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是谁挫败了纳粹暗杀二战“三巨头”的阴谋?

原标题:(揭秘)是谁挫败了纳粹暗杀二战“三巨头”的阴谋?

他精通八国语言,但却一直非常低调,直到2000年,才将自己的特工身份曝光。他拥有伊朗国籍,却长期为苏联情报部门工作。由于他和伙伴们的出色工作,德国人暗杀二战盟国“三巨头”- 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的重大阴谋被挫败。他就是苏联著名的传奇间谍格沃尔格·瓦尔塔尼扬。本期《档案揭秘》李涵为您讲述:挫败纳粹暗杀二战“三巨头”阴谋的前苏联传奇特工

格沃尔格·瓦尔塔尼扬1924年生于顿河河畔的苏联城市罗斯托夫。父亲老瓦尔塔尼扬是一家炼油厂厂长。1930年,老瓦尔塔尼扬在苏联情报部门的帮助下获得伊朗国籍,并举家迁到伊朗。当时的伊朗有许多德国法西斯分子在活动。1936年,老瓦尔塔尼扬来到德黑兰,开办了一家远近闻名的糖果点心厂,成为颇具威望的富商。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老瓦尔塔尼扬就为苏联情报部门工作,受父亲的影响,格沃尔格16岁不到就成为苏联情报部门的特工。1940年2月,瓦尔塔尼扬第一次见到苏联情报部门的高层、传奇人物伊万·阿加扬茨。根据阿加扬茨的指示,他挑选了7名同龄人,组织了一个潜伏于德黑兰的苏联情报小组——“轻骑兵”。他们两人一组,骑着自行车,跟踪德国驻德黑兰情报人员,监视他们去了哪里,同什么人接触,到过什么地方等,用如此简单的方法查找为法西斯效力的当地居民。

1942 年,瓦尔塔尼扬通过关系进入了德黑兰一个无线电俱乐部。所谓俱乐部,其实是英国情报机构办的一所特工学校,招收的学生都是懂俄语的年轻人,毕业后将被派往苏联从事谍报工作。在半年的培训中,瓦尔塔尼扬学习了特工招募方法、密码写信、单边联系方法、跟踪和反跟踪,以及实施秘密行动等。为时半年的训练使他受益匪浅。

那么,1943年德黑兰会议期间,瓦尔塔尼扬参与挫败的纳粹刺杀美英苏首脑行动,其真相到底是怎样的?我们先从德黑兰会议说起……。

为协商加速战争进程和战后世界的安排问题,1943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苏美英三国首脑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会议。参加者有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以及三国的外长和顾问。会议秘密签订了《苏美英三国德黑兰总协定》,宣布三国决心在战争方面以及在战后的和平方面进行合作,声明三国已就从东面、西面和南面进行军事行动的规模和时间,达成完全协议。

德黑兰会议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的一次极其重要的国际会议,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产生了巨大作用和影响。它是反法西斯同盟团结和壮大的重要标志,为反法西斯同盟国取得战争胜利奠定了基础。

1980年苏联、法国和瑞士联合拍摄了一部故事影片《德黑兰1943》,影片描写的是:1943年美、英、苏三国首脑罗斯福、邱吉尔和斯大林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会晤期间,纳粹德国特工试图暗杀盟军“三巨头”,苏联特工从一个醉醺醺的党卫军分子那里得知了敌人的行动计划,最后制服杀手,使“三巨头”免遭毒手。

很多观众包括一些史学家都曾认为,这部影片纯属虚构。然而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2009年发表格奥尔吉·佐托夫的文章披露说,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往事。文章说,早在“三巨头”会晤前两个月,纳粹元首希特勒就通过安排在英国大使馆中的间谍获得了可靠消息,并派遣大量间谍秘密潜往德黑兰,准备伺机暗杀“三巨头”。真实历史中的离奇紧张程度一点不比电影《德黑兰1943》逊色!而刚才在节目中我们介绍的格沃尔格·瓦尔塔尼扬就是粉碎纳粹阴谋的苏联特工之一。

根据当年被苏联情报机构擒获的纳粹间谍的口供,纳粹那次破釜沉舟的暗杀行动始于一封密电。1943年9月的一天,纳粹军事情报机关负责人弗里德里奇·卡纳里斯收到了一份密码电报,尽管当时已是深夜时分,但卡纳里斯仍觉得有必要立即将电报上的情报汇报给希特勒。发出密电的是英国驻土耳其安卡拉大使馆内的一名“鼹鼠”-一名代号为“西塞罗”的双料间谍,密电上只有寥寥几行字:“11月29日,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将在伊朗首都德黑兰进行秘密会晤。”

希特勒看到密电后,为了扭转战争颓势,立即着手制定暗杀“三巨头”的计划,并指派他最信任的党卫军破坏行动小组头目奥托·斯科尔采尼具体负责此次行动。为此,斯科尔采尼制订了代号为“远跳行动”的暗杀计划,向伊朗境内秘密派遣出两支党卫军行动小组,分头执行名为“远跳行动”的暗杀任务:一支敢死队通过空降进入伊朗境内亲纳粹德国的卡西凯斯基耶部落所在地;另一支敢死队则伪装成茶叶商,从土耳其边境潜入伊朗。

暗杀行动开始后,第一支由6人组成的敢死队被德军飞机空投到距德黑兰70公里的库姆地区,但他们刚一落地,便被苏联特工瓦尔塔尼扬率领的“轻骑兵”尽数擒获。原来,纳粹空降间谍的绝密情报已经被苏联人提前截获。

第一支暗杀小组被俘获后,德国人没有放弃。第二支暗杀小组随即隐秘的潜入德黑兰,隐身在市郊几幢别墅中,通过无线电将自己在德黑兰的一切行动细节发给柏林总部。为避免漏馅,他们打扮成当地人模样,身穿阿拉伯长袍,戴着头巾,部分人甚至还能说熟练的波斯语和阿拉伯语。

1943年11月30日是英国首相丘吉尔的生日,柏林方面指示暗杀小组:英国驻伊朗大使馆肯定会在这一天举行晚宴,邀请另两位巨头一起为丘吉尔庆祝生日,暗杀行动就在这一天进行。

接到命令后,暗杀小组迅速勘察英国大使馆地形,希望找到能够秘密潜入的方法。终于,在一番仔细勘察后,他们找到了一条通往英国使馆的下水道,准备潜入戒备森严的使馆里埋设地雷。

然而,特工们潜入下水道进行先期踏查时却发现,英国使馆的下水道出口早就被焊死了,而且还有卫兵站岗,防守十分严密。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既然英国使馆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德国人就将目标转向了苏联使馆。纳粹特工收买了一名经常出入苏联大使馆的东正教牧师,想跟着他混进使馆区,以便在夜间将5吨重的炸药埋藏在苏联使馆的地下。据德黑兰历史学家穆罕默德·亚克马蒂称,这名老年牧师是俄罗斯沙皇时代的遗老,对斯大林领导的苏联政府一向没有好感。纳粹掌握了这一情况后,向那位老牧师开出了5万英镑的价码,希望能收买他。5万英镑不要说在当时,即使是今天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够老人舒服地过后半辈子了。

然而让纳粹特工想不到的是,这名牧师得知他们的阴谋后,立即走进苏联大使馆说出了一切。两名试图收买他的纳粹间谍随即被捕,数天后他们企图逃跑时被苏联看守击毙。

随着时间的流逝,纳粹间谍们的行踪逐渐泄露,二战“三巨头”会晤的前几天,不少纳粹间谍已相继被捕,但仍剩下一些“漏网之鱼”在继续行动。

由于美国大使馆独处一地,离英国和苏联使馆有几公里,几名纳粹间谍便在英、苏使馆到美国使馆的必经之路上选了“最佳射击点”埋伏起来,想等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车队路过时,杀他一个措手不及。他们计划由一组枪手先将罗斯福座驾的车胎射穿,另一组枪手则用机关枪将罗斯福的座驾打成马蜂窝。严谨的甚至有些古板的德国间谍甚至还预先计算出了成功暗杀罗斯福所需要的精确时间:5分09秒。

然而罗斯福根本没给他们机会。一天下午,在重兵保护下,罗斯福拜访了住在苏联大使馆的斯大林。在大白天,纳粹间谍们不敢下手,而且罗斯福的警卫力量异常机警,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既然出去了,夜里总要回来的吧?到了天黑时再下手更容易些,于是纳粹间谍们耐心的继续潜伏在路边。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罗斯福跟斯大林交流到了深夜,竟然在苏联使馆住了下来,没有再回美国大使馆。等了一天一夜的纳粹间谍无果而返。随后,他们又将路边截杀的目标锁定在丘吉尔身上,但同样没找到机会。

到了最后,潜入德黑兰的大部分纳粹间谍要么被盟军特工逮捕,要么被击毙,但希特勒仍不死心。据当时曾在伊斯坦布尔德国贸易代表团工作的亚莱克斯·斯克米特回忆称,为了能在德黑兰成功暗杀“三巨头”,纳粹党卫军甚至打算采用最匪夷所思的手段。

当德国“远跳行动”总指挥斯科尔采尼发现派去的间谍几乎全部落网的时候,他竟然想出了近70年后才被恐怖大亨本·拉登实施的所谓“创意”:用装满炸药的轻型飞机去撞击苏联大使馆,以引起爆炸。

他们找到了一个愿意去执行这次“自杀式”任务的纳粹飞行员,但这名飞行员却让希特勒失望透顶。他驾驶装满炸药的飞机飞到了德黑兰上空,不过,不知什么原因他在路上“耽搁”了很多时间,当飞机抵达德黑兰时已经是1943年12月2日了。这时德黑兰会议已经结束,“三巨头”也已离开德黑兰打道回府了。更何况,在当时没有任何卫星定位手段辅助或地面指引下,一架飞机想在一座城市上空准确的找到某个地面目标并实施撞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这样,纳粹德国精心策划的针对二战三巨头的“远跳刺杀行动”,以失败告终,坐镇柏林的斯科尔采尼只能无奈的叹息。

事实上,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三巨头”德黑兰会晤期间,德黑兰到底有多少名德国间谍在活动目前仍然是个谜,当年苏联情报机构估计数目约有1000人。

这次刺杀行动曾一度被认为仅仅是电影中的情节而已,多年后经俄罗斯情报部门解密文件披露,世人才知道,原来这是真实发生过的。

后来的研究显示,纳粹间谍之所以敢于在二战时的伊朗实施如此疯狂的刺杀行动,与当时的伊朗王室有一定关系。当时,中东大体上仍属于英国传统势力范围,伊朗国王礼萨·汗也是英国人扶植上台的,但礼萨·汗却一步步投入了德国人的怀抱。二战爆发前夕,德国势力几乎渗透到了伊朗的每一个领域,在伊朗工作的德国专家超过5000人,军队基本装备德系武器。当然,德国的目标不只伊朗,整个阿拉伯地区都是纳粹渗透的目标。

同盟国再三权衡之下,认为伊朗将成为决定未来战争走向的关键因素,只有控制伊朗,才能保障反法西斯盟国之间战略资源的安全流动。于是,英国和苏联决定联手与伊朗方面交涉,但遭到伊朗国王礼萨-汗的拒绝,后者还暗中加紧训练部队以等待德军南下救援。

1941年7至8月,英苏不断要求伊朗驱逐德国人,均遭后者拒绝。鉴于苏联战局已岌岌可危,苏联和英国决定于8月25日向伊朗开战。英苏两国军队速战速决,一路高歌猛进,9月17日,英苏两军举行了盛大的进驻德黑兰仪式。第二天,礼萨·汗国王在英军刺刀“监护”下离开德黑兰,其子巴列维被扶上王位。

国王虽然更换了,但亲德势力没有那么快被清除干净。当美英苏德四国间谍在伊朗展开腥风血雨的生死谍战时,年轻的伊朗国王对希特勒仍然抱有幻想,所以纳粹间谍能够轻易地在德黑兰四处行动。

然而1943年11月,美苏等同盟国大使在伊朗国王的宫殿中与巴列维进行了秘密会晤,并向他发出了清楚的信号:如果“三巨头”在会晤时期发生任何不测,伊朗王室都将被立即废黜,伊朗将变成共和国。听到这番警告后,巴列维立即切断了所有与柏林的联系,纳粹行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支持。

1946 年,参与挫败纳粹刺杀行动的苏联特工瓦尔塔尼扬,在伊朗德黑兰与戈阿尔结了婚,并在伊朗又工作了6年。戈阿尔是跟随父母刚从亚美尼亚的列宁纳坎来到德黑兰的。

1951年,他们获准暂时回到苏联,进入外国语学院学习,为新的国外工作做准备。1968年,瓦尔塔尼扬获得第一个军衔——上校,这也是他唯一的军衔。

1986年秋天,他们结束了最后一次国外工作,回到了莫斯科,重新开始他们作为苏联公民的生活。此时的他们对俄语都已经变得生疏。为了不暴露身份,瓦尔塔尼扬夫妇在国外被禁止讲母语,甚至禁止养育孩子。

瓦尔塔尼扬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戈阿尔被授予红旗勋章,以表彰他们对苏联的巨大贡献。瓦尔塔尼扬是在和平年代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的第一个地下工作者。几个月后,戈阿尔退休,瓦尔塔尼扬工作到1992年。

在长达43年的国外工作中,瓦尔塔尼扬夫妇获取了政治、军事、经济与科技等各方面的情报。有的情报密级极高,有的情报价值连城,也许200或300年以后才会解密。他们提供的宝贵情报使得苏联没有花费多少资金就直接得到了科研成果,为苏联科学界节省了10至15年的时间。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签署表彰他们夫妇的文件时,才惊讶地知道他们为苏联做过那么多工作。然而精通八国语言的瓦尔塔尼扬一直非常低调,直到2000年,他的特工身份才被曝光。

有趣的是,瓦尔塔尼扬和爱妻戈阿尔在一起生活了66年,但却前后举办了三次婚礼。第一次是1946年在德黑兰,是因为爱情而结合。第二次婚礼是1952年两人回到苏联学习的时候,是为了得到祖国的承认。第三次是在欧洲,这次是因为工作需要,为了完善他们潜伏身份的假履历。虽然再次穿礼服,戴戒指,再次出现证婚人、来宾、鲜花、礼物和婚宴,但两人始终将第一次举行婚礼的日子当做结婚纪念日。

瓦尔塔尼扬的事迹经过艺术加工,于1980年被拍摄成经典电影《德黑兰1943》,由法国影星阿兰·德隆领衔主演。这部电影于1981年获莫斯科国际电影节金奖。

2007 年,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外孙女西莉亚·桑蒂斯专程飞抵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参与拍摄一部讲述俄英关系历史的系列纪录片,并与其外祖父当年的“救命恩人”格沃尔格·瓦尔塔尼扬亲切会面。

2012年1月10日,格沃尔格·瓦尔塔尼扬这位苏联传奇特工因患癌症,在莫斯科的波特金斯基医院逝世,享年87岁。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