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乙队23轮不胜!高层怀疑踢假球,球员:我报警了

原标题:中乙队23轮不胜!高层怀疑踢假球,球员:我报警了

云南昆陆成立于2017年,是云南唯一的职业足球俱乐部,2018年才升上中乙。不过最近球队内部起了一起纠纷,让这支小球队处于足坛的风口浪尖:云南昆陆俱乐部宣称收到消息,队内三名后卫樊群霄、赵哲与汤传顺涉嫌收到庄家黑钱15万踢假球。

但是俱乐部并没有证据直接证明这三人踢假球,或者收到庄家的15万。于是几天后,俱乐部又改口声称这三名球员“消极比赛”,每人罚款10万元,并处以三停,要求他们即刻离队自行反省。

云南昆陆到底有没有球员消极比赛?浙江毅腾的实力远高于云南昆陆,又是主场作战,云南昆陆丢2个球也实属正常,但云南昆陆与浙江毅腾的这场比赛确实有些反常的地方。

在与浙江毅腾的比赛中,云南昆陆的防线上演了一次集体走神的表演。在对手的边线球进攻中,从持球到传中禁区内多达6名防守球员全程都似乎心不在焉,负责前点防守的樊群霄只是象征性的起跳,冒顶之后也并未做出任何补救措施,而是目睹对方进攻球员完成射门。

表现不好,就是消极比赛?面对俱乐部的处罚,三名球员提出质疑。但云南昆陆要求他们自证清白要求球员自己把有问题的人找出来,否则“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愿放过一人。

除了本场之外,三名球员在其他场次的比赛中表现也一直是个谜。

中乙第2轮云南昆陆主场面对拉萨城投,在4球落后的情况下,主队云南昆陆曾一度扳回2球,但在比赛第71分钟拉萨城投的一次角球进攻中,出现了相当有趣的一幕:

昆陆后卫25号樊群霄面对来球,在与对方进攻球员的纠缠中,竟直接伸手在禁区内做出了一个拦网式的动作,随后当值主裁判果断吹罚点球,而拉萨凭借这粒点球也浇灭了云南队的反扑,最终取得了5-2的大胜。

在第3轮与武汉三镇的比赛中,云南昆陆再度出现了一个离奇失误导致球队遭遇逆转:在先进一球的情况下,武汉三镇利用一次禁区内的乱战将比分扳平,眼看比赛将以1-1结束之时,在第80分钟云南后卫后场持球时遭遇抢断,但其并没有选择回追而是不慌不忙的回头招呼着自己前场的队友。

面对这样的情况,昆陆的门将也选择了出击,但在稳稳出击将球摘下的情况下门将却又无缘伸脚结结实实踩踏在对方球员的身上,裁判果断判罚点球+红牌,云南昆陆遭遇逆转败北。

在与江西联盛的比赛中,云南昆陆的后防线依然是错漏百出。本场比赛鏖战至第85分钟时,双方还处于2-2的平局局面,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令人相当错愕。

江西队从边路的一次救球后,面对两名云南昆陆的防守球员轻巧送出了一次传中,而就是这个看起来毫无威胁的传球,却阴差阳错的撞在回防的球员身上,致使对手补射绝杀。而云南昆陆队的21号王欣欣,全程用散步与观望结束了自己的这一次防守任务。

目前中乙23轮踢完,球队8平15负竟然没赢一场球,目前球队处于中乙南区末位。但究竟是消极比赛,还是球员太菜?仅仅是根据场上表现,这是很难判断的问题,球员和俱乐部都没有证据。

虽然事情存在争议,但处罚结果还是被执行。根据某球员的聊天记录截图,他们在5月8日当天就被要求搬离昆陆俱乐部训练基地,毫不留情。

“今晚务必搬离基地”,看来这三人与俱乐部恩怨颇深。而且巧合的是,樊群霄、赵哲与汤传顺三人都是前教练成亮的“旧部”。而成亮,这位球队的前教练与俱乐部有些过节。

据报道成亮担任主教练期间,公然邀约全队所有队员外出喝酒至凌晨四点,队员董广翔更是喝得不省人事,在酒店内摔倒,也因导致头部受伤,极大的影响了球队备战此后的比赛。在此之后不久,成亮便从云南昆陆下课。

而且成亮之前也不服俱乐部的管理,在俱乐部内部微信群中辱骂球队管理层。以下是当时的微信截图:

除了辱骂管理层外,成亮甚至放下话:“要让昆陆在接下来的中乙赛季中一场球都不能赢!自此,俱乐部真的没赢过球。

因此在俱乐部怀疑是成亮在背后捣鬼,指导旧部三人消极比赛导致球队陷入不胜。

但球员球员并不服,他们希望俱乐部要么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消极比赛,要么还他们一个公道,不接受无证据的情况下被罚款10万和被三停的结果。

不过在几天后,三名被处罚的球员中的一人汤传顺与球队达成协议归队参赛,俱乐部对他的指控变成了“诈伤”。

对于汤传顺来说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但樊群霄与赵哲始终未与球队达成正式和解。

俱乐部试图与两名球员解约,但由于未能在资金方面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并未正式解除劳动合同。随后云南昆陆又发布了一份文件,宣布临时成立了预备队,并将樊群霄与赵哲下放到预备队中,表示在正式解约之前,他们两人也需要作为预备队成员进行训练。

如此一来,樊群霄与赵哲觉得很冤枉:“如果说我有证据拿来说这个问题,我也不至于先被老板’三停’,再被解除合同、下放预备队。

据球员透露,在与球队谈判中俱乐部老板提议将此前的恩怨全作为误会一笔勾销,球员可以自己决定究竟是归队还是换取自由身,好聚好散。

但是当球员问起如何清算工资,俱乐部方面并没有清楚的回应。两人怀疑俱乐部质疑他们的踢假球以及消极比赛,是为了不付薪水。

“我们说解除合同可以,你把到上半年结束的三个月的工资补发给我们,把五险一金、奖金、机票,还有3月份多扣的钱全部给我们。他们不愿意,说那是对你们的处罚。

此前云南昆陆也传出欠薪的问题,根据微博主“中乙联赛报道”的消息揭露,云南昆陆俱乐部已经欠薪数个月,并且威逼利诱球员在工资确认表签字。

根据这份爆料云南昆陆上半年只发了2月和3月的工资,1、4、5、6月的工资都未落实,此事给这件“消极比赛”事件又添加一层疑云。

到底是消极比赛被罚,还是报复前教练,或者是俱乐部的拖欠薪水手段?目前樊群霄与赵哲两人已向中国足协递交了仲裁申请,希望足球协会能够做出正确处理。

中乙不好混,一起闯荡中超!《天天中超》率队追逐火神杯,无

你有什么看法?请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辣评!

我们足球哔哔哔的留言活动升级,只要在头条文章里贡献精彩评论的朋友,就有机会获得b哥送出的礼物!

更多好文

白岩松直批:今年夏天中国足球0:10日本足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