决。

戚再玉因敲诈、贪污罪被执行死刑,当然咎由自取,死有余辜,但更确切地说,他是国民党内部权力斗争的替罪羊与牺牲品。

戚再玉,浙江嘉兴人。毕业于上海“三极无线电学校”,懂得一点无线电收发报技术,因此参加了军统特务组织。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戚再玉成为军统的有功人员,初任上海警备司令部闸北稽查队队长。1937年,稽查队改组,他又以金钱为手段,成为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第六大队队长,被授予上校军衔。

戚再玉曾红极一时,在沪西地区是个权势通天的人物。40岁生日那天,宾客盈门。戚再玉平时出入舞厅,结识了原上海百乐门的红舞女、后为上海邮政储备局局长徐继庄小妾的王白梅。戚再玉由此认识了王白梅的丈夫徐继庄。与徐成为好友,经常来往,沆瀣一气。

野心勃勃的戚再玉平时欺压民众、敲诈勒索,对上拍马奉承,希望爬上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的宝座,该位子可是一个人人羡慕的肥缺。当时国民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各地警备司令部或卫戍司令部的稽查处处长一定要军统特务担任。

虽说戚再玉也属军统成员,但他终究是中下层分子,根基不深,没有家族背景和政治靠山,戚再玉一再以金钱为手段,用感情作投资,结交军统高层毛人凤及其妻向影。1946年3月,军统头子戴笠飞机失事身亡后,毛人凤成为军统的当家人。当时,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陶一珊,与毛人凤一向不和,却是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宣铁吾的密友。戚再玉不清楚其中的复杂关系,就闯进了这个复杂的政治漩涡之中。他希望通过制造借口把陶一珊拉下来;毛人凤的妻子也屡次允诺让戚再玉坐上稽查处处长的位置。

事也凑巧,当时徐继庄的贪污案爆发,蒋介石亲自下令要对徐逮捕法办。戚再玉与徐继庄是好友,从向影处得到此消息后,马上向徐继庄通风报信,并把他临时藏于自己的寓所,为他划策逃亡香港避难;另一方面戚再玉又把通风报信、致使徐继庄逃亡香港的罪名嫁祸于陶一珊,向军统局举报,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由于宣铁吾深知陶一珊的为人,不太可能胆大妄为,得钱卖放。于是,回复军统局,该事捕风捉影、查无实据。对此,毛人凤也无话可说。

1947年秋,戚再玉所在的第六稽查大队发生了一起多人参与的敲诈勒索案。当时上海湖北路有一家宝康无线电器材厂,厂主吴宝康曾经把无线电零件出售给山东解放区的采购人员。该事被稽查队的金润声查获,将吴老板抓去,勒索50两黄金后把人释放。但是戚再玉贪得无厌,竟然下令将吴老板第二次拘捕,企图敲诈200两黄金。

吴老板的太太通过关系找到了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的副处长郑重为,向他反映情况。同时,中共地下党的同志也辗转请托关系进行营救。

宣铁吾知道后十分震怒,命令警备司令部督察处处长路鹏查办。有人将戚再玉举报陶一珊的情况透露给路鹏,他与陶一珊私交极好,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陶一珊。陶这才知戚再玉企图置自己于死地,于是,陶一珊向高层进言查办戚再玉,拟予报复。

戚再玉获悉有关部门正彻查他的风声后,马上称情况调查不清,是一场误会,下令将吴宝康释放。但事情的发展并非想象的那般简单,宣铁吾组织人员重新查办徐继庄一案。经人举报,在戚再玉寓所内发现了徐继庄的汽车,再加上平时戚与徐关系密切,通风报信、资助徐继庄逃跑的嫌疑,难逃干系。不久,徐继庄在香港被捕,亲属在上海落网,事实真相逐步趋于明朗。

宣铁吾一向与军统不和,蒋经国与宣铁吾关系至深,声称支持和贪污受贿等行为作坚决斗争。为了不说空话,选择稽查队军统系统的戚再玉及金润声等人开刀,将他们逮捕归案。1948年9月4日,戚再玉被判处死刑,其手下的少校督察周文远、上尉稽查员陈文贻各处5年有期徒刑;潘某、刘某等5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金润声等10人移送地检处进一步审理。原本犯人被判死刑后,有上诉的机会,但当时以特殊时期为由,特事特办、从重从快。第二天,即9月5日就宣布执行死刑。

戚再玉心中非常不服,抗战胜利后,敲诈勒索、大发横财的事情司空见惯。如果东窗事发,舆论强烈,无非撤职退赃,最多判个几年,想不到自己成为刀下的鬼魂。临刑前夕戚再玉匆忙给妻儿写下一封遗书,告诫儿子今后不要为官,老老实实当个平民百姓。行刑后,法庭通知戚妻收尸。毛人凤与其妻子向影没有想到死刑执行如此迅速,连营救的时机都没有。

同年9月21日,上海警备司令部经济处稽查科科长张亚民因贪污、投机、渎职罪也被判死刑。

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出,国民党在上海溃败前夕,内部的宗派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戚再玉和张亚民等人不过是几派政治势力争斗的替死鬼而已。1948年11月6日,蒋经国辞去经济管制督察员的职务,黯然离开上海。蒋经国在上海的所谓“只打老虎,不打苍蝇”的打虎运动,实质成了“只打苍蝇,不打老虎”的闹剧,喧闹了70多天,草草收场。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责编:高恒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