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象限之眼》确定排片 演员曲家辉:一切都准备就绪

原标题:网剧《象限之眼》确定排片 演员曲家辉:一切都准备就绪

网剧《象限之眼》将于2019年8月26日在爱奇艺上映(已确定排片)。

网剧《象限之眼》是在悬疑类型元素包裹下的刑侦罪案剧,曲家辉在片中饰演实习民警马承华。记者借这个机会采访了曲家辉,他说:“很期待这部网剧的上映,这个角色是跟着影片中的刑警队长安邦破获了一起特大制毒贩毒案,在调查真凶的过程中逐渐揭开真相,每场戏我都很认真,希望剧里的马承华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对细节不停地推敲、脑补的过程,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挑战。”

从上面的言谈,你可以感受到曲家辉具备成为一个好演员的潜质。

12岁进入校管乐队学习长号、14岁加入校街舞社,15岁离开家乡进入艺校、19岁进入大学表演系专业……对于刚刚以演员身份步入社会的曲家辉来说履历有着清晰的脉络,令人意外的是,他对演员这个职业竟然有了清醒而深刻的认识。曲家辉说:“越向人生的深处走,发现可以“结伴同行”的人就越来越少,演员,这条路真的不好走,的确街舞综艺更容易成为流量明星,可以与之相比我只希望成为一名好的演员。”

从2009年第一次跟同学跑出去当群演到后来上大学时凭借短剧《喜讯》拿奖,一晃中间经历了8年,曲家辉从来不挑角色,但他心里有一杆秤——只选择好的剧本。他演过的角色非常多但是没有一个是浅尝辄止的,回忆起试戏的经历,曲家辉说:“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矛盾,在试戏之前看着身边俊男美女我会有点儿自卑,可是当看着别人试完戏,轮到自己试戏的时候就会非常自信,因为我知道我比别人演得好。我觉得当一个演员首先要把自己当一块橡皮泥,捏成角色、下一部戏再变换新的形状和角色。”

接受正统的学科教育可以让一个演员了解到很多表演的技法,然而真正让曲家辉理解到什么是表演,还要从《恋爱的犀牛》这部话剧说起,曲家辉说:“或许是当时自己的状态和剧中人物的经历有了某种重叠,读台词的时候感觉像是在说自己,眼泪嘭就出来了。无意识地感受到心路与角色状态一致,不再模仿而是真的感同身受,仿佛一下子开窍了。演员、角色、观众之间的链接就是情感,只有这个是共通的,真实的。”

“我们演员在现场有时候很难相信眼前的东西是真的,因为你看着他把死人托在哪里,怎么摆机位,怎么布置子弹,在导演喊开始的时候,有时候很难进入状态。但是,人的情绪有一把锁,成熟的演员知道自己的钥匙在哪里,也知道如何打开它。”没有人天生可以表演,曲家辉也受过挫折和打击。

刚刚毕业的时候,曲家辉曾经遇到一个机会,那个机会甚至可以让曲家辉通过男二的角色冲击国际电影节的奖项。而曲家辉因为情绪拿捏不到位被导演淘汰,错失了男二的机会,这对于一向自信的曲家辉来说是个非常巨大的打击。

“学表演八年建立起来的信心像大厦一样崩塌,我从导演那个屋子出来就开始哭,甚至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这个行业,之后的一年我连玩狼人杀的自信都没去,总会觉得别人会识破我。从盲目自信到客观认识自身的不足,我花了很长时间来重新认识自己,认识这门艺术,以及如何找到自己的钥匙。在这之后我接到一部戏,尽可能的把自己沉浸在角色里,走进角色的内心,听角色讲他的故事,就好像你当时正站在他身旁,又或者你就是他,他在讲他的事,又好像在讲你的事,这种感觉像是你穿越到另一个人身体里。那部戏让我把之前垮掉的信心重新构建了起来,并且比之前更坚固。或许演员这个职业,注定了在自卑和自信之间来回游走,在一路肯定和被否定中,你才会变的更好。

参演《八佰》,有一个中弹镜头,在拍那一个瞬间时,他很自然的泪流满面。曲家辉:“照明弹打上去把整个天空照亮了,下着雪有弹灰进入眼睛、有别人的血飞溅到脸上,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八十年前的场景,仿佛置身于真实的战场,那种哭喊、嘶吼的状态就会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那种投入的表演、自信的感觉又回来了。”不得不说,曲家辉绝对是一个会讲述的好演员,每次拿到剧本曲家辉都会分析内外环境、演员生存境况、面对什么样的梦想和现实、有什么矛盾点、有什么难言之隐等。

有天别人问曲家辉,如果不干演员了想干什么,他楞了有十几秒,他突然意识到学戏到拍戏这些年,他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曲家辉说“我走不到别的行业了,表演已经根植于内心了。

艺校30个同学,还在做演员的只有我一个,大学一个班15个同学只有三个来北京当演员。”

演员这条路几乎每天都需要抉择,一个真正聪明的人,往往都在做自己擅长的事,懂得与自己和解,眼看着身边的人去了各行各业,曲家辉也会对父母说,学艺术的人不会赚不到钱,只是暂时选择了过困难的日子而已。

但是这时的曲家辉说在这里,低下头说:“虽然有点儿自私。”每个人都需要解决生活的问题,生活还没有逼你束手就擒,往往是自己先选择投降。

曲家辉决定来北京,记者问他,北京对演员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曲家辉说:“北京剧组多、很多戏在这里筹拍,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性,我所有的执念都在戏上。

我从来没有把演员看成可以让我改变出身、飞黄腾达的职业,我只是觉得我可以做演员,而且我可以成为一名好演员,我坚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