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8,10万人给5星,这部电影让我看清了底层蛆虫般的社会真相

原标题:豆瓣8.8,10万人给5星,这部电影让我看清了底层蛆虫般的社会真相

最近,有一个韩国导演很火。

他就是,奉俊昊

喜欢韩国电影的人,对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

他的作品虽然不多,但是几乎每一部都是经典,尤其是《杀人回忆》被列为韩国影史十佳之首。

这一点倒是与韩国的另一位神级导演罗泓轸有些相似。

而这一次,奉俊昊凭借一部满分口碑力作,不但在韩国票房大肆收割,更是走出国门,在法国,越南,澳大利亚等地均破韩片在当地的最高票房记录。

甚至亮相今年的五月戛纳电影节,为韩国电影捧得第一尊金棕榈大奖。

这是自2000年林权泽《春香传》首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奋战近二十年的韩国电影,终于拿到了最高的回报。

《寄生虫》

豆瓣8.8,超过10万人给出了5星好评。

这种惊人的评价绝对不是虚高,一部足以载入史册的电影,它的内核绝对够硬。

虽然主题对准的是我们熟悉的贫富分化,但对于会玩反转的奉俊昊来说,他会给出不一样的解读——犀利、清醒

清醒的把这一社会现状讲的这么透彻,这么凄凉,这么讽刺,这么让人绝望。

故事要从一个阴暗逼仄的半地下室开始。

这里常年不见阳光,潮湿阴冷,所处之地皆是混乱刺鼻的气味。

金基泽一家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贫穷、窘迫,连上网都要蹭隔壁家披萨店的。

其实在此之前,金基泽夫妻也做过很多事。

爸爸金基泽年轻的时候做过司机,妈妈忠淑则是链球运动员,甚至还拿过奖。

只是贫穷限制了他们的发展,而今都失业在家,靠着给披萨店折包装盒过日。

父母“废”,孩子也没有“争气”。

儿子奇友,复读四年高考,死活上不了大学,成了无业青年。

女儿奇贞,虽然有很好的绘画天赋,但却没有钱上补习班,整日丧气满满。

这似乎成了韩国现今的现状:

穷人即便是有能力,没有钱,什么都做不了;

有钱人则是可以凭借人脉与资源,越发的有钱。

所幸的是,这家很快迎来了命运的转机。

奇友的同学送来了一块镇宅石,这块石头的寓意很好,据说可以带来财运与考运。

但,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同学推荐一份家教的工作:帮有钱人朴社长的女儿补习功课。

在妹妹高超的PS技术帮助下,奇友伪造了大学毕业证书,改了名字,换了一身得体衣服,顺利通过面试,进入朴社长的家中。

有了往上爬的机会,奇友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于是,在第一次家教的时候,就攻陷了社长千金。

也就在这时,他发现朴家的小儿子喜欢绘画,但性格过于顽劣,在朴家的绘画老师基本上熬不过一个月,便走了。

这让奇友有了让自己妹妹过来的想法。

在做足一切准备之后,妹妹奇贞凭借“通过绘画来治疗朴少爷遭受过的精神创伤”这样的理由,也顺利获得了工作。

兄妹俩都获得了工作,但没有因此满足,他们还想着爸妈的工作。

这次则是奇贞出手,在司机送她回家的途中,她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丢在了车上,而朴社长也“恰巧”发现了内裤,顺便脑补了一场车震+嗑药的戏码。

约炮并不要紧,对于上层人来说,安全跟名字更为重要。

于是,司机正式下线,由老爸金基泽接任。

这一下,这一家就将所有的目光放在老妈的未来岗位——女管家身上

女管家原本就是这个房子的女佣,做了很长时间,想要“挤走”她,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比如她患有“肺结核”。

很快,一家人通过桃子的毛引发女管家哮喘病发,并通过金基泽的“不经意”传达给了朴太太。

就这样,一家人整整齐齐的成了朴社长家的家教、帮佣、司机

他们表面上互不相识,彼此寒暄,但是背地里却是再紧密不过的关系。

朴社长的房子,成为他们新的住所,如同宿主,供他们寄生。

然而幸福的日子才刚开始不久,一个意外让这一家人瞬间神经紧绷。

这个家里的朴少爷发现忠淑与金基泽身上有一样的味道

这是一种被奇贞定义为地下室肮脏的味道

其实并不准确,这是更多是来自于社会底层的穷酸味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就像金基泽总是感慨“女主人太单纯了,有钱而且善良。”

而忠淑却反驳,“不是有钱还善良,是有钱,所以善良。

为了庆祝全家人都找到了工作,金基泽趁着朴社长一家人出去的机会,在这所不属于他们的豪宅里开启了庆祝晚宴。

享受着这个房子主人享用的一切。

仿佛他们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就在全家人放松心中的压力,肆意做回自己最真实状态的时候,门铃响了,以前的女管家突然上门。

原因是,她要找生活在这个房子地下室的老公。

原来,女管家的丈夫也如同寄生虫一般,依附着朴社长的房子苟活着。

原本忠淑是不准备管女管家夫妻俩的,但随着奇贞、奇友的露馅,两家人开始了一场为生存的大混战。

地下室的暗战,金基泽一家获胜:女管家被重击头部倒地,其丈夫也被绑了起来。

而就在他们还没来的舒缓一口气的时候,朴社长一家人又因暴雨提前回来了。

一家人又开始了各自角色的进入。

忠淑作为女管家,可以出现在豪宅里,其他人只能躲着找机会跑出来。

一场暴雨下,富人的生活丝毫没有改变,甚至朴少爷想要感受雷雨的“魅力”,独自坐在帐篷里感受这个不平静的夜晚。

而对于穷人来说,这样的夜晚就如洪水猛兽一般吞噬他们仅有的生活。

地下室被淹了。

对于这一切,金基泽显得很坦然,他明白这就是现实,没什么可埋怨的。

儿子明明可以上大学,女儿也有自己的一技之长,他们也都能各自谋生,但是因为出生社会底层,便失去了很多上升的机会。

或许他们本性不坏,只是穷怕了,所以即便再伪装,一场暴雨,还是让他们现出原形。

暴雨之后,阳光明媚。

这个房子里还是一片其乐融融,这里尽显美好,毫无肮脏。

可事实呢,奇友还是担心房子底下被捆绑的男人会揭穿这一切。

于是,他带着那块寓意财运的镇宅石悄悄潜入到了地下室杀人灭口。

可惜的是,却被当场反打,砸昏在地。

随即,这个满身血污的男人冲出了地下室,冲进了豪宅里,找到了奇贞,用刀将其插死。

这一幕也被忠淑看到,当即就拿起斧头朝男人砍去。

就在金基泽懵逼的同时,朴社长一家可不管在这些人的死活,而是着急要钥匙送被吓昏的儿子去医院。

但朴社长一个捂鼻的动作,让金基泽被践踏的自尊彻底爆发,他拿起了男人掉落的刀,直直的刺向了朴社长,之后便消失在人群中。

一场宴会,成了一场屠杀。

故事的最后,这个家有没有过上富足的生活?生活是否依然艰辛?(至于结局,大家还是自己去看,留个悬念吧)

毫无疑问,这部《寄生虫》是奉俊昊继《杀人回忆》之后有一个巅峰。

它的精彩,在于再现了社会默认的一种荒诞事实。

穷人一边敌视富人,一边又不得不对他们进行精神寄生。

这就是韩国社会的现实:1%的人掌握了90%的社会财富。

没有人会想去寄生,但却又不得不为生存去寄生。

金基泽一家就是如此,他们生活在社会阴暗的角落,找准时机去完成寄生的愿望。

虽然,之后穿着亮丽,但事实并非如此,就像金基泽说的:半夜只要开灯,蟑螂就会全部躲起来。

是的,只要朴社长一家回来,他们就如同蟑螂一般找寻时机回到自己的阴暗潮湿的低下室。

他们带着贫穷的味道,不管穿着多体面,骨子里的怯懦和没见识,也会出卖他们。

贫与富的界限无法投机去逾越,自以为是的伎俩,最后也给自己招致祸端。

而穷人眼中的有钱人的“单纯”,也不是真的蠢,那是来自骨子里面的不屑。

他们的和善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不要试图去越界,去伤害他们的利益。

《寄生虫》讽刺的就是这点。

穷人们并不是去反抗社会的制度,而是与其他穷人厮杀争夺生存的空间。

而最后情绪的爆发,也只是自尊的受挫,并且真正的转变。

下一刻,他们还是会继续寄生。

而社会的制度仍旧不会变,富人依然主宰着社会。

这就是导演奉俊昊所说的,“这是一部没有小丑的喜剧,没有坏人的悲剧,没有什么好人什么坏人,在现代这个社会已经不能单就结果去定论。

善恶绝不是这个社会的定性。

这样的社会糟糕吗?

糟糕!

但这却并不是一个人能改变的。

当绝望散去,生活的压力铺面而来,放眼望去,这个社会还是遍地都是寄生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