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刘昊然:我不想变成一个无聊的人

原标题:专访丨刘昊然:我不想变成一个无聊的人

《九州缥缈录》是刘昊然这两年第二部古装长剧,尽管电视剧拍摄,常常要收到让他两眼发黑的一天三页以上通告单,但对于这个剧,他称得上绝对积极,因为翻开剧本第一页,“编剧 江南”,他就定心了,“好了好了,没事了。”

每个男孩都有过与书中刀光剑影相伴的少年时光,对上一时代来讲,承载狭义梦想的是金庸古龙,而对刘昊然成长的时代来说,承载他书桌下面武侠梦的人是网络连载小说,包括江南,包括九州系列,包括《九州缥缈录》。

《九州缥缈录》中刘昊然饰演吕归尘(阿苏勒)

萧平旌英气十足,余淮傲娇小爷,秦风高智商少年……刘昊然演过不同的少年,尽管这些角色特性大有不同,但确实和“刘昊然”本人多少都有较容易看到的共同点,比如那一点小爷气质,那一点精明傲娇。而吕归尘(阿苏勒)这个让他从少年时期就记忆尤深的小说主角,却和精明傲娇这个词相距甚远。一开始是“看上去比羊羔还弱”的“哪门子世子”,到后来被观众戏称“圣父”,播到30多集,其中涉及他的打戏并不多,不论在战场还是宫殿里,吕归尘多以善良、言辞解决困顿,在一个原本以胜负论英雄的世界观中,这样的人设难免显得太“软”,加上原著里,江南用了一整部的篇幅,描写吕归尘的成长环境和变故到来前的人生,到了剧里,江南又把这些内容浓缩进了两集中。

要演出这种“软”,让吕归尘的成长合理,让观众接受,是刘昊然和吕归尘面对面时,最大的挑战。

刘昊然不肯将此形容为懦弱,觉得这是一种对待世界的温柔。他太了解吕归尘的内心和后面他要面对的世界,他认为吕归尘身上从未改变的就是对待世界的温柔与善良。

“这种温柔就像……辛巴一样。”

“虽然真的很好笑……”回忆起《狮子王》里的辛巴,刘昊然说,“你会觉得他身上其实有很多和吕归尘挺像。背景就是一个成长中的王者,然后他小时候的那些经历,他的坚强,他的温柔,他的坚定……”

正是因为不是简单的勇者,或者升级逆袭的故事,刘昊然才如此珍惜吕归尘这个角色,也是他回忆自己少年时期看到那么多类似题材小说,唯独没忘记吕归尘的原因。

也因此才有了小说中没有,在剧版里加的为苏玛报仇一幕,这也是刘昊然在这个角色里的高光时刻之一。

阿苏勒为苏玛报仇

撤掉小爷气质,选温柔吕归尘是刘昊然在角色上的突破,实际上,作为演员,他自己也并不想给观众太确定的感觉,“你去年采访我和今年采访我,会觉得完全不是一个人,我是有意的。”穿着宽大T恤窝在单人沙发里的刘昊然带着点小得意。

刘昊然这几年在同龄男演员里,表现出色,从电影到电视剧,几乎没有失手,从未进中戏时的青涩到经过系统训练的专业,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但相对应的,作为佼佼者,成绩会带来另一面压力。

“拍着拍着,才发现自己其实刚入门。可能刚开始,初生牛犊不怕虎,就觉得什么都敢演,什么都想演,觉得自己什么都能演好,但是你开始去尝试想演的角色时候,你才发现,不是你脑海中想象的那个样子,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力所能及的。谈不上是恐惧,我觉得是一种成长和清醒的认知。”

面对突然袭来的职业焦虑,忙到在襄阳拍戏9个月愣是没回成一趟老家的工作节奏,刘昊然给自己发展的新乐子,一个是看新片新剧,另一个是写点毛笔字。

终于说到开心的事情了,刚刚在“成熟男演员的职业焦虑”话题里的深沉感立刻破功,他马上一脸激动地跟记者讨论最新看到的好片好剧,带着“炫耀”口吻分享他觉得特小众、记者一定没有看过的片单(尊重刘昊然意见,片单就不贴出来啦)。另外,作为一个明星,他还会亲自下场抢票,感慨好不容易在北京电影节期间抢到《疯狂的麦克斯》IMAX版的票,“听说这个票超级难抢!”

而毛笔字是他在拍古装剧时发现可以让自己平静的方法,他倒没有追求要写得多好,“我只是在让自己进入一个放平心态写毛笔字的过程,回去没有戏拍的时候,放松自己的心情,把手机关掉,坐在那里静静地写一页纸,我觉得是让我调整心态的一种方式。”这种关掉手机的时刻,并不是一两年前他常常需要的。

伴随逐渐有了关手机时刻的需求,刘昊然还越来越需要所有人对他认知模糊,这也是这一两年的新需求。就像他喜欢的英国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他认可演员是需要消失的时间。“我很享受大家对于我的印象越来越模糊的世界,起码这样的方式是我喜欢的,因为我知道,这样就意味着我下一个角色出来的时候,大家会有一个新的认识,不会带着之前的认知去看我。”如果一段时间内身边人和观众开始能总结他的性格、状态,他会立刻警惕,开始调整进“消失时间”。

还没等记者问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刘昊然突然定睛,眼神沉下来:“我不想变成一个无聊的人,有趣是一件太重要的事情。”

【对话】

辛巴是我对吕归尘这个角色的感觉

澎湃新闻:出于什么原因要接这种很长的古装片?

刘昊然:因为我是书迷,我小时候很爱看书,尤其是初中高中,男孩,你知道就很爱看小说。高中那会儿,那段时间正好班里非常流行看小说,那时候很多网文,还流行买(网文的)实体书看。现在改编的IP我基本都看过,那时候起点三大神,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唐家三少,包括九州系列,那段时间是非常爱看这些书的,上文化课都趴桌子看偷偷看。《九州缥缈录》是当时我记忆很深的一部小说。当我知道这个戏要拍的时候,作为男孩子,还是会对这样的事情抱有很大的兴趣。

澎湃新闻:你作为一个原著粉,拿到剧本的时候有挑错吗?

刘昊然:我当时拿到剧本,翻开第一页,“总编剧江南”,我就没事了。好了没关系,万一他改了的地方,你骂他哈哈哈。你就想,反正没我的事了,对不对?他自己都写过那么多版废稿,他自己都有那么多个废梗。我觉得是符合我想象的,肯定是有一些调整的,小说里边你甚至可以在中后期突然凭空出现一个角色,让他完成使命之后又消失掉都没问题,但是电视剧不可以,影视作品凡是有个角色,最好就是能交代他的前因后果,你不能让他中途消失掉。你要大家理解这个角色到底在干吗,尤其是这种古装戏,如果说中后期突然出现一个之前没有见过的人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其实很多时候也没有篇幅来讲这个人在干吗要干吗。所以说这个其实就是改编小说最关键的一个事情,就是你要捋出一条完整的线路,然后角色加强。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看待你演的吕归尘和你当时第一次看小说时的吕归尘的?

刘昊然:核心是没有变的,性格是没有改变的,我看小说的时候开篇是一孩子,我进剧组时他们都发现孩子是要我来演的时候……(笑)所以剧本本身也就做了一些调整,把这个角色年纪稍微拉大一点,代入感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在里边很重要的一些事件上,拍的时候,我会突然回忆起当时我看书的想法,针对那些大家印象都很深的片段。当你喜欢任何一本小说,其实都是有代入感的,不管你代入哪个角色,比如在看到类似于劫法场这样的戏的时候,拿刀捅向自己父亲的时候,我脑海中就会很强烈地回想起小说里面看到的片段。

澎湃新闻:这个主角在你看过的小说当中,算是你喜爱的前几名?

刘昊然:那段时间看了很多小说,其实我不太能记着每个角色,每个小说的主角是什么样子,因为其实很多有共通性,它们是一套体系,作者在写的时候,他有一套自己的模式模板,然后他只是在套人物套故事,起码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吕归尘是到现在为止,我还能清楚记得所有性格,特征的。我甚至都已经忘了为什么喜欢,可能我觉得这个小说很不一样,它的宏大的故事世界观,发生的新奇的事情,是我当时看那么多小说里面,我觉得很新鲜,很与众不同的,这也是我认为很多书迷对于这本小说有很强烈的情怀在的原因。

澎湃新闻:我觉得你肯定在演下来之后,对自己演的角色有一个总结,类似于他性格的一个提炼。

刘昊然:我最常做的一个功课,除了剧本之外,就是去拼命回忆我脑海里边看过的所有的影视剧作品里边,哪一部影视系作品是相似的,哪个角色是有共通性的,可能它只是共通在一场戏里面,但我会去脑海里面拼命回忆,去把那个戏翻来覆去再看几遍。这个很好笑,我去看了《狮子王》……辛巴可能是我在脑海中对于吕归尘这个角色的感觉。

澎湃新闻:可能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些懦弱,但是那个懦弱他并不是自主的。

刘昊然:因为他太温柔了,他是在温柔地看待一个残酷的世界,就会显得这个人与众不同。这个人性格色彩是软的。

澎湃新闻:所以你怎么看待这种男孩子的懦弱?

刘昊然:我觉得懦弱不合适,可能当时在我脑海中我用的词是温柔,就是这个角色太善良,太温柔了,所以说当他刚开始见到残酷的世界,全部是刀和剑的世界的时候,就会导致感觉他这角色和那些刀剑一样的人事相比较,是软的。但是他的骨头是硬的。他再弱的时候,他嘴里也会说出我要保护你,并且把这个信念坚持一生。

澎湃新闻:如果说吕归尘经历了战争那种场面,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讲,可能就是工作和生活,你觉得如果你变成吕归尘的话,你会有像他一样的行为吗?

刘昊然:很难说。在我演吕归尘之前,我可能不太会做这样的选择,但是你知道当你演过这个角色,这个角色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东西反馈给你,然后被你自己吸收消化掉。

我想成为我自己

澎湃新闻:在完成这个角色的过程当中,有什么东西是最难的?

刘昊然:基本上还好,因为之前也有古装拍摄的经验,起码比之前拍摄会好很多。拍《琅琊榜2》的时候,因为第一次拍古装电视剧,那么长,过来的时候每天看到第二天通告的时候两眼发黑。电影一天就两场戏,电视剧一天,通告纸两页,有一天看朋友圈很好笑的一个事情,我忘记谁了,当时发朋友圈说明天通告五页纸。五页纸对于电视剧来说其实不长,因为大段的文戏聊天可能就1.8页纸,电视电影一直流传一句话,叫不怕1.0就怕0.1。1.0一般就是大段说话,0.1可能一段奔跑拍一天。

澎湃新闻:之前你推荐过一些你特别喜欢的演员,比如黄渤,想演成那样.这几年长大以后,你自己对这个行业的认定和肯定的标准有改变吗?

刘昊然:我想成为我自己。我觉得现在不太会想说我要变成谁,我做的是我自己的,我还是在演我自己的戏,因为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成为谁。

澎湃新闻:这个想法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刘昊然:可能随着慢慢拍摄,具体已经忘记大概什么时候。就开始慢慢理解,每个演员都是与众不同的,因为可能合作的演员越来越多,见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你就知道每个演员都是与众不同的。每个演员都有自己很独特的表演方式,都有自己最擅长的地方,你完全不可能像另一个人,就像两个演员演一个角色完全是不一样的。很多时候你还是自己在演,自己在想,你不太可能存在说随时去模仿,你也做不到。

澎湃新闻:经过这几年大学系统的学习,对这个行业,你自己的看法有改变吗?

刘昊然:我现在不太敢对这个行业有什么看法,因为我觉得刚入门。反而拍着拍着才发现自己其实刚入门。越拍你对于这个行业越了解的时候,你才发现自己其实对这个职业一点都不了解。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克服这种焦虑,调整自己的?

刘昊然:我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最常做的事情,先把这个事情放一下,先从死胡同里走出来,因为我觉得凡是到这个时候,其实一定是进到一个死胡同里边,就换条路走。举个很简单例子,拍戏的时候,可能演了几遍都没过的时候,我就不再按这个方式来了。我先停一停,我先不演了,歇一歇调整自己,睡一个好觉,喝两杯酒,睡个好觉,和朋友聊天,写东西,看看书,看看电影。(拍)电视剧不允许,我就把脑海中固定印象拆掉,我才发现好像可以走别的路。

澎湃新闻:总体上你在工作当中不太会焦虑?

刘昊然:会啊会,还是会焦虑……

拍《琅琊榜2》时,练习毛笔字的刘昊然。

澎湃新闻:写毛笔字也是因为这个事情?

刘昊然:写毛笔字是因为我很早之前就想写毛笔字,我不是想把毛笔字练得多好,只是觉得说开始慢慢拍戏,要写毛笔字的时候,我照葫芦画瓢,我得先知道怎么拿笔怎么写,我自己写一写,做一个尝试。我不是要练得非常好,只是说我要先对这个东西有一个认知。

澎湃新闻:所以抄心经的原因是什么?

刘昊然:写毛笔字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先写什么。后来在网上翻字帖,很多字帖是那种大字帖,可能就是一页只有一个字。我就想多写一些字,有一天我突然看见朋友圈有人发了一段心经。

澎湃新闻:其实你没有搞明白心经在讲什么……

刘昊然:没有,我其实……只是在写而已。我只是在让自己进入一个放平心态写毛笔字的过程。回去没有戏拍的时候,放松自己的心情,把手机关掉,坐在那里静静地写一页纸,我觉得是让我调整心态的一种方式。

澎湃新闻:这是不是随着你长大越来越需要的时刻?

刘昊然:因为以前觉得大部分做的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可能越大,你越想做更多的挑战,你也在一点一点成长,然后你拍的角色难度也比之前难一些,有的时候你自己的成长速度跟不上大家对你的要求,这时候会有焦虑。

我很享受消失在大家视野里

澎湃新闻:学校对你来说,除了系统学习外,还有其他的吗?

刘昊然:我很遗憾的是,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去体会校园生活。我很喜欢学校的生活,我觉得很舒服,但是没有办法。

澎湃新闻:你还是会跟室友打游戏吗?

刘昊然:会。但是也比较少,尤其是我一拍戏的时候,我就不怎么玩游戏。

澎湃新闻:感觉好像说起来挺失落的。

刘昊然:就是你没有机会去实现乐趣。起码在工作的时候,发现就是这个事情没办法和你的工作并存,那你就只能找另外一种娱乐自己的方式,现在看看电影,看剧看书,之前看完了《切尔诺贝利》和一部电影。

澎湃新闻:你自己进电影院频繁吗?

刘昊然:现在不频繁的原因一个是忙,二是大部分手机也能看,而且可能我比较感兴趣的电影都是奥斯卡之类的,肯定电影院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看过了。

澎湃新闻:可是这样的话大家都不贡献票房了,更难引进好片子了……

刘昊然:不不不,还有个问题是电影院上映的版本和手机上看的也得一样啊(据理力争.jpg)。但是最近我很想看《好莱坞往事》,可能还要继续等(生无可恋.jpg)。前段时间我还在电影院看一部很老的片子,叫《疯狂的麦克斯》,因为那个片子之前我最早是在手机上看的,正好赶上北京电影节时候有一个IMAX厅放这片子,这票很难抢的!(超得意.jpg)。

澎湃新闻:你之前说过演员和艺人的不一样,目前来看的话,你觉得自己有做到自己标准里的演员吗?

刘昊然:我在努力去做,我很享受消失在大家视野里。我觉得比较大的不同是,我很享受大家对于我的印象越来越模糊的世界。

澎湃新闻:你觉得你是在努力往哪个方向走?

刘昊然:因为可能我脑海中能过到影子的,是丹尼尔·戴-刘易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像他那样,一消失几年,一部戏出来拿奥斯卡。

澎湃新闻:所以这对你来说是工作当中的挣扎吗?

刘昊然:不是挣扎,是我觉得起码这样的方式是我喜欢的。但我要根据我自己的情况,根据我自己的状态,去做我能做到的事情。我希望如果说短期大家对于我的认知太过清晰的时候,我可能就会选择先模糊一下。

澎湃新闻:大家对你的认知太过清晰的意思是?

刘昊然:经常看见我,能够总结我的性格,能够总结我的状态。我就是这样一人。一年前采访和一年后采访我,你可能觉得像在采访两个人,是我在自己做调整。调整比较快,我自己也不太会让自己长时间保持在一个状态里。我不想变成一个无聊的人。

澎湃新闻:有趣的标准是什么?

刘昊然:捉摸不透吧。当我对于一个人琢磨不透的时候,我就会觉得他很有趣。所以说我也愿意让大家琢磨不透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