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谈·Drew Sarich | 我们演员需要观众

原标题:对谈·Drew Sarich | 我们演员需要观众

9月20日至9月22日,《西尔维斯特·里维和他的朋友们:德语音乐剧明星音乐会》(以下简称德奥gala)即将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进行演出,五场演出均在开票后20分钟内售罄。我们邀请到了这次演出最意想不到的嘉宾之一:

德鲁·萨里奇

(Drew Sarich)

与我们分享关于他的作品、他的音乐、他个人和对这次意外之旅的期待。

关于德奥Gala

1

小编: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上海德语音乐剧gala的五场演出都在20分钟之内售罄了!对此你感觉如何?

Drew Sarich(以下简称DS):这太棒啦!我非常高兴看到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对剧院有浓厚的兴趣,能参与这个项目我很兴奋。

2

小编:你即将演唱音乐剧《伊丽莎白》《莫扎特》《蝴蝶梦》中的歌曲,如果你有机会出演这三个剧目,你想饰演哪个角色呢?

DS:我超想饰演莫扎特的!虽然我觉得我现在对于这个角色来说有点老了。鲁契尼也是个很出色的角色,我希望能有机会深入了解一下。说实话我对《蝴蝶梦》不是特别熟悉,我会多研究一下它的!

3

小编:这是你第一次去上海吗?如果可能的话,你想在上海尝试些什么呢?

DS:我爱食物。我真的超爱食物。我一直都很想尝尝当地美食。我们在美国倒是有一些“中餐”,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非常肯定美国版的“中餐”一定有哪里出了错!!!我迫不及待想坐下来好好享受一顿当地美食啦!

《最后五年》

关于工作和角色

1

小编:最近你解锁了一个新角色:《蜘蛛女之吻》中的莫利纳。你是否有读过原著呢?如果有的话,原著有没有为你的表演带来启发?

DS:我在大学的时候就读过这本书,那可真是很久以前了。我曾经看过一部关于作者曼努埃尔·普伊格的纪录片,我试着把他的一些特质放入莫利纳这个角色中。还有一部很有意思的短片,短片聚焦于普伊格关于“顺从女性”力量的理论,而普伊格的理论基础则是三十年代与四十年代的电影和文学。作为一名异性恋男性,(再次)听到“女人习惯于让男人觉得自己在控制者的位置,从而控制他们”的这种理论很有趣。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女性依然在为获得平等权利而奋斗, “顺从女性”这一形象毫无吸引力,也无益于他人。然而,上世纪中叶的电影文学中充满了强大的女性形象,她们经常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利用那些认为自己处在控制地位的男人。我们在创造莫利纳时常用这样的形象。乍一看,他是个懦夫,他幼稚,愚蠢而充满恐惧,但他实际上处在操纵者的位置上。在故事的结尾,他被引导着站起来去面对自己行为带来的不可想象的后果。他证明自己比外表表现的更坚强。

《蜘蛛女之吻》

2

小编:你能用一首摇滚歌曲或者非音乐剧歌曲来形容自己的伯爵吗?

DS:《我对你施了魔法(因为你是我的)》——“尖叫的”杰伊·霍金斯

3

小编:你已经在各种各样的音乐剧中饰演了许多不同角色,有哪些角色是你在未来愿意去尝试的呢?

DS:那可太多了!比利·比格罗(《旋转木马》)基多·康提蒂(《九》)平克(《迷墙》)理发师陶德福特博士(《洛基恐怖秀》)托米.阿尔布莱特(《南海天堂》)……

4

小编:你能跟我们说一下新演出季的计划吗?有没有新的角色、新的剧目和新的音乐会?

DS:10月4日,我和我的乐队将在奥地利特劳恩的“Die Spinnerei”演出,下一场是11月21日,在维也纳的Stadtsaal(www.stadtsaal.com)。11月我还将在维也纳出演《血兄弟》。明年春天我将在曼海姆上演的《耶稣基督万世巨星》中饰演耶稣。另外我还将在维也纳的Volksoper再次出演《维瓦尔第》《大城小调》。详细的演出信息和日期,请访问我的个人网站www.drew-sarich.com!

《耶稣基督万世巨星》

《维瓦尔第》

《大城小调》

5

小编:你的哪个舞台角色最贴近你本人的性格呢?

DS:一开始没有一个和我相似的!然后,后来,我发现他们都和我很相配!

6

小编:你的角色是如何影响你的生活、性格和态度的?

DS能为角色学到新东西或从角色身上学到新东西我都很开心。《洛奇》需要我学拳击,卡西莫多莫利纳需要我学会一种截然不同的身体语言,《大城小调》中的罗伯特·贝克则需要我在表演时“做减法”,不去依赖我的“萨里奇小妙招”。

7

小编:有哪个角色你想成为他吗?

DS:成为他?永远地?不要哇!我做我自己还挺开心的!哈!

《艾薇塔》

关于音乐和个人专辑

1

小编:当你创作和准备制作一张专辑的时候,它是如何诞生的?你是先有一个概念,还是你只是先写歌,然后再用他们组成一个概念?

DS《寻找天堂》是第一张我先构想出概念的专辑,这样写歌会容易一些,但并不一定能让歌曲变得更好!我喜欢有一个固定的概念,而不是把写好的歌曲堆在一起,然后试图找到一个概念把它们串起来。不过我喜欢有条不紊地写歌。当你不刻意想着把歌放到一个项目中时,它们往往更真实。

2

小编:有没有歌曲是你写好了,但你不想演奏也不想录下来的?

DS:我发行过一张叫作《秘密》的限量CD,有那么点这样的意思。我把我为其他专辑写好但没有使用的歌曲放在里面,能给它们一个发光发亮的机会真是太好了!

3

小编《寻找天堂》这张专辑里面的歌词(大部分)都比较丧,曲调却都很欢快,这是有意为之还是自然而然就这样了?

DS在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光之后,我得为自己做点事情,而且我也刚好厌倦了写悲伤的歌曲。我想站起来跳舞,所以我写出的歌曲比过去更活泼。我喜欢当你听到一首歌的时候想:“我完全理解这首歌里发生了什么!”然后,过了几天你再听一遍时会觉得:“跟现在比我当时根本没听懂这首歌!”

寻找天堂演唱会

关于德鲁·萨里奇本人

1

小编:在俄罗斯的时候你说过会在ins上发布更多你的画作。我们会看到更多的画吗?

DS:当然!我只是得找到时间画画!哈!

2

小编:你有没有想过教别人你最了解也做得最好的东西?

DS:我曾经教过大师课。我喜欢这种方式。课程没有很多声乐部分,更注重于歌曲演绎。我认为这(对于歌曲的诠释)是做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唱得很美妙动听,但如果你不能通过这首歌讲故事那就没有意义了!

3

小编:如果出于某些原因,你没有心情去演出或去见粉丝,但你必须去做,你会怎么办?

DS:说实话,有时候我做的事情是一份工作。这就意味着你并不总能活力满满地去上班。有时候你的沙发和Netflix就是比工作更有吸引力得多!不过我发现我一上台就很高兴,然后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在SD见到人们我总是很快乐:看到自己的所做的事能愉悦其他人让我真的很高兴。我们演员需要观众!不然,只有我们穿着奇怪的戏服在台上跳舞,那可一点儿都不酷!

《巴黎圣母院》

4

小编:你能说出你性格中的三种特质吗?

DS:不安、创新、幽默和爱。

5

小编:你喜欢诗歌吗?你喜欢哪个流派、哪位作者?你有想过出一本诗集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吗?

DS:我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尝试过创作诗歌。从抒情性来说,我更能和音乐旋律产生共鸣。

6

小编:你去过了很多国家,并且正准备到访一个全新的国度。有没有一个地方是你很想去但是还没去过的呢?

DS:中国!!!!!!我九月就要去啦!简直迫不及待!!!

《变身怪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