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记协发了个避重就轻的声明

原标题:香港记协发了个避重就轻的声明

【综合/观察者网 王慧】

在香港近期的连串极端暴力事件中,也发生了多起针对新闻工作者的暴力行径:先有中通社女记者被激进示威者包围,要求删照片,后有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机场被殴打。

面对这些暴徒的恶劣行径,“香港记者协会”14日避重就轻地发了个声明称,对内地记者拍摄受阻表示遗憾。声明还特别“提醒”,“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

而提到记者证,香港知名媒体人屈颖妍在“点新闻”7月18日发布的视频节目中介绍说,想加入“香港记者协会”,只需要交150港币的费用,然后填个表、交个照片,就可以获得“记者证”,门槛很低。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若愚早在2018年12月就撰文指出,香港记者协会过去50年里一直保持着“反中”的本色,而且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妖魔化”香港和内地关系的“年报”。

屈颖妍介绍如何拿到“香港记者协会”的“记者证” 视频截图

香港记协发声明,不提极端示威者暴行

据《大公报》11日报道,一位中通社女记者在拍下乱港分子恶行后,竟被团团包围,要求删除照片,出示了记者证也没用。后来,还出现一位香港电台的男记者,也来帮腔,要求女记者删除照片。

今天(14日)凌晨,《环球时报》发表声明称,该报旗下环球网派往香港执行采访任务的记者付国豪,遭暴徒围困、禁锢、殴打。

中通社女记者 视频截图

环球网记者付国豪 图源:香港《文汇报》

这一系列针对内地记者的恶劣行径发生后,“香港记者协会”14日避重就轻的就此发表声明,表示遗憾。声明非但没有提及极端示威者对两名记者的恶劣伤害,还特别“提醒”,“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

声明原文如下:

香港记者协会对于近日两宗内地媒体记者拍摄示威者时受阻表示遗憾,并谴责暴力对待记者的行为。

过去一周,前后发生中通社记者被示威者要求删片及环球时报记者被示威者围困、搜身及捆绑事件。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

记协呼吁市民,对于清楚展示其记者证明文件,并忠诚地履行其第四权的新闻工作者,应该予以尊重,不应阻碍其采访,以免干预新闻自由。

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记协亦呼吁内地新闻工作者,在港采访大型示威活动时,应该清楚展示其记者证件,以方便市民辨认,市民亦可行使其权利决定是否接受有关机构之采访及拍摄。

香港记者协会对于近日两宗内地媒体记者拍摄示威者时受阻表示遗憾,并谴责暴力对待记者的行为。

过去一周,前后发生中通社记者被示威者要求删片及环球时报记者被示威者围困、搜身及捆绑事件。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

记协呼吁市民,对于清楚展示其记者证明文件,并忠诚地履行其第四权的新闻工作者,应该予以尊重,不应阻碍其采访,以免干预新闻自由。

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记协亦呼吁内地新闻工作者,在港采访大型示威活动时,应该清楚展示其记者证件,以方便市民辨认,市民亦可行使其权利决定是否接受有关机构之采访及拍摄。

“简单来说一个记者证的成本,是150元”

最近一段时间,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总会看到一群身穿黄色荧光马甲,上面还写着“记者”二字的人,挡在警察和暴徒之间,并挥舞着他们手中的手机或照相机,阻拦警察执法。

这些所谓的“记者”,在近两天的表现更加夸张。在警方以及港府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们不仅完全不给警方或港府说话的机会,多次粗野地打断发言,还记者会上恶毒大喊,问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什么时候去死”。

香港知名媒体人屈颖妍7月18日在一档名为“点新闻”的视频节目中介绍说,这些经常挡在暴徒前面,滥用“新闻自由”阻拦警察执法,令执法者“投鼠忌器”的“记者”,他们获得记者身份的方式其实很可笑。

屈颖妍说,这些人只要加入一个名为“香港记者协会”的组织,并交纳大约150港币的费用(100港币入会费与50港币记者证申请费,学生入会只需20港币),然后填个表、交个照片,就可以获得“记者证”。而且加入该协会的门槛则很低,比如写博客的自由职业者只要在媒体上发表过几篇文章,或是香港高校里新闻系的学生,都可以申请加入。

接下来,屈颖妍说,这些人就可以穿上那个写着“记者”两字的荧光黄背心,耍弄着新闻媒体的“第四权利”,成为暴乱现场的“指挥官”了。

观察者网查询“香港记者协会”的官网发现,加入该协会的门槛确实极低,申请文件仅包括工作名片及证件相片;自由撰稿人提供自己刊出作品、印刷品或报道的网页链接;学生提供学生证副本。然后交纳20元(学生)至100元的入会费用即可入会, 再交纳50元的费用即可获得“记者证”了。

“香港记者协会”官网截图

不过,在今年7月15日,该协会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个“澄清有关申请记者证留言”的声明,称网上所说的该协会“入会没有门槛”是谣言。

声明称,加入“香港记者协会”还需要经过其他会员介绍,并通过协会的执行委员会审批才可以——尽管这一要求并未被写入其官网上入会所需的申请材料中。

“香港记者协会”官网截图

但当进一步查询“香港记者协会”的“执行委员会”名单时,却可以发现:这帮握有可以批准让谁入会、以及谁获得“记者证”的人,绝大多数都来自同一个政治立场的媒体。

在其执行委员名单中,一直明显在报道中倾向暴徒一方、更常年在香港和台湾支持港独台独的《苹果日版》,有两人是其执行委员。另一家同样立场倾向暴徒一方、并有香港所谓的“本土派”背景的《立场新闻》,也同样有两人是执行委员。至于香港电台虽然是香港公立媒体,也同样在报道中表现出明显偏向暴徒一方,攻击警方的立场。

同时,“香港记者协会”的主席杨建兴以及他所来自的“众新闻”,也同样在报道中持有明显偏袒暴徒和攻击警方的立场。

王若愚:香港记协,50年不变的“反中”本色

2018年12月,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若愚,撰写长文,详细讲述了“香港记者协会”的背景。王若愚称,该协会在过去50年里一直保持着“反中”的本色,而且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妖魔化”香港和内地关系的“年报”。

从这些年报的题目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立场。

2003年,紧跟“抗议23条立法”发布《虚假的安全——香港国安法严重威胁言论自由》;

2007年,发布《空间收窄——回归十年以来的香港言论自由》;

2011年,发布《一国进、两制退——香港表达自由岌岌可危》;

2014年,发布《新闻自由,危城告急》;

2016年,发布《一国两魇——港媒深陷意识形态战》。

2003年,紧跟“抗议23条立法”发布《虚假的安全——香港国安法严重威胁言论自由》;

2007年,发布《空间收窄——回归十年以来的香港言论自由》;

2011年,发布《一国进、两制退——香港表达自由岌岌可危》;

2014年,发布《新闻自由,危城告急》;

2016年,发布《一国两魇——港媒深陷意识形态战》。

王若愚称,这些《年报》基调都是消极、悲观、恐惧,以控诉“中央和特区政府对新闻自由的打压”为主题,结合社会关注的热点政治议题进行发挥,可以说是从未更改主题、变换频道。

文章提到,香港记协的权力层是执委会和主席。2017年,香港记协召开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的执委和正副主席。但在记协官网上,只有关于选举结果的介绍,并没有公布有多少会员参加大会,以及如何选举权力层,被香港部分媒体批评为缺乏公开和透明,是一个“泛民派对”。

香港记协对执委的要求非常低,并非必须是记者,只要是跟新闻工作扯上点关系就可以了。在本届(2018)10名执委中,有3人是自由工作者,1位是传讯经理,1位是专栏作家,1位是港台电视部助理节目主任,大都不是一线记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