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有才的书法大家之一,却行事癫狂:抱石头睡觉,因洁癖被罢了官……

原标题:他是最有才的书法大家之一,却行事癫狂:抱石头睡觉,因洁癖被罢了官……

爱石成痴,和石头拜把子

为人癫狂,和皇帝抢砚台

洁癖严重,看名字选女婿

……

看了这段描述

是不是觉得这人就是一怪咖

▲米芾拜石

但问题是,这人怪癖不少

成就亦不菲

他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

创立了"米点山水",还是"宋四家"之一

他就是书画自成一家的奇才

米 芾

和古代多数学子一样

米芾也是自幼学习书文

据说他6岁的时候

每天就读律诗上百首,且过目不忘

八岁学书法,十岁摹写碑刻,小获声誉

……

▲《伯允帖》此帖因为是信札,米芾在写的时候比较随意。但李之仪评米芾:“超轶绝尖,不践陈迹,每出新意于法度之中,而绝出笔墨畦经之外,真一代之奇迹也。”

是枚才子,还是个将门之后

想在科举中脱颖而出,应该不难

所以怀揣着学而优则仕

入仕为官,光宗耀祖的理想

年轻时的米芾

曾一度想靠自己的实力拼上一把

但奈何命运作人

别人是想走后门走不了

他是想拼实力,却靠亲娘哺乳入仕

原来他的母亲,曾对宋神宗有乳褓之情

所以遇上个懂得“感恩”的皇帝

分分钟变身秘书省校字郎

▲《参政帖》米芾书。行书三行,27字,款署“芾记”。现藏上海博物馆。短短三行,二十余字,却不失为米芾中年风格成熟时期之佳作。

这可坏事了,年少轻狂的他

这憋着的一口气没了施展之地

一下子松掉了,于是一辈子吊儿郎当

没当过什么大官

不过话又说回来,米芾也不是当官的料

为人清高癫狂,又不善官场逢迎

重点是怪癖死多

轻轻松松得罪上司,因癖被贬

(ps:此乃白蚁君根据一些史料得出的看法

也许有所出入,欢迎小伙伴们评论区各抒己见)

▲《非才当剧帖》,是米芾写给好友希声的信,此时米芾沾沾自喜的心情都反应在了字的体态上。

要说行事癫狂得罪上司也就罢了

怎么连“癖好”都能和贬职扯上呢

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还真不可信

但米芾可是人称“米颠”的怪咖啊

▲《论草书帖》 纸本 草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值雨帖》行书 纸本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米芾的洁癖可是出了名的

有时候别人只是碰了下他的衣服

他就嫌弃衣服脏了,洗不净了

最后就给……扔了

▲《焚香帖》草书 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为米芾知涟水军时所写之尺牍

这放平时,任性下也就算了

但问题是,担任太常博士时

得穿祭服主持朝廷的祭祀活动

但米芾偏偏觉得那件分配的祭服不干净

洗了一遍又一遍

把祭服上的花纹都洗掉了

仍觉得有别人的味道,索性没穿

这就好比出席正式会议

别人都西装革履,你穿个运动服

可不显眼,找事嘛

于是乎,气得皇上直接罢掉了米芾的官

▲《临沂使君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丹阳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外,别人选女婿

都看得是才华、相貌、家世

但米芾呢

择婿仍依照自己的洁癖性子来

高的、帅的、有钱的…

米芾挑了一圈总觉得没有合心意的

直到有一天

一个姓段名拂字去尘的男子来求亲

米芾高兴地想:

这人如其名,一定也是个干净的同胞

于是脑子一热,就把女儿托付给他了

▲《清和帖》,亦称《致窦先生尺牍》

是米芾的精品之一

▲《淡墨秋山诗帖》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运笔如刷,笔力雄健,当为米芾中年书法之精品

不过,洁癖如米芾

为了心爱的砚台

也能把洁癖暂时搁一搁

宋·何邃《春渚记闻》中说道

一天,宋徽宗请米芾来写字

米芾呢

一边写一边盯着宋徽宗的砚台看

字写完后,干脆抱着砚台“敲竹杠”:

此砚经臣濡染,不堪复以进御,取进止

一脸无赖又“狗腿”的模样

连墨汁洒在衣服上都不顾了

宋徽宗一听哈哈大笑

也就认了这次“讹诈”

▲《蜀素帖》被后人誉为“中华第一美帖”

清高士奇曾题诗盛赞此帖:“蜀缣织素鸟丝界,米颠书迈欧虞派。出入魏晋酝天真,风樯阵马绝痛快”。董其昌在《蜀素帖》后跋曰:“此卷如狮子搏象,以全力赴之,当为生平合作”。

可见,遇上米芾这等怪咖

万万不能随意展示宝贝

这不,蔡攸也因此吃了“亏”

宋·叶梦得《石林燕语》中记载

米芾在真州时,曾登小舟造访故友蔡攸

蔡攸嘚瑟的给他看了件好东西

王羲之的《破羌帖》

别的人看到心水的宝物,顶多借阅几天

但米芾不,硬是要拿自己所藏名作来换

蔡攸不同意就要跳江威胁好友

于是乎,蔡攸只得无奈同意

(确认过眼神,这就是嘚瑟,交友不慎的结果)

▲米芾《乡石帖》亦名《紫金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此帖中可看到,米芾得紫金砚台后心情异常兴奋。

▲米芾《紫金研帖》淡牙色纸本,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记录与苏轼的一段往事,米芾要找苏轼寻回紫金砚台。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

虽然,米芾为了心水的藏品各种无赖

当官也不好好当

整天躲在画室里赏玩石头,糊弄长官

但做事还是深得老百姓之心的

米芾在江苏当过两年的安东知县

期满离开时,老百姓要给他备礼送行

他不但拒绝,连行李都要亲自查阅一番

深怕家人暗中夹带百姓送的礼物

而写字的毛笔,也洗得干干净净

绝不贪公家一滴墨

癫狂如米芾,虽在常人眼里没个正行

但他骨子里却透着一股清高,一抹洁净

▲《新恩帖》纸本行书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是米芾写给一位侍郎的信札

▲《三吴帖》,是米芾送给即将前往江西地区任官友人的诗作

而且米芾虽爱砚成痴

为了一方砚台和皇帝敲竹杠

也曾千里独行只为要回一砚台

但他却不仅仅是为了收藏、观赏

而是不断地加以研究

对各种砚台的产地、色泽、细润、工艺

都作了论述,著有《砚史》一书

▲米芾行草书法信札《彦和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而对于书法字画

他的学习、研究更甚

史料记载,米芾每天临池不辍

“一日不书,便觉思涩

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

“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王羲之)

若穿透始到钟(繇)、索(靖)也

可永勉之”

除此之外,米芾作书十分认真

他曾说:

“余写《海岱诗》,三四次写

间有一两字好,信书亦一难事”

▲《箧中帖》又称《致景文隰公阁下尺牍》

内容是米芾意欲以自己的一件怀素帖和一枚砚山来换取刘季孙的宝物,因此写信征询刘氏的意见。

所以,纵使癫狂又如何

只这临摹古帖的超人毅力

这习书用功之深

就值得后人好好学习

他曾自作诗一首

“柴几延毛子,明窗馆墨卿

功名皆一戏,未觉负平生”

可见他对书画艺术的追求

已到了如痴如醉的境地

▲《珊瑚帖》故宫博物院藏

▲《褚摹兰亭跋赞》,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这就是米芾

一个在时人眼里

个性怪异,举止颠狂的"米颠"

但他那癫狂的外表下

有着一个比谁都清醒明白的灵魂

他守着自己的一方园地

用尽毕生,不停汲取前人的书法精华

成为了一代奇才

▲《米芾拜石》任伯年作

他爱石、爱砚、爱字画

却不停滞于欣赏阶段,而是

擅书画,精鉴别,书画自成一家

创立了"米点山水"

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

所以颠名如斯

最终成了世人眼里了不起的大家

▲《张季明帖》约元祐元年(1086年)纸本 纵26.0厘米 横34.5厘米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米芾《李太师帖》,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其实关于米芾

有趣的传闻实在太多

比如,他曾抱石头入睡

完全忘了自己是新郎官

为了戴着帽子坐轿不受影响

直接把轿顶掀了,开创“敞篷轿”

……

由于篇幅有限,白蚁君就不介绍了

感兴趣的小伙伴,我们评论区聊

▲《伯修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面谕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