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决定国家命运,苏联如何失去民心?戈尔巴乔夫说出实情

原标题:民心决定国家命运,苏联如何失去民心?戈尔巴乔夫说出实情

1991年,世界超级大国苏联解体。世界很多国家为这个大国解体感觉惋惜,也为苏共这个百年大党失去执政权而痛惜。但后人在总结苏联解体这段历史时发现,苏联并非无缘无故的解体,而是有前兆的。除了苏联领导人向往西方,被西方所收买以外,更为关键的是苏联领导人失去了民心。

元首先富

戈尔巴乔夫执政以来,他最先实施的改革是经济领域,这就是戈尔巴乔夫“加速战略”,但戈尔巴乔夫的经济改革是失败的,本来苏联民众当时生活并不贫困,但戈尔巴乔夫这一改革,使很多苏联民众生活状况急剧恶化。在苏联民众生活恶化时,戈尔巴乔夫却首先富起来。

作为第一家家庭,戈尔巴乔夫过着奢华与气派的生活。戈尔巴乔夫刚接任元首时,他就指示下属在海边给他新建一栋豪华别墅,成为他度假的场所。而戈尔巴乔夫位于列宁山的六居室元首官邸更是惹人注目。每当民众走到这里,都会远远看到这栋官邸,成为莫斯科旅游一景。

据戈尔巴乔夫的办公厅主任博尔金回忆,从1991年1月起,苏联内部就意识到国内经济恶化,有人就讨论国家面临的困难。此时苏联处于政治和经济的重重危机中,有人甚至警告国家经济正在滑坡,联盟可能会崩溃。但此时戈尔巴乔夫忙什么呢?博尔金说:“总统却在想别的事,他发狂似的千方百计提高自己目前非常低支持率,准备出版自己的新书,帮助他妻子赖莎出自传。已经有人保证为这本书立即付给赖莎一大笔现金,他们其他著作的出版工作也在进行中。赖莎的书将在苏联出版发行,她常给我打电话询问哪家出版社对她的处女作来说最合适。”

博尔金还回忆戈尔巴乔夫一个片段:“总统一家也将会面临困难时期,但他们在银行里存有硬通货。戈尔巴乔夫著作稿酬加上联盟版权局付给他的版权费,早已给他户头输进了100多万美元。他曾接受过许多贵重金属制成的礼物,各种硬通货的奖励,此外,他还有其他财产。我提高了警惕,很想知道总统是否关心国家的命运,是否能腾出时间来处理国家的事务和人民所面经济和社会窘境。

博尔金这段回忆,彻底把戈尔巴乔夫贪婪表露出来。有人说戈尔巴乔夫“爱钱如命”,西方正是看中他爱钱的弱点,才用美元把戈尔巴乔夫等人拉下水。1990年,戈尔巴乔夫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时,奖金是86万美元,当时戈尔巴乔夫对副总统亚纳耶夫说,如果他捐出70万美元,自己留16万美元会是什么样效果?亚纳耶夫告诉他,如果捐大部分钱,民众会对他印象很好,但后来戈尔巴乔夫又问副总统,如果捐10万,剩余76万美元归自己,又是什么样的效果呢?亚纳耶夫没有回答。由此可见戈尔巴乔夫作为元首,却不思国家治理,想尽办法追求财富。

政要致富

除了戈尔巴乔夫追求财富,苏联其他政要们也疯狂致富,其致富手段令人惊讶。俄罗斯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曾是上世纪80年代苏联天然气工业部部长,1992年天然气公司私有化后,切尔诺梅尔金摇身一变成了天然气股份公司最有实力的控股人,他控制着全世40%的天然气资源,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几个人之一。

前苏联团书记科尔科夫斯基利用自己的职权,创办了一家大银行,把原来属民民众的财富变成了个人财产。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商界精英有60%以上都是苏联时期的官员。据统计,1992年至1993年俄罗斯100家最大私人企业,其老板都是苏联时期的官员、国企领导人、国有银行领导者。

苏联政要及各个国有单位的领导人敛财,迅速成为一批富人,也是苏联解体前的既得利益者。对于苏联政要敛财致富,美国经济学家大卫·科兹看得最为透彻,他认为这种怪现象是有原因,他针对苏联的这种情况曾说:“一个天主教徒会突然之间变成无神论者吗?”的确,上至戈尔巴乔夫,下至苏联政要官员,不仅苏联干部制度出问题,而且任用领导人很有为国家着想的人,大部分都是投机者。

变卖公产

苏联当时进行私有化改革时,一些政要就借机损公肥私,化公为私,大肆鲸吞公有财产。使得苏联几代人艰苦奋斗积累的财产,瞬间化为少数人口袋里的财富。

苏联实施私有化改革后,实际上就瓦解了苏联阶级基础。很多苏联官员,在其职谋其财,借助权利便利,不断把苏联国有财产变成私有财富。

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在苏联解体后说:“俄国社会形成了一种疯狂掠夺人民财产,并运往西方的大资产阶级”。这是在苏联解体形成的一个买办阶级,他们“掌握了基本工业部门,垄断了自然资源、银行、报纸、电视、电台等等,并执掌国家政权,他们是使俄国丧失强国地位和人民贫困的主要祸害”。

久加诺夫看清了苏联解体那些大量攫取国家财富的官员的面目。

深刻反思

正是苏联上至国家元首,下至官员阶层,他们不断攫取财富,变身为富有阶层,而民众的生活却每况愈下。富有的官员们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这样的阶层肯定被民众所抛弃。戈尔巴乔夫带着破坏了苏共体制,使民众逐渐对苏共失去信心,国家也失去了稳固的政以,戈尔巴乔夫所代表的苏共自然失去民心。

还是大卫·科兹总结的精辟,他认为:“苏联精英分子的物质利益虽然是大大增加了,但如果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精英相比,他们在物质上所享受的特权就相形见绌了”;“在苏联体制下,社会上层和底层之间的收入差别,比在资本主义体制下的差别要小得多”,“在苏联体制下,最高领导人的工资比一般产业工人高出8倍,”“大企业的总经理的报酬大约是一般产业工人的4倍,”而美国高层精英的收入是普通工人的150-400倍。

科兹还说“在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下,通过合法的途径积累物质财富几乎是不可能的。积累了物质财富的苏联领导人总是担惊受怕,唯恐有一天被人发现或被起诉。”因此,苏联体制的瓦解,“源于其自身统治精英对个人利益的追逐”。

利加乔夫在分析苏联解体原因时,曾感慨的说:“我们先是上层领导人变质,他们主要为个人发家致富,想无限地统治人民,他们后来都成了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他们就是以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为首的人,这些财富是靠掠夺人民财富而带来的,他们强烈渴望要求拥有私人财富,但当时苏联党和人民不允许。”看来为得到这些财富,只有苏联解体才会使他们的财富合法化。

苏联解体前,有机构还进行调查,85%的苏联人,认为苏共是代表官僚、干部、机关工作人员的利益。可见苏共已经不是民众的代表。苏联解体时,有着1000多万党员的大党,居然眼睁睁的看着苏共灭亡。不得不令人深思。

戈尔巴乔夫下台后,还曾向叶利钦索要退休金。他下台不久也反思过,戈尔巴乔夫承认:“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就失去了主要的资源,就会出政治冒险家和投机家。这是我犯的错误,主要的错误。”这种错误代价太高了,背离民众支持,导致国家解体,这是不可逆转的“错误”!

欢迎各位看官批评指正,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