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君贤相:民间传说中的武则天和狄仁杰

原标题:明君贤相:民间传说中的武则天和狄仁杰

狄仁杰是武则天重用的贤臣之一,关于他的传说数量很大,人们说起则天时期的名臣,无不说起狄仁杰,《唐语林》中曾经记载:“狄仁杰之为相也,有堂姨居于午桥南别墅。姨止有一子,而未尝来都城亲戚家。梁公每遇伏腊晦朔,修礼甚谨。尝今甚雪多休暇,因侯姨安否,适见表弟挟弓矢撒兔来归,膳味进于北堂。顾缉梁公,意甚轻简。公因启姨曰:某今为相,表弟有何乐从,愿悉力以从其旨。姨曰:相自贵尔,有一子不欲令其事女主。公大惭而退。”

这则有关狄仁杰的传说,点睛之笔便是“相自贵尔,有一子不欲令其事女主。”传说中有部分历史事实是武则天执掌朝政时,的确任命狄仁杰为宰相,但是否狄仁杰真的有一个堂姨,已经不是传说的重点,这个记载在杂文笔记中的传说,传达给民众的是狄仁杰因效劳于武则天,而被堂姨和表弟所不屑甚至是耻笑,令狄仁杰非常羞愧。

传说表达出的思想倾向是显而易见的,但不能不排除统治阶级思想对这些传说不同程度的渗透,使这类政治历史人物传说呈现出复杂的状况。传说中狄仁杰的堂姨有意说“女主”二字,充分反映出对女皇武则天的不屑与鄙夷,认为侍奉女皇帝是件不光彩的行为,可见女性皇帝也不被当时的女性所接受的民众心理特征。

堂姨本身虽是女性,但她是男权制的拥护者,在延续了上千年的人类文明史的大背景下,男权制即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形态及其在它支配下形成的文化传统就已经将武则天视为恶魔妖女,更是被视为妄图颠覆男权制下社会秩序的异端力量。

在传统文化中,男性总以强者的形象出现才能得到肯定与崇拜,而女性总以弱者的形象出现而获得同情与怜爱,这是一种固定的角色分配。但是当武则天以强悍的女皇帝形象出现在当时民众的头脑中,就会引起他们深深的反感,即使是女性也是这样的道德评判标准。

武则天被视为稳定的男权中心社会秩序的破坏者,加上统治阶级的蓄意渲染,这样的传说实质上是男性借此种话语权利对武则天的讽刺,堂姨成了男性权威的狂热拥护者。

但传说的内容也有两面性,民间认为狄仁杰虽侍奉女主,维护封建统治阶级的利益,但不失为一个英明正直的清官,和当朝的奸臣誓不两立,作为最高统治者与底层百姓的联系中介,他又有一些自己的特性。在阶级矛盾面前,往往能采取一种比较稳妥、比较顾全大局的态度。敢于为民请命,因此,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他的言行得到人民的好感和好评,是很自然的。

如下面这个传说讲到:“则天时,南海郡献集翠裘,珍丽异常。张昌宗侍侧,则天因以赐之,遂命披裘,供奉。宰相狄梁公人杰时儒奏事,则天令界座,因命梁公与昌宗,梁公拜恩就局。则天曰:卿二人赌何物?梁公对曰:争先三筹,赌昌宗所衣毛裘。则天谓曰:卿以何物为对?梁公指所衣紫施袍曰:臣以此敌。则天笑曰:卿未知此裘价逾千金,卿之所指,为不等矣。梁公起曰:臣此袍乃大臣朝见奏封之衣,昌宗所衣乃奸佞宠遇之服,对臣之袍,臣犹怏怏。则天已虚分,遂依其说。而昌宗心报神沮,气势索寞,累局连北。梁公对御就其裘,拜恩而出。及至光范门,遂付家奴衣之,乃促马而去。”

传说中狄仁杰与张昌宗正是清官和奸臣的鲜明对比,狄仁杰气势非凡,凭雄辩的口才和超人的才智赢得了武则天的默许,他不畏权势、主持正义、打击权贵,为民所称道。他将赢来的裘衣给了家奴穿,这样的情节更表现出狄仁杰对宠臣张昌宗的讽刺与不屑。

以武则天宠幸而张狂的张昌宗此时则萎靡索索,卑劣的品性暴露无遗。狄仁杰坚持清廉正直的立场,在职权范围内压抑豪强、打击贪官,传说对于主人公的基本评价是倾向于肯定和赞扬的。武则天虽然宠幸张昌宗,当狄仁杰对张昌宗的讽刺时却表现出默许的态度,也反映出武则天对正气凛然的狄仁杰无可挑剔的钦佩心理。

关于狄仁杰的传说又往往与平反冤狱的情节结合在一起,表现他在判案过程中的智慧和才能。而在这类传说中,武则天扮演的是顺从狄仁杰所主持的正义,即使与她的利益有所冲突,也会听从狄仁杰的处理方式,表现出狄仁杰的正义与才智不仅为百姓认可,连女皇武则天也很赏识他。

例如,有一则关于此的传说,越王举兵反对武则天加害唐室子孙,兵败。被牵连的士兵庶民六百多人,武则天打算杀了这些人,狄仁杰在快要行刑时赶到,认为这些人都是被误导所致,罪不致死,于是停斩绝,奏请武则天说:“臣虽似为叛逆的人说理,但如果不说出来的话,恐怕违背了陛下想赦免他们的存恤之意,为此问题想了很久,我觉得这些人并不是出于本意逆反,请陛下因此赦免他们。”武则天被狄仁杰的明智与大义折服,将这些人只是流配边疆,这些人感激狄公的深明大义,为他立碑纪德。

这类传说赞美了狄仁杰办案的认真和超人的才智,他为民做主的精神,超群的智慧,敢于碰硬的勇气,更表现了他的细心、精明和足智多谋,并以此保护了百姓的性命,同时武则天支持了狄仁杰卫护的正义,在百姓看来,由于狄仁杰的坚持,才免去了一桩惨案的发生,似乎狄仁杰已成为百姓的代言人。

也可以推断出,在广大民众看来,武则天并非是极度残暴的皇帝,她并未受到谴责和鞭挞。似乎当武则天和狄公共同处理朝政时,便是一位明君,而与贪官债臣搭配在一起时,往往一鼻孔出气,造成许多冤案,残暴的性格才显现出来,可见民间传说中形成的这种角色搭配是一种独特的叙事艺术。为狄公加上层层光环的同时,也肯定了武则天的英明之处。

唐人的杂记文献中有大量描述武则天与狄仁杰的传说,情节多样,事件不同,但最终的结果都以武则天听从狄仁杰的建议而告终,这无疑是民间将狄仁杰塑造成他们的解救力量,幻想成神明,扶持弱小、抑制豪强。甚至女皇也听从他。

《续世说》中记载到:“武后信重狄仁杰,群臣莫及,常谓之国老而不名。仁杰好面折廷争,太后每屈意从之。仁杰薨,太后泣曰:朝堂空矣。”这些传说体现出狄仁杰倘若没有不畏权势,为民做主的精神,即使有聪明才智,也不能成为百姓的救星,而没有超群的智慧,也无从保护百姓的利益,在百姓心目中狄仁杰甚至能够左右武则天的行为,说明群众对于他的清廉品德和聪明才智给予高度的评价和由衷的赞美。

到近代流传的狄仁杰和武则天的传说与前面讲述的传说就大不相同了,可以看到前面讲述的传说主要是发生在宫廷内的,而近代流传的传说更加平民化了,平民百姓成了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情节更加的朴实,更贴近普通民众的实际生活。

例如《五老妪颂女皇》的传说讲到:武则天登上皇帝宝座后,就决心打破男尊女卑的旧俗,宣布:宫娥裁减半数;各郡县设立“育女堂”,收养贫家无力养育的幼女;寡妇四十岁以下者劝其改嫁,四十岁以上者听其自便;开设女科,搜选女中英贤等。诏令一下,全国妇女感激女皇,焚香进表,祝福女皇健康长寿,武后派狄仁杰微服私访,狄仁杰化妆成算卦先生,到了奉天县城(今陕西乾县)遇到五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婆。狄仁杰虽然很聪明,但始终未猜出这五个老妪为谁去进香求佛,最后五个老姐说明为感激女皇去进香求佛的原因后,狄仁杰激动不已地说:“我常居京城,能见女皇,可以帮你们捎话或带礼物给女皇”。几个老妪连夜为武则天做了一个装满红枣、上面缝着五颗心的口袋,交给狄仁杰,带给了女皇。

这则传说,和唐代流传的狄仁杰与其堂姨对话的情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狄仁杰的堂姨同样也是女性,却与这个传说中五老妪的态度有着天地之差,狄仁杰的堂姨以他效劳女皇为耻,五老妪却对女皇充满了感激之情,传说中描述的女性是同一时代的,不同的是传说的产生时代不同,前者在唐代已有所流传,后者则流传于近代,这就明显的反映了不同社会形态下,俗民不同的道德伦理标准。

虽唐代社会风气相对开放,但在封建正统思想的渗透下,当时的女性不能接受女皇统治天下,这样的道德伦理标准便在传说中可见一斑了。而近代流传的这则传说,充分体现了民间女性对女皇的颂扬,认为女皇是救她们于水火中的大恩人,丝毫没有对女皇主天下的批驳之意。

可见,武则天传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重新产生了新的传说内容,也反映了民众新的女性观念。而人物形象也有了值得注意的变化,从堂姨的讽刺到五老妪的颂扬,从狄仁杰高高在上的宰相身份到乔装成算命先生,从女皇的反传统形象到受人尊敬爱戴的形象,无不体现着民众心理世界的变化,狄仁杰不仅是女皇武则天的代言人,更是反映民众女性观念变化的代言人。

狄仁杰作为人民心目中的清官,代表百姓利益。来俊臣害民蠹国,代表贪官奸佞的势力。他们是武则天的形象在传说中表现出来的代言人。武则天与大臣的传说中,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在较早时期流传的这类传说中,比如唐代时,往往会出现武则天偏宠袒护奸臣的情节,但在近代流传的这类传说中,例如《诬告者必反坐》等等此类传说,武则天都是严厉的惩治了奸佞,以示恶有恶报,天道难违,终究使这些贪佞的臣子落了个不得善终的结局。

可见,在后世的民间传说中,民众去除了早期许多传闻或传说中历史真相的因素,添加了民众所喜闻乐见的内容,满足了民众好人好报,恶人恶报的心理期待,武则天也越来越以明君的形象示人。许多民间传说在描述位极人臣的清官或奸臣时,实际就是他们对皇帝的颂扬或鞭挞。因此,是帝王传说中不可不谈的一类。

撰稿/张佳【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