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会不会预示一个没有货币战争的未来?

原标题:Libra会不会预示一个没有货币战争的未来?

20 世纪30 年代的可怕经历应该提醒我们,贸易和货币战争就跟马和马车一样相伴相生。既然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全面实施其保护主义的“美国优先”议程,那么距离一场货币冲突的爆发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世界上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爆发全面货币战争了,但全球在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曾经非常接近这一状况,而时任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Guido Mantega)曾用这个词来形容美国极低的利率。继美国之后,日本和欧洲似乎采取了类似的出口促进战略,汇率贬值成为发达经济体经济复苏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核心特征。

同样,在2012 年之后,只有在欧元兑美元开始贬值之后欧元危机才逐渐开始变得易于应对。正如英国许多经济学家已经指出的那样,与欧元区国家相比,灵活的汇率成为了英国应对该时期冲击的独特有效工具。

无论如何,危机后的货币忧虑很快消退,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各大央行同时开始实施量化宽松政策,而这恰好又影响了汇率。21 世纪第一次可能爆发的货币战争最终让位于踌躇且脆弱的休战。但如果任何一个主要经济体希望通过保护主义来获取优势,那么货币问题就会重新抬头。

毕竟,在存在如此倾向的政策制定者的手中, 国家货币显然就是一种经济武器。这也是为何参加1944 年布雷顿森林会议的44 个国家商定了确保稳定汇率的框架。美国占据了谈判主导地位,并致力于建立一个没有关税和贸易战的开放国际秩序。对在场其他国家而言其实不存在什么真正的选项, 只能同意用一个可以大致维持外部账户收支平衡的汇率来进行结算。

从那以后,贸易战的威胁总是暗示着货币争论的回归。在当前不断升级的冲突中,特朗普也会不可避免地最终将关注点放在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上。长期以来他一直指责中国低估其货币汇率(即使情况恰恰相反)。特朗普专门写了一句推文来回应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最近宣布的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许多年来他们跟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用这种手段来逃避惩罚。

与1930 年代一样,货币战对那些将地缘政治视为零和游戏的人来说极具吸引力。特朗普对欧洲央行的攻击一部分是关于贸易,但同时也是为了离间各欧盟成员国。正如欧洲货币体系的批评者长期抱怨的那样,德国享受着欧元更低的外部汇率(假如使用德国马克汇率将会更高)。而在特朗普眼中,尽管美国领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正是为了防止重商主义及其随之而来的竞争性贬值,但德国仍然采取重商主义政策来支持本国出口商。

尽管如此,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其中一位设计者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看来,这一战后安排本来可以更进一步,包括实施制度性检查来惩罚那些有大量盈余或赤字的国家。而对贸易不平衡的惩罚, 本来可以将与他的新全球货币体系计划密切相关, 该体系将基于一种名为“bancor” (一个指代“银行造黄金”的法语复合词)的通用合成货币。

正如德拉吉在引发特朗普愤怒的演讲中所指出的那样,欧元最初也被视为一种消除竞争性贬值的机制。自凯恩斯以来,恢复一种非国家通用货币理念的努力——例如1960 年代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A. Mundell)的工作——一直是徒劳的。

但如今新技术带来了实现全球货币的可能性。就在上个月,脸书推出了名为Libra 的数字货币计划, 将与各国政府发行的一篮子货币挂钩,旨在覆盖世界上最贫困的人群,包括没有银行账户的17 亿民众。

为确保Libra 主要作为交换手段而非金融投机工具,广泛的用户群至关重要。这使得它站在了第一代区块链货币(如比特币)的对立面,因为后者会受到“挖掘”过程中人为稀缺性的影响。虽然对脸书Libra 公告的一面倒的负面反应令人沮丧,但作为一种基于广泛采用的多种资产的替代性货币,它不会像批评者所声称的那样破坏稳定。

借助一个真正的通用货币,用户既可以买卖商品和服务,也包括劳动力,这意味着工资必须以非本国货币设定。让一个地区存在多种货币的新制度,看起来像是向前现代世界的倒退——当时金币和银币的价值相互波动。但这或许不是一个糟糕的结果。

然而值得铭记的是,黄金和白银价值的波动, 能容纳更大的工资弹性,从而减少失业率。全球货币(或多种全球货币)的使用越广泛,货币战争的可行性就越小。技术正在重振构建一个不受经济民族主义破坏的20 世纪全球货币体系的梦想。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切断金钱与民族国家之间的联系——正如欧元所发端的那样。

本文作者为哈罗德·詹姆斯(Harold James),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及国际事务学教授,国际治理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9.)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