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汉武帝刘彻算笔账:卫青霍去病八次北征匈奴,到底是赔了还是赚了?

原标题:替汉武帝刘彻算笔账:卫青霍去病八次北征匈奴,到底是赔了还是赚了?

卫青打破了匈奴不可战胜的神话,霍去病直接把匈奴打得抹着眼泪逃跑了。但是在司马迁看来,北征匈奴得不偿失,他的证据就是来自边塞的统计数据:卫青霍去病出征的时候,有十四万匹战马,但是回来一查,只剩下三万匹了。其实跟司马迁抱有同样想法的人即使是在汉朝也不少,就更不用说花钱买平安的宋朝了。

今天咱们就来替汉武帝刘彻算一笔账:卫青霍去病北征匈奴,总共打了八仗,损失了十多万匹战马,又缴获了多少战利品?汉朝对匈奴作战,到底是赔了还是赚了?

因为司马迁对卫青霍去病有偏见,恨不得把他们列入佞幸列传,再加上《史记》中有太多当事人只有两个的对话记录和人物心理描写,有点像报告文学,可信度被拉低。所以咱们今天不看《史记》,而看《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详细看一看这 次战役的实际情况。

第一次战役,发生时间是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车骑将军卫青、轻车将军公孙贺、骑将军公孙敖、卫尉李广每个人带领一万部队出塞,骑将军公孙敖损失七千骑兵,李广全军覆没自己被擒后逃回,公孙贺武装游行一圈平安归来,只有卫青拿回了数百匈奴首级。表面上看,这次战役是汉军输了,因为汉军损失一万七千人马,只斩获数百,亏大了。

《史记》记载此次战役发生在元光五年,但是查阅《中国历史纪事年鉴》得知,这次战役发生的时间,还是《汉书》记载正确,此战卫青率军直捣龙城(匈奴单于祭天、大会诸部的地方,相当于匈奴首都),斩杀匈奴七百人。

从这次战役中能总结出两点:第一、丧师辱国的是被司马迁吹上天的李广,公孙敖打得也不好;第二、卫青首战告捷,打破了匈奴不可战胜的神话。所以龙城飞将到底是不是李广,就要打一个问号。

李广全军覆没,也不是匈奴把全部主力都用来对付李广,因为公孙敖也损失了七千战马,作为匈奴王庭,龙城也不是不设防之地,卫青飞夺龙城,也是经过了一场苦战的。

第二次战役,发生在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秋天。车骑将军卫青带领三万大军出塞,斩获数千匈奴首级,卫青损失轻微,正史没有统计。

第三次战役,发生在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卫青从古云中处罚,这一仗可是大赚特赚:“捕首虏数千,畜百余万”。抓回来的战俘,自然被分配给汉朝宫廷和功臣当奴隶,百万牲畜,也够汉武帝下令天下“大酺三日”了。更重要的是,卫青此战不但打跑匈奴白羊、楼烦二王收复失地,还开疆拓土了:“遂取河南地为朔方郡。”

第三次对匈奴战役,卫青的伤亡可以忽略不计,缴获却完全上交汉武帝了,这一点有汉武帝圣旨为证:“执讯获丑,驱马牛羊百有余万,全甲兵而还。”卫青是个不会撒谎的老实人,刘彻是眼里不揉沙子的英察之主,他们说的话,似乎比司马迁更可信。

元朔五年,卫青对匈奴发起第四次战役,兵力还是三万,第四次战役比第三次战役收获还大,因为这时候车骑将军卫青已经成了北伐总司令,游击将军苏建、强弩将军李沮、骑将军公孙贺、轻车将军李蔡(李广堂弟)都归他管:“得右贤裨王十余人,众男女万五千余人,畜数十百万。”

汉武帝不吝赏赐,汉军尚在凯旋途中,加封卫青为大将军的诏书就到了,跟随卫青出征的诸位将军全部封侯:公孙敖为合骑侯、韩说为龙嵒侯、公孙贺为南奅侯、李蔡为乐安侯、李朔为陟轵侯,赵不虞为随成侯,公孙戎奴为从平侯,将军李沮、李息等人都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

第六次战役发生在元朔六年春天,这次战役有胜有负:卫青大军总共斩首匈奴一万数千级,但是出身匈奴的大汉前将军翕侯赵信带领八百骑兵临阵叛逃,部下二千二百汉军战殁。

也就是在这次战役中,嫖姚校尉霍去病脱颖而出,带领八百轻骑直扑匈奴老巢:“斩首虏二千二十八级,及相国、当户,斩单于大父行(爷爷辈)籍若侯产,生捕季父罗姑比。”霍去病一战封侯,汉武帝为他首创了金印紫绶位同三公的骠骑将军之职。

第七次战役发生在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天,是骠骑将军冠军侯霍去病带领一万精锐汉军独立作战:“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杀折兰王,斩卢侯王,锐悍者诛,全甲获丑,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捷首虏八千九百六十级,收休屠祭天金人,师率减什七(歼灭七成敌军,不是汉军损失百分之七十。《索隐》注为‘破匈奴之师,十减其七’。司马迁说汉军减员百分之三十)”。

第七次战役持续到元狩二年夏天,霍去病再接再厉,一直打到居延海,斩首匈奴三万二千级,抓了匈奴单于的老妈和正妻(阏氏),还有一百多个匈奴诸王、王子、相国之类的高级俘虏(后来成为汉武帝托孤寄命大臣的休屠王太子金日磾,就是被霍去病抓回来给刘彻养马的。事见《汉书·卷六十八·霍光金日磾传》:日磾以父不降见杀,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时年十四矣)。

第八次战役发生在元狩四年,这次是卫青霍去病带领十万骑兵、数十万步兵和后勤补给部队,准备给匈奴以最后一击。但是匈奴单于跑得太快,卫青没追上:“战而匈奴不利,薄莫(暮),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不但卫青没追上匈奴单于,就是匈奴人自己也没追上,他们把自己的单于弄丢了而陷入混乱,也为匈奴一分为二埋下了伏笔:“匈奴众失单于十余日,右谷蠡王自立为单于。”

这次战役也证明了老实人卫青对敌人也是心狠手辣:“行二百余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余级,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日而还,悉烧其城余粟以归。”吃不完的就烧光,这一招对付异族最好使了。

卫青以战养战,他外甥霍去病也有样学样:以部队减员两成的代价,斩杀七万零四百四十三个匈奴首级,“取食于敌,卓行殊远而粮不绝。”

因为篇幅所限,咱们只介绍了汉武帝派遣卫青霍去病的八次对匈奴作战(实际是十三次,卫青七次,霍去病六次),但是不管是十三次还是八次,卫青霍去病都打赢了,斩获匈奴首级在十六万以上,缴获牲畜数以千万计,打得漠南无王庭,汉朝又多得了大片土地,匈奴人嚎啕大哭:“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汉武帝发动对匈奴作战,只要眼不盲心不瞎,都会算出其中的胜负盈亏,但是在惯于委曲求全花钱买平安的文人眼里,这些仗都是不必要打的:异族要钱,给就是了;异族要女人,给就是了;异族要土地,给就是了。只要还有一隅之地能让我们著书立说当大师,这就足够了。汉武帝刘彻不信邪,唐太宗李世民不信邪,所以才有了强汉盛唐。

由此可见,“以理服人是打不过”、“达则自古以来”,是极有道理的:在汉武帝唐太宗看来,手里有强弓硬弩陌刀明光铠,那么日月所照江河所致,都是我的。宋朝虽然有钱,但是皇帝不信任武将,不敢打也不想打,所以不管是土地还是金银布帛乃至妃子帝姬,都是人家的。

最后请读者诸君评评理:汉武帝对匈奴作战,打对了还是打错了?打了之后是赔了还是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