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对自己天才之作的自我安慰、自我嘲讽

原标题:吴冠中对自己天才之作的自我安慰、自我嘲讽

吴冠中 江南水乡系列作品

我先认为北方农村是单调不入画的,其实并非如此,土墙泥顶不仅是温暖的,而且造型简朴,色调和谐。

吴冠中 江南水乡系列作品

荒郊苗圃,苗与土一般颜色,而其肌理精微入画,蕴藏无尽,真是沙粒中见寰宇。细察,早春的绿意已悄悄透露,一天青比一天。

吴冠中作品《双燕》

吴冠中 江南水乡系列作品

一道道的河,一排排的江南人家,参差错落是谁家,相似的门窗相似的山墙,即使走错道路进入别人的家,主人的慈祥犹如远近亲戚之家。这是我童年时代的故乡,这故乡消逝了,老屋、故人,连同故人的心肠一起消逝了。莫道这幅画只是记忆,是假的,其实是真的。

吴冠中 江南水乡系列作品

并非黄河之水,却是一条小河天上来,这条家乡的小河,祖辈的小河,流进游子的心脏,永不枯竭。

吴冠中 酱园 2000 新加坡美术馆藏

几年前到绍兴一乡镇访问,突然发现一家童年熟识的酱园,高门大白墙,白墙上仍然是硕大的黑体字“酱园”、“乳坊”,字体也是正宗传统衣钵,我情不自禁画下了这幅30年代的酱园遗老像,眼前又显现了爬梯子拌酱缸的父亲和小学同学那位酱园之家的娇小姐。

吴冠中 窗 2000 上海美术馆藏

古旧的木板墙,色棕黑,中央一个小小的窗,窗里全是乌黑,像一个黑的洞。洞口有小块红色与绿色,是孩子的衣帽?是妈妈的服饰?是盆花?住在阴暗陋室的主人还有闲境浇灌盆花?谁是主人?他忙于长街觅食,夜宿暗室;他是遗老,穷愁潦倒,种花自慰自嘲?

板墙木屋架空在河滨,屋下是更黑大的洞,在画家眼里铺成一大块黑色的面,既深邃,又显眼。深棕色的块,乌黑的块,结成凄怆的壁垒,壁垒镶嵌在浅灰色的石头构架中,形成现代绘画的平面割美。

窗里的人向往阳光灿烂的窗外世界,却不在意他的窗也居然点缀艺术的聚焦。

吴冠中 镇 2002 新加坡美术馆藏

去年,我画过密叶缝里一点一点的天空,今画这黑稠稠的村镇,其间闪烁着小块小块的白墙,黑白间自成悠扬之腔。若进入村镇,人声嘈杂,此腔消失。

吴冠中 江南水乡系列作品

苏州甪直小镇人家密集,前、后、左、右房屋挤碰,房檐与房檐几乎相接吻,门窗参差错落,怕鸽子也会认错家门。耐心的画家仔细描绘,一间屋连接一间屋铺展开来,最后画面效果倒又往往失去了那密密层层、重重叠叠的丰富感。是众多形象在争夺画家的视线:横、直、宽、窄、升、跌、进、出……造成了非静止感的复杂结构,其间交织着错觉,“错觉”是“敏感”的直系亲属。

吴冠中更多作品欣赏

吴冠中 房东家 布面油画

吴冠中对自己天才之作的自我安慰、自我嘲讽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国际艺术大观》所推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 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喜欢请点赞 分享朋友圈 也是一种赞赏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