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个周末连发两起枪击案——“家外”舞大棒,“家里”枪声响

原标题:美国一个周末连发两起枪击案——“家外”舞大棒,“家里”枪声响

俄亥俄州枪击案现场

上周末,美国接连发生两起枪击案,举世震惊。上周六(8月3日),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一名21岁的白人男青年手持AK-47闯进沃尔玛超市,对手无寸铁的人群进行“无差别射击”,造成至少22人死亡(8月6日最新数据)。上周日(8月4日)凌晨,俄亥俄州代顿市,一名24岁的白人男青年先在车中杀了自己22岁的妹妹,随后在一家酒吧疯狂扫射,造成9人死亡,凶手开枪不到一分钟,被警方当场击毙。

14个小时之内,两座城市,两起枪击案,至少29人死亡。在无数人流泪痛惜的同时,一连串疑问暴露在公众面前,到底是什么样的社会塑造了这两个极端野蛮的杀人狂魔?枪支自由究竟是福还是祸?枪击案频发,是否揭示了美国社会深层次的矛盾与撕裂?

“我很荣幸领导这场夺回国家的战斗”

德州枪击案发生后,埃尔帕索警方在沃尔玛卖场外将疑犯抓获。警方确认,凶手是21岁的白人男子帕特里克·克鲁修斯。警方称,此案“与潜在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有关”。

克鲁修斯住在离事发地埃尔帕索9小时车程的德州艾伦市,和父母、一个双胞胎妹妹和一个哥哥住在一起。

克鲁修斯的一位同学佩奇表示,克鲁修斯“就是班上那个安静的书呆子,他很少说话……很难记住很多关于他的事情,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脱颖而出,也没有表现出来。”佩奇说,克鲁修斯在课堂上有一些奇怪的习惯,比如挖鼻孔、吃皮痂之类,因此同学们认为他是个怪人。佩奇认为克鲁修斯遭受过校园霸凌。“如果说他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我一点儿也不惊讶,他确实坚持自己的种族。”克鲁修斯的社交网站个人主页则透露了他的日常—— “每天花8个小时在电脑上”,“工作通常很糟糕”,只是想“随波逐流”,“并没有真正的动力去做任何超出生活所需的事情。”

据美国媒体报道,克鲁修斯的父母离婚了,母亲是一名护士,后来再婚。克鲁修斯现实中是一个“非常孤僻,非常冷漠的人”,每天都穿同样的衣服——卡其色裤子和白色T恤,看起来经常“蓬头垢面”,平时不怎么跟人交流,喜欢养宠物蛇,“总是单独一个人。”

随着对事件调查的展开,一份据称是凶手在行动前发布于网络的宣言《难以忽视的真相》浮出水面。宣言开篇表达了对造成51人死亡的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的支持,并称此次德州枪击针对的是“入侵”德州的西班牙人,“我只是在保护我的国家不受外来文化入侵和种族被取代。”

宣言痛斥了美国“从内到外腐化”的现状,表达了对拉美裔移民的强烈反感与“恐惧”,认为在民主党的迎合下,这些移民“正在入侵德州”并终将“控制地方政府”,德州早晚会成为“民主党的大本营”。宣言还对自动化影响就业机会表示担忧,认为只要就业机会稀缺,就不应允许移民继续进入美国。“移民只会对美国的未来有害”。宣言最后还说,“媒体无论如何都可能会称我为白人极端主义者,并指责特朗普的言论……我很荣幸领导这场从毁灭中夺回我的国家的战斗。”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至少有三起大规模枪击案(包括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和加州犹太教堂枪击案)的凶手,在施暴之前于网络论坛上发表种族主义宣言。这些文章似乎都经过精心设计,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

美国司法部门称,德州枪击案现已被定性为“本土恐怖主义事件”。德州检察官埃斯帕萨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德州枪击案枪手克鲁修斯将面临蓄意谋杀的指控,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死刑。

“一切都将被毁灭”

而在不到14个小时后发生的另一起俄亥俄州大规模枪击案中,凶手被证实是24岁的白人男青年康纳·贝茨,他在开枪不到一分钟即被警方当场击毙。

在社交网站上,贝茨的个人资料显示,他是代顿市辛克莱社区学院的一名学生,他把自己描述为“抗压能力强,快速学习者,渴望超出预期。”公开记录显示,贝茨登记参加投票,并把他所属的政党列为民主党。他之前惟一的违法行为是在2013年和2014年的两次超速驾驶纪录。

然而,现实中的贝茨并非如他所描述的那样积极向上,早期曾有迹象表明贝茨有心理问题。据美国媒体报道,贝茨的四名以前同学说,贝茨有一份他想要杀害或伤害同学的“暗杀名单”。这份名单分为两栏:列有男孩的“杀人名单”和列有女孩的“强奸名单”,而贝茨的妹妹,就在名单上。

同样在名单上的贝茨同学斯宾塞·布里克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贝茨在高中的时候有点儿抑郁”,但他不知道是什么促使当时还是大二学生的贝茨把他和贝茨妹妹列入名单。另一位贝茨的中学女同学称,贝茨曾幻想把她绑起来,然后割断她的喉咙。她说,贝茨意识到这些想法很怪异,是不正常的,并感到害怕。这位女生随后将这件事告诉了美国警方,但没有得到警方重视。

康纳·贝茨

“他总是有点儿古怪,常常穿一身黑,然后开玩笑说有人要死了。我似乎能在他周围感受到一股‘暗能量’,这是一种‘我恨所有人’的感觉”“贝茨经常模拟向其他学生开枪,并多次威胁要杀死自己和其他人。”“他在高中时曾遭受欺凌”,这些都是同学们对贝茨的描述。而在贝茨名单上的女生,大都曾经拒绝了贝茨的追求。一位不在名单上的同学说,每当和贝茨一起出去玩的时候,贝茨都会谈论暴力,并对女性恶语相向,比如称她们为“荡妇”。

据《代顿每日新闻》报道,通过查看贝茨以往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帖子,可以看到十年前,他就经常发布一些写有怪异短语的照片,例如“一切都将被毁灭”“绝对的大屠杀”等。另据报道,贝茨曾因为在浴室墙上列“暗杀名单”而被学校停学。辛克莱社区学院的官员表示,贝茨在2017年注册了心理学课程,但他今年夏天并没有安排上课时间。据美联社援引当地政府消息,凶手当时“全副武装”,身穿防弹背心,戴着面罩和听力保护装置。携带了一把223口径的步枪,和至少100发子弹的大容量弹匣。

代顿市市长惠利表示,如果警方出动不及时,这一地区“今天可能会有数百人失去性命”。目前贝茨的犯罪动机仍在调查中。

都是枪支自由惹的祸?

两起骇人听闻的枪击案发生后,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再次摆在美国公众面前:自由持枪,是福还是祸?从控枪的舆论环境来看,美国近年来对于枪支管制的呼声越来越小。皮尤研究中心在2018年秋季进行的调查显示,在过去二十年中,美国人已经从大多数支持枪支管制转向了对“美国人拥有枪支权利”的认同。即便在发生了多起轰动一时的校园枪击案后,这种趋势仍然存在。

数据显示,美国人所拥有的各类枪支数量总计2亿至3.5亿支,几乎人手一枪。在南方一些城市,如在有1700万人口的得克萨斯州,枪支数量高达6800万支,平均每个人持有四支枪。美国华人律师崔先生对本报记者说:“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中规定:‘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枪支在美国人眼中不单单是一个武器,更象征着对至高无上的‘个人权利’的保护。”

然而在控枪问题上,民主党和共和党存在很大分歧。美国前总统、民主党的奥巴马曾实施了一系列管制枪支的措施,比如严格规范枪支交易背景调查、严厉打击非法买卖枪支等。共和党则认为奥巴马此举违背了宪法精神,侵犯了公民的个人权利。共和党的特朗普一直反对奥巴马的控枪举措,2018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呼吁推翻宪法第二修正案中对于持枪权利的规定,特朗普总统表示“门儿都没有。”

克鲁修斯

而在政府之外,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也使得控枪之路举步维艰,那就是利益集团。崔先生说:“在美国,利益集团对政治的影响不可谓不大,他们通过院外游说、宣传、提供政治献金等方式对政府施加压力,迫使政府制定出符合他们利益的政策。全国步枪协会(NRA)是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目前拥有会员近500万人。早在1999年,《财富》杂志的一项调查就显示,NRA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它是共和党的‘传统金主’,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曾得到过NRA的资助。”所谓“吃人嘴短”,利益集团绑架政治,一直是美国政治的一大特色。NRA更自称是“美国首屈一指的宪法第二修正案捍卫者”,想要废除或修改它都需要满足非常严苛的条款。

西班牙《世界报》刊文称:即便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枪击事件,在任何美国武器经销商眼中,都意味着更大的商机。他们并不担心政府会控制武器销售,恰恰相反:恐惧会促使美国人购买更多的自卫武器,而点地努力。

歌声里的坚强

后来一个韩国朋友说,在韩国街道上擦鞋挺赚钱的。我觉得不错,我是农民的孩子,这算什么,就做起来了。我请一位韩国技术员教我擦皮鞋。我能走出最困难的时候,骨子里靠的还是妈妈那股韧劲。

我好像是为了歌唱而生的。从小我就喜欢唱歌,邻居根据我的歌声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出去。困难时期快过去了,我想开一场演唱会,主题就是“感恩”。在那场音乐会上,我最动情的歌是《烛光里的妈妈》。特别感谢我的恩师能写出这么好的歌,我每次唱这首歌的感觉都不一样。观众席里如果有老妈妈,演出的时候我就和她对视,感觉那就是我妈妈。音乐会结束后,女儿说我变了很多,前四年我一直没有勇气跟我妈妈说再见,我用那场演出、用这种仪式跟她说了最后一句“再见”,然后我真的放下了。我重回舞台,曾经倒下的支柱又立起来。女儿说,很庆幸我在这个年龄段走到人生低谷,往后只会越来越好。

“我们一家人再也不要分开。”妈妈说这句话时声音不高,但非常有力量,一下就刻在了我的心里。感谢妈妈给我这样一种力量,一种看不到摸不着的力量。人生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了女儿以后我很幸福,感谢女儿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支持我,感谢她一直在我身边。希望女儿继承她奶奶的品质,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坚强面对。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的,走过去是另一片天。 本报记者 李子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