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大叙事下的爱国者

原标题:宏大叙事下的爱国者

宏大叙事

宏大叙事的说法来自后现代理论,利奥塔对之有比较详细的讨论,但是他反对宏大叙事并解构了宏大叙事。

利奥塔认为宏大叙事中包含有未经批判的形而上学,因此他主张“后现代”的基本态度应该是“不相信宏大叙事”,并以此凸显叙事和知识的关系,从而对启蒙以来的现代理性主义传统展开了深刻的反思。因此利奥塔提醒人们在面对总体化时注意差异的根本重要性,也鼓励人们站在差异一边行动。

什么是宏大叙事?

利奥塔将之解释为一种“证明科学知识的合法化话语的合法化叙事”。

多罗斯·罗斯认为:“宏大叙事必然是一种神话的结构,也必然是一种政治结构,一种历史的希望或恐惧的投影,这使得一种可争论的世界观权威化。”这里的政治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国家或者社会治理的政治内涵,更是一种将某种意志强加于人以强凌弱的权力政治的内涵。

宏大叙事往往和意识形态脱不了干系。诸如“一切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一部中国历史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和发展的历程”之类的说法都带有“宏大叙事”的性质。再比如“我们走了一些弯路”这样的表述就是典型的宏大叙事。

爱国者

汉武帝时,匈奴派使请求和亲,汉武帝和大臣朝议此事。有建议拒绝和亲并对匈奴开战的主战派,也有建议同意和亲反对开战的主和派。

主战派的大行令(相当于外交部礼宾司司长)王恢是燕地人,他目睹了很多次匈奴和亲后出尔反尔的情形,加之大汉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综合国力蒸蒸日上,因此他认为没必要再和亲了,他建议汉武帝:“不如勿许,兴兵击之。”

主和派的御史大夫韩安国则认为“千里而战,兵不获利”,拒绝和亲后轻启战端不仅没有好处,反而会葬送几十年的建设成就。

两边一辩论,朝中的大臣们纷纷表示支持韩安国的意见。

于是汉武帝答应了匈奴的和亲请求。

当时山西马邑有个叫聂壹的商人,常年从事汉匈之间的走私生意。这个走私商最大的优点就是爱国爱汉,最大的特点就是有全局思维。聂壹看到匈奴常来骚扰,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虽然匈奴是自己的主要生意对象,但是国家面前无生意,不要用金钱来衡量爱国者的感情。

聂壹很快就找到了王恢:“匈奴在边界经常侵犯,总是一个祸根。与其屈辱和亲,不如主动出击,我们可以把匈奴引进来,打他个伏击,干掉了单于,永绝后患。”

王恢问:“你有什么办法能把匈奴引进来?”

聂壹说:“我买卖做得大,匈奴人都认识我。我可以假装带路党,把单于带到马邑。到时候您只管把大军埋伏起来,等单于一到马邑,您就可以截断他们的后路,活捉单于。”

真是个“天衣无缝”的作战计划。

这里多说一句,从《汉书》记载来看,汉武帝本人其实也是个主战派,只是迫于舆论才答应的和亲。果然不久之后汉武帝就坐不住了,准备找机会对匈奴出兵作战。

蠢蠢欲动的最高统治者加上两个大义凛然的爱国者,那个教科书般的灾难计划得以逐步实施。

按耐不住的汉武帝在和亲后很快就再次下诏召集朝议,只不过这次讨论的是对匈奴作战的问题。

主战派王恢立刻表示:“从前的代国在北边抵御胡人,在南边有中原强国环伺,但是自己国内的生产建设一点都没落下,胡人根本不敢轻易冒犯。现在匈奴为啥敢经常侵扰我大汉?主要是不害怕我们,因此我建议应当主动出击,一次把匈奴打到怕。”

主和派韩安国针锋相对地表示:“当年高祖皇帝那么勇猛,不照样在平城被围困了七天?解围之后,他不仅没嚷嚷着复仇雪耻,反而派人和亲,为我们的国内建设争取了宝贵的和平。高祖的行为告诉我们作为君主要时刻以天下人的利益为考量,切不可因为自己个人的脾气,伤害了天下人。”

就这样,双方谁也不能说服对方,加上朝臣也看出来汉武帝是个主战派了,大家都不肯发表意见,朝议自然没有结果,最后还得汉武帝拿主意。为了增强武帝信心,王恢把自己和聂壹谋划的作战计划和盘托出。这个计划正中汉武帝下怀,于是他立刻下令对匈奴开战。

元光二年,汉武帝派遣三十万精兵,命韩安国、李广、公孙贺等率军埋伏在马邑附近的山谷中;王恢率军从侧翼袭击匈奴的辎重并断其退路,以期一举全歼匈奴主力;同时派聂壹前往匈奴诱敌。

聂壹在匈奴的诱敌活动很成功,单于亲率十万大军准备进占马邑。可在行军路上,单于看到有很多无人看管的牲畜。单于虽然贪婪,但并不是傻瓜,很快就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匈奴大军此时正好抓住了雁门尉史,这个尉史很快就把汉军的埋伏计划出卖给了单于。单于大惊,立刻下令撤军,汉军的埋伏计划失败,而负责侧翼进攻的王恢也没有出战,匈奴大军得以全身而退。这就是著名的“马邑之围”。

宏大叙事下的爱国者

马邑之围失败后,爱国者王恢被抓,太后为之求情,汉武帝非常生气,坚决不肯:“当初提这个作战计划的就是王恢,我就是听了他的意见才征调的几十万精兵,结果单于根本就没上钩。单于不上钩也就算了,王恢明明有机会袭击辎重的,可是他没有。劳师动众却没有一点结果,现在不杀了他怎么应付士大夫的舆论?又何以谢天下?”王恢只得被迫自杀。

马邑之围标志着汉匈之间脆弱的和平彻底破局,从此拉开了汉匈大规模战争的序幕。

另一位爱国者聂壹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处罚,但是估计日子并不好过,因为他全家为了“避怨”都改姓了张。据说曹魏时期的张辽正是其后裔,看看张辽剿灭乌桓的事迹,倒还真有些乃祖之风。

自古以来我们并不缺爱国者,我们并不否定大多数爱国者的热血。只是王恢、聂壹这样宏大叙事下的爱国者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只不过是封建统治者军事冒险的借口和牺牲品而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