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醉驾挑衅交警 “无权处置我”的底气何来

原标题:人大代表醉驾挑衅交警 “无权处置我”的底气何来

福建一男子醉驾叫嚣:我是人大代表,你们无权处置我

文 | 酒颜君

据媒体报道,7月17日晚,福建霞浦县人大代表苏某辉饮酒后,发现自己车因违停被贴告知单,遂心怀不满,故意将车行驶至霞浦县太康路正中停留,造成通行高峰期道路堵塞,巡特警大队出警后,苏某辉掏出了县人大代表证,拒不移车,叫嚣“我是人大代表,你们无权处置我。”

霞浦县交警大队表示,经司法鉴定,苏某辉的血样中检出乙醇含量为203.5mg/100m,达到醉驾标准,该大队已对苏某辉以涉嫌危险驾驶罪立案调查。

(人大代表证 图片来源:网络)

在关键时刻喊出“我是人大代表”,这可不仅是一句醉话,说明在苏某辉的潜意识里,早就把人大代表身份当成了一种特权象征,甚至是违法情况下的护身符。明明自己违章停车在前,受到处罚后,不仅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违法行为,反而醉驾至道路中央,影响社会治安,给来往车辆添堵,于法于规,种种放肆行为都与人大代表的身份十分不符。

不可否认,人大代表确实手握一些权力。在我国,人大代表的角色定位是国家参政议政的“政治人”,依法履行立法和监督职能。人大代表是代表人民参政议政,而不是代表人民撒泼耍赖嚣张跋扈的。这名人大代表在谋取私利时亮出人大代表身份就是一种耻辱,似乎在释放自己的优越感,有了这个身份就可以为所欲为,执法部门没有权力限制自己,即便损害群众利益,也可以安然无恙。

的确,法律对人大代表这一群体确实给予了特殊保护的权力。《代表法》规定了,“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

然而,就是因为这样的特殊保护法规存在,使得人大代表违法处置争议一再出现。2015年5月20日,浙江温州龙湾区人大代表潘某酒后在街头无故捣砸停在路边轿车,民警到达现场予以制止,该男子大声叫喊:“我是人大代表,你们警察很强大啊!”拒不配合民警现场询问并用言语谩骂、双手推搡民警。仅仅是一位区人大代表都能如此放肆的挑衅警察,可见人大代表的身份在他们眼中早就成了刀枪不入的“金钟罩”,完全不惧怕执法。

2014年8月12日,福建省周宁县人大代表张裕明在上海醉驾,可当上海松江公安分局提请周宁县人大常委会批准对张裕明予以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时,对方居然因常委会投票未通过申请为由不批准刑拘张裕明……

这类事件无一不刺激着老百姓对特权的痛恨。多次案例,已经令群众心寒,很多人认为在人大代表醉驾、酒驾等事件处理中,不仅有地方保护之嫌,而且有包庇之嫌,使得执法困难。其实,特殊保护权并不是这么个使用法,此法条在立法本意上,是保护人大代表肩负着的监督职责,比如当他们行使这些职责时,被监督部门很可能动用警察、法庭、监狱等公权力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那么《代表法》的特别规定就可以发挥作用,杜绝代表被打击报复,这里面突出强调是否存在追究发言和打击报复的内容。

(苏某辉与交警对峙 来源:海峡都市报)

显然,这些违法的人大代表没有认清自己身份,没有明确自己的受保护范围,反而是在“权”里无限膨胀了,膨胀到以为可以利用这个身份恣意妄为的地步。在以上这些违法情况中,明显不存在因为言论而受打击报复的可能,面对这种普通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人身特别保护权成为违法者的护身符或地方人大常委会包庇犯罪分子的理由,那合理性就显得十分苍白了。

最新消息称,霞浦县公安局正在向霞浦县人大提请对苏某辉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地方人大代表组织对人大代表理应监督到位,大力支持公安机关依法打击犯罪行为,不能因为其是人大代表,是“自己人”,就利用规则滥加保护。只有如此,才能打破一些素质低下的人大代表的特权心理和狂妄心态,避免伤及民众的信任。

最近一段时间,由成都保时捷女司机开始,仗着自己有些特权大闹街头、公然抵抗执法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不仅群众对这些耍威风的人反感至极,法律也不会再纵容他们的违法行为,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丈夫被立案调查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当然,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需要执法的公开透明,让大家看到特权最终敌不过法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