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垮隋朝差点弄垮唐朝,李世民最痛恨的两个女人为何后继无人?

原标题:弄垮隋朝差点弄垮唐朝,李世民最痛恨的两个女人为何后继无人?

一说起玄武门之变,人们就会想起两个名词:“骨肉相残”、“红颜祸水”。骨肉相残自不必说,李世民杀了一母所生的亲哥哥亲弟弟,还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十个侄子。唐高祖李渊一天之内失去十二个嫡亲骨肉,其内心的伤痛可想而知——要知道李建成被杀的时候只有三十八岁,李元吉只有二十四岁,建成的五个儿子可能有的已经成年,但是元吉的儿子最大的也不会超过八岁,小的或许还在襁褓之中。

一向极重骨肉亲情的李渊,一定早就在心里把二儿子大卸八块了,但是看着尉迟敬德还在滴血的长槊,也只能选择隐忍。

玄武门之变能让我们想到的第二个名词,就是红颜祸水,因为在正史和演义小说中,李建成李元吉身后,站着两个弄垮了隋朝又差点搞乱了唐朝的女人,他们的在正史中没有留下名字,我们也只能按照唐高祖李渊给的封号,叫她们尹德妃、张婕妤。

我们可以说,李世民一生最痛恨的两个女人,就是尹德妃和张婕妤了——李世民对建成元吉的妻子好像也没有什么仇恨,元吉的正妻还给世民生了一个儿子。世民跟元吉之妻生的儿子,后来还“过继”给死去多年的元吉,也让元吉“后继有人”。但是再看一看尹德妃和张婕妤的结局,就很不妙了:她们都绝后了。

按照《新唐书·列传第十三》和《旧唐书·列传第七》的记载,太原留守李渊之所以起兵造了表弟杨广的反,就是因为他动了有主的干粮——名分上的表弟妹:“寂又以晋阳宫人私侍高祖”,“寂尝以宫人侍唐公(李渊),恐事发诛。”有人考证说,受裴寂之命侍寝表哥李渊的,就是尹德妃张婕妤,当然,那时候她们还没有这些封号,只能叫“尹张二美人”。

要不是动了隋炀帝的“尹张二美人”,不管李世民如何相劝,李渊是下不了决心造反的。所以说李渊醉酒后的偎红倚翠,产生了蝴蝶效应,也成了隋朝灭亡的原因之一。

李渊弄死代王杨侑(隋恭帝),自己当了皇帝,“论功行赏”,封尹美人为德妃,张美人为婕妤。可不要小看了这两个封号,因为德妃跟亲王天策上将、婕妤跟宰相,是平级的:“唐因隋制,皇后之下,有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各一人,为夫人,正一品;婕妤九人,正三品。”武媚娘当才人的时候,是正五品,当了昭仪,就升为正二品了。

除了品级不低,尹德妃和张婕妤还算李世民“诸母”,所以建成元吉对这二位都比较客气——私情应该是没有的,隋炀帝下扬州都不带她们玩儿,可见才貌并不拔尖儿。从初识李渊到武德九年,十几年过去了,这二位年纪应该不小了,李元吉家里还有一个令二哥世民都垂涎三尺的美妻(后归唐太宗,差点封后,生子曹王李明),放着仙桃啃烂杏的可能性也不大。

尹德妃张婕妤很嚣张,专门跟秦王李世民作对,这倒是真的。在《旧唐书·列传第十四》和《新唐书·列传第四》,都记载了李世民与尹德妃张婕妤的恩怨情仇:张婕妤的父亲看上了一块好地,李渊也答应赏赐并颁布了手诏。但是拿着皇帝亲笔诏书接收土地的张老头,在淮安王李神通(李渊堂弟)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这块地秦王世民已经赏给我了,你想要,门儿也没有!”

气得李渊叫着李世民的小名(史书为“高祖呼太宗小名”,但李世民小名叫啥,谁也不知道,他在修改史料方面,做得很到位),跟裴寂发牢骚:“这小子掌握兵权时间长了,独断专行飞扬跋扈惯了,再加上那帮读书人的教唆,已经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乖儿子了!”

最后那块地到底有没有改姓张,不得而知,但是看李渊气急败坏的样子,应该是李神通没有退地:“高祖大怒,攘袂责太宗曰:‘我诏敕不行,尔之教命,州县即受。’”这就是说,李渊说的话,最后也没好使。

尹德妃跟张婕妤不愧是“好姐妹(这里没有开车)”,张老爹受气,尹老鼠出头,逮住个机会把秦王府学士杜如晦按倒臭揍了一顿:“秦府属杜如晦骑过尹妃父门,恚其傲,率家童捽殴,折一指。”

尹德妃和张婕妤在李渊面前搞了李世民刁状,弄得本打算废建成而立世民的李渊也打消了念头:“帝恻然,遂无易太子意。”“自是于太宗恩礼渐薄,废立之心亦以此定,建成、元吉转蒙恩宠。”

走投无路的李世民眼看接班没戏,就发动了玄武门之变,弑兄屠弟逼父,自己当上了皇帝,也就有时间摆布得罪过自己的女人们了:先是把齐王妃杨氏纳入后宫,后来腾出手来“安排”尹德妃张婕妤的两个儿子:贞观二年,尹德妃的儿子、老八酆王元亨,张婕妤生的老九周王李元方,同时“授散骑常侍(正三品)”。

李元方受封散骑常侍的第二年就神秘死掉了:“三年薨,赠左光禄大夫(正二品),无子,国除。”张婕妤不但没有得到那块梦寐以求的土地,连亲儿子也神秘死掉了。

而尹德妃的儿子李元亨,死得也很蹊跷,新旧两唐书的记载出现了细微的矛盾之处:“及之藩,太宗以其幼小,甚思之,中路赐以金盏,遣使为之设宴。”“之藩,太宗怜其幼,思之,数遣使为劳问,赐金盏以娱乐之。”

到底是沿路慰问,还是在李元亨到地方后不断慰问,两本史书记载出现了岔头。李世民如此疼爱他的同父异母兄弟,让人忽然想起了宋朝的蔡京高俅宋江李逵,这样看来,蔡京高俅跟疼爱宋江,宋江也很疼爱李逵。

唐朝宫廷资料处理得十分干净,以至于我们只知道李元芳死于贞观三年,李元亨死于贞观六年,他们死的时候多大年纪,连记载他们生辰八字的皇家玉牒都找不到了。找不到元亨元方的皇家玉牒不要紧,李世民七弟鲁王(后改封汉王)李元昌(被李世民赐死)的墓志铭还是能找到的。

按照李元昌墓志铭记载,李元昌生于唐高祖武德二年。老七生于武德二年,老八老九的年纪就可以推算出来了:李元方死的时候,不会超过十岁,李元亨被赶出京城的时候,也不会超过十岁,死的时候不会超过十三岁。

看来尹德妃张婕妤哭着跟李渊说的一番话,还真都应验了。他们当时的原话是“使陛下万岁后,王(世民)得志,妾属无遗类。东宫(建成)慈爱,必能全养。”

太子建成能不能完全养好父亲的老婆孩子,咱们不知道,因为历史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但是秦王李世民登基,倒是真的做得干净利落,仇人的儿子十几岁就驾鹤西归了,连个子嗣都没留下,这才叫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正史中没有说李元亨李元方是否死于李世民之手,这就要请问读者诸君了,按照李世民的行事风格,留下元亨元方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