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剧成瘾:毁掉我们的,正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原标题:刷剧成瘾:毁掉我们的,正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8月13日,据《每日邮报》报道,美国德克萨斯州神经科医生兰德尔·怀特称:疯狂刷剧与赌博相似,给大脑营造了一个不健康的环境。刷剧常伴随着社交孤立,吃垃圾食品,缺乏运动和睡眠,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大脑有很大的伤害。

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刷剧成为大众化、无国界的娱乐方式,也成为许多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屏在手,便可逍遥世外怡然忘我;有时剧荒一日,则浑身难受心灵空虚;有时为赶进度,甚至不惜将生物钟拨到太平洋彼岸。

刷剧也会上瘾

据《2019年中国熬夜晚睡年轻人白皮书》显示,“习惯式晚睡”的态度占总比33.6%,在微博话题#无数次熬夜的原因#中,最高赞的回答是“再看一集就睡”

日常中,我们不难观察到以下行为:在晚高峰的地铁上,一些人不约而同地低着头,眼神被手机屏幕牢牢锁定,脸上还挂着痴笑,麻木地沉醉其中,一刷起来就忘了时间的存在;有的人无时无刻不盯着电子屏幕,下定决心11点前一定睡,却不知不觉“煲剧”看到凌晨;有的人明知道未完成的工作还有一大堆,却还是放不下刷抖音、追综艺;有的人明明以后有很多空闲可以慢慢追一部剧,却还是忍不住一口气看了十多集……

美国在线播放平台“网飞”(Netflix)在一项调查中,把平均每天不间断地看2.3集电视剧的行为定义为“电视成瘾”。但实际上很多人追剧的程度比这个平均水平疯狂得多。本来,人们需要一针麻醉剂,让自己在工作生活的喘息下,通过想象获得短暂的幸福感。所以刷剧也好,游戏也罢,它们的存在也无可厚非。但是很多人都没成为视频的主人,反而都被视频支配着,浪费着大把时间。

这个世界,如果你想一直娱乐下去,有的是机会,成本也很低:一个角落,一部手机,有Wifi就行。当你沉迷于某种兴趣或物品时,也就意味着放弃了一些本属于你的精彩。疯狂刷剧会在不知不觉中偷走你的时间,消磨你的意志力,摧毁你向上的勇气。当这些畅快感分泌的多巴胺退去之后,还是要重新面对现实,还是要为生活去努力奋斗,可是那时候我们已经懒得去深度思考了。

比上瘾本身更可怕的,是丧失思考力

窦文涛曾提到:中国的电视剧开始具有“反智”的倾向。撒狗血、流量爽剧这样迎合群众心理的剧情,渐渐向文化理解阶层低的人群倾斜。

在刷剧上瘾的沼泽中,风险最大的,当属现代年轻人。他们尚未成熟的价值观,极容易被带跑偏,沉浸在各种幻想的兴奋中。然而他们不知自己的笑点、泪点、痛点、爽点,都被另外一群人拿去变了现。

要知道,剧里主角的人生,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是不存在的。因为人接受刺激的阈值不断升高,当大脑被塑造成了“高阈值刺激”对象后,视觉画面再切换到平面的书本上,就会觉得枯燥又无趣。

经济学里有个概念叫做“劣币驱逐良币”,借用到刷剧这件事上就是:当市场里全都是那些刷快感的流量爽剧时,我们的欣赏口味和认知层次就被潜移默化地拉低了。当人习惯了这种快速易得的方式去获得“快乐”,就会逐渐失去探索未知的好奇,失去学习的耐心,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更会对快乐麻木,最终变成一个觉得什么都没劲的人。久而久之,也就失去了深度思考的能力。

关于刷剧,边缘化和精英化群体的表现并不同

帕累托法则(Pareto’s Principle)表示,未来这个世界上,有20%的人会享有80%的财富资源,而80%的人将会被“边缘化”。然高、中收入阶层的群体已经越来越远离电视剧了。这也是20%和80%之间的差距:有的人习惯了深度思考,而有的人习惯了“表面快乐”。那些生产和设计高科技产品的人,却仿佛遵守着毒品交易的头号规则——自己绝不能上瘾。乔布斯曾在苹果公司的推介会上,用了90分钟向人们介绍iPad的了不起功能,他认为人人都应该拥有一台iPad,可他却不让自己的孩子使用;《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对家里的每一台电脑都设定了严格的时间限制,“因为我们最先见证了技术的危险性”。他的5个孩子从不准在卧室里使用屏幕;Twitter创始人没有给两个儿子买过平板电脑,游戏设计师对“魔兽世界”避之不及,数量惊人的硅谷巨头们根本不让自己的孩子靠近电子设备……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放纵的目的是为了快乐,但放纵的结果往往不会快乐。荧幕中充斥着娱乐方式,基本上和我们自身都没有太大关系,更没有什么深刻的价值感。大家看完呵呵一乐,回头还是一脸茫然。当你的生活被发泄性娱乐和满足性影视剧塞满,那么你已经朝80%的平庸迈进一大步了。

你每日必备的刷剧,远远不止上瘾这一个坏处

( 图源:Interfoto/Alamy)

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的研究表明,过量看剧还会引起抑郁症等精神健康问题,“刷剧”会产生孤独感和抑郁感;追剧狂人缺乏适时停止的自我控制力,持续看电子屏幕会增加近视、患肥胖症和糖尿病等相关疾病的风险。

《欲罢不能: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这本书中也曾揭示一个惊人真相:行为上瘾的生理机制与药物上瘾相同——沉迷于刷剧和网络游戏时,你的大脑看起来就和海洛因吸食者的大脑一样。

这是因为,上瘾行为带来短期的快乐,却会破坏长期的幸福——智能手机抢夺我们的时间,危害我们与他人的人际关系质量。

△ [美] 亚当·奥尔特 《欲罢不能: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机械工业出版社,2018年3月

阅读一本书和刷一部爽剧,同样可以消磨时间,前者能带来思想的丰富,后者能带来什么呢?

洛克菲勒说:每个人都是他自己命运的设计师与建筑师。你把精力分配在哪些地方,在不知不觉间,就能决定着你的未来。

千万不要因为贪恋眼前一时的刷剧痛快,而让自己的未来陷入无尽的迷茫不安。对我们来说,找到一件能够带给你长期收益和幸福感的事情,拥有一项提升自己的生存技能所带来的价值感,远比沉迷刷剧无法自拔带来的短暂愉悦感要踏实得多。

资料来源:

经济日报 《疯狂“追剧”是种病!》

生命时报 《总忍不住追剧的人,有4个器官快工伤了》

文化咖 《追剧式社交:“再看一集就睡”》

媒意见 《社交时代,你敢不“刷剧”吗?》

(文 / 刘珊珊,编 / 俎燚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