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鱼肠”李媛:我已经做好不红的准备了

原标题:专访 |“鱼肠”李媛:我已经做好不红的准备了

《长安十二时辰》完结的当天,李媛发了个微博。

“有恩必报,从未后悔。长相思,在长安。”

铿锵有力,落地有声。

如同她饰演的角色“鱼肠”

“既然大家都一起工作了,那就谁也别掉链子”

第一次接触到“鱼肠”这个角色,李媛觉得阴错阳差。

尽管之前曾同导演曹盾在《时尚女编辑》中就有过合作,但出演这个角色却是在意料之外。

“剧组之前找过别人,当时定的那个鱼肠也属于有西域感、稍微有点混血的那种。但不知道为啥没谈妥,后来我就接拍了。”

觉得剧组靠谱,一口答应是李媛的性格。

以“爽”为演戏第一要义的她,性格是妥妥的北京大妞:讲义气,直爽,快人快语。自称愿意“接受任何角色”,但也有“既然大家一起工作了,那就谁也别掉链子”的前提

决定出演后,刚到拍摄基地没多久,李媛就被剧组叫过去进行训练。

一切都是陌生的。

鱼肠的戏份主要在打戏,一招一式,都要符合剧里“赏金猎人”的设定。尽管部分高难度动作有替身分担,但李媛还是扎扎实实训练了两个多月。

剧中,虽然鱼肠出场次数没主角多,但剧组对质量有高要求,每一场达不到要求,就要重拍。

训练棚离住的宾馆差不多有40分钟,每天练完回去,就除了躺着什么也不想干,“我不想洗澡,就想这么脏着,躺在这床上,当时真的累,感觉都要自闭了。”

“我跟雷佳音站在灯楼上的时候,都有点怂了”

数月的训练,夜以继日,让李媛开始觉得游刃有余。

“太上玄元大仙灯”那场重点打戏,剧组纯手工用竹子搭了6米高的灯楼。按照剧情,鱼肠需要和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在上面殊死搏斗。

但真正站在上面,心里还是害怕的。

6米高的地方,还要旁若无人、身手敏捷地打来打去,李媛和雷佳音都有点怂了。

没办法,还是要咬着牙上。

作为曾经在《绣春刀2》时就合作过的伙伴,雷佳音和李媛在上一部电影里就有不少武打戏份。没想到,俩人在《长安》中重逢了。

剧中,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从开头承担拯救长安的任务,到最后成功挽救黎明百姓于水火,一直在打个不停。

聊到自己戏里的角色,雷佳音笑称自己是“一有台词的武行”。李媛也说,“太拼命了,之前《绣春刀》时还有点胶原蛋白,后来活生生给累崩溃了

后来回忆起这段打戏,李媛坦言,当时的拼命,让自己甚至有点想问,“为什么要做演员”。

“碰到《长安》这个剧组,是我的幸运”

为什么要做演员呢?

李媛想,或许是缘分吧。

一开始画画,给别人画插图,差不多三百块钱一幅。后来做模特,还跟春晓在最近大火的“新裤子”乐队MV中担任过主演。

有人说“这女孩上镜,一上妆就不一样”,不久就被人推荐,问要不要演戏。

那就试试呗。

演《时尚女编辑》葛一青的时候,李媛觉得自己还是懵的。

尽管编剧赵赵说这个角色就是量身定做,眉眼性格都同剧中人物有相似性,但现在回想起来,李媛还是觉得自己当时“不太懂什么叫演戏”。

可能还是有些天赋吧。后来拍《野鸽子》,李媛突然发现,琢磨着用自己看过的卡通片的语言逻辑,那种有点浮夸但重点突出的说话方式,会比较靠近人物,起到不错的效果。

突然间,似乎就明白了:原来说话时的抑扬顿挫,也能表达很多情绪,也能为戏份增添光彩。

李媛觉得,碰到《长安十二时辰》这个靠谱又用心的剧组,是她的幸运。

剧组中,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合作十年以上的老伙伴,尤其是曹盾的摄影组们。在现在这个社会,有传承意味的师徒制班底已经不多了。

“拍的时候,我真的挺自豪的。不仅因为剧本磨了好几年,很成熟,这个角色也有挺大的表演空间。而且我们自己的服化道,就我一个学美术出身的看来,都是大写的服。”

“其实老曹的《海上牧云记》就拍得很不错了,《长安》又上了一层。老曹不是个特别爱跟我们分享他心里怎么想的人,话不多,但爱琢磨。他看东西很细,又参与编剧,会关注到很多东西,所以长安其实每个人物都挺丰满的。”

“妈,那是鱼肠断臂,不是李媛”

尽管曾经存在争议,但李媛说,她爱鱼肠这个角色。

看剧本的时候,她就发现这个角色很丰满。虽然后来播出时有些戏份删掉了,但鱼肠在她心里,是个“特别能为爱奉献的女人”。

之前“像个游魂”,从小打打杀杀惯了,不去想目的,不去考虑太多,“但遇到龙波以后,觉得他做的事有意义,于是就选择跟随,哪怕是牺牲自己”。

这种不计回报、飞蛾扑火般的爱情,虽然从现代视角,看起来似乎有些“恋爱脑”。

但李媛觉得,作为一个之前父母伤亡、无依无靠的角色,龙波的出现,对鱼肠来说似乎像是“给了个方向”。

“当然啦,要是我来写‘鱼肠的长安十二时辰’,我会觉得天天当个游魂也挺好,没感情搞事业也挺好的。

李媛说,鱼肠的角色从头被虐到尾,看剧本时看到她火中取铜钱的那段就看哭了。而自己“下线”的那天妈妈也失眠了,“看我断臂受刺激了,特地跟我说,你以后不要演这种角色了”。

她大笑起来,“我说妈,那是鱼肠断臂,不是李媛。”

“易烊千玺这孩子挺不错的”

《长安》是个有爱的剧组。

鱼肠“下线”的那天,饰演崔器的蔡鹭专门给李媛画了条鱼,底下还有几条黄色的线。

李媛看到,问他,“你这给我画的什么玩意儿”,蔡鹭回说“鱼肠”。

“把我气死了简直。”

私下里,李媛同“徐宾”“崔器”等关系都很好。大家经常聚在一起,互相吐槽,互相做表情包。

“挺骄傲的,挺骄傲的。我们这群人,真的都想做个好演员,演好戏。”

尽管没交流过太多,只跟易烊千玺演过一场戏,但李媛觉得“这孩子挺不错的”。

“那个时候他还录着《街舞》好像,反正挺忙的,岁数也很小,但我俩演戏的时候,我发现状态都挺对的,他身上有一股劲儿。我给他的东西,他接住了,我们俩交流上了。”

戏中,李媛需要踢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一脚。

踢完,她赶紧问:没事吧?我刚刚踹你那一脚。四字弟弟回说,没事没事。

“他是愿意好好学习演戏的,虽然我们毕竟就拍了一场,但他很长的台词都记得住,也很有李必那种少年老成的感觉,沉得下去。

“一个团队,大家拧成一股绳的时候,往一个地方使劲儿,真好。我会为自己是团队一员感到荣幸。”

哪怕在戏里被拿大剪子剃头差点剃秃,华丽的唐装就穿过一次,杀车夫一个镜头拍了几十遍,吊着威亚不断从二楼飞到三楼,李媛还是觉得演得嗨。

“雷佳音当时问我说,你干嘛啊?要疯啊?我就开玩笑说,是啊,爽啊!好角色演起来真的爽。可能我心中觉得好玩的角色还不多,没太多机会接触到。”

关于演戏,李媛觉得,把人物琢磨透很重要。

“我比较倾向自然派的方式。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真听真看真感受’的方式很多时候行不通。你说你要演个杀人犯,怎么可能先感受一下?不可能,都是技术问题,你需要在演之前对角色有充分的了解。”

“譬如,我现在接到一个角色了,那你就按照一个表开始捋:我多大了,是哪个时代的人,家里有几个亲人,爸爸妈妈离没离过婚,有几个兄弟姐妹,分别是什么样的,我有什么爱好。如果你把这种人物关系捋得特别细,很多小细节都确认了,你就知道自己是干嘛的了。”

她有点兴奋地告诉我,前几天刚看了英国老戏骨安东尼·霍普金斯出演的《李尔王》。

“这个不同于之前的作品,是现代版的,我看了觉得有点脑路清奇。霍普金斯在里面那个气场绝了,岁数那么大了,可是长篇台词说下来特别顺,中气十足。”

说到这,她眼睛有点发亮,“我不敢追求这样好的状态,但我真的觉得他好厉害。

“我已经做好一辈子不红的准备了”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鱼肠,其实算李媛的第二次小成功。

《滚蛋吧,肿瘤君》中的夏梦气场强大,个性十足。这个角色,就曾“火”过一阵。

但李媛却说,自己已经做好一辈子不红的打算了。

“红了又怎样?钱可能多点,能让你出去嘚瑟,但我也不是嘚瑟的人。我只想把戏演好,人开心就好了,高兴就好了。”

“我可能挺性情中人的。能聊到一块儿去就聊,聊不到一块儿去我就不吱声,期望不会太大。能接到《长安十二时辰》的戏,我觉得我好幸运。然后幸运完了,可能我就回到自己比较平常的状态了。”

专注于自己的角色。必要时发表意见。坚持自己爱的事,坚持做自己。

看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但面前的她却看起来很轻松。

“我在等好角色。万一接不到合适的角色,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没太乱花钱,都攒着呢。

“都35岁的人了,有点幼稚是不是?

采访、作者、编辑:娜塔莉·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