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中国区业务2019第四财季收入降25% 六年转型道阻且长

原标题:思科中国区业务2019第四财季收入降25% 六年转型道阻且长

每经记者:张韵 每经编辑:汤辉

8月15日,思科(CSCO.US)公布了第四财季以及全年财报,思科首席财务官Kelly Kramer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在中国,思科本季度的收入(按年化收入计算)下降了25%。由于业绩不达预期,盘后股价下跌了7.73%,报46.7美元/股。

作为老牌通信设备制造商,思科曾经在全球占据着很大的市场份额,但是近些年随着竞争的加剧,思科的业务发展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今年8月初,思科上海陷入“裁员风波”,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思科正在进行全球性的业务调整。在技术发展、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下,思科也在寻求转型,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随着华为的日渐崛起,对于思科来说,在中国被替代的风险越来越大。

财报:中国区业务难言乐观

1994年思科进入中国,2005年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据思科中国在8月2日一份官方声明中所称:“思科的发展策略和业务重点与中国的国家战略紧密相连,中国始终是思科不变的战略市场”,不过这背后的巅峰与失意,思科冷暖自知。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中国中央政府采购中心的名单上共有60款思科的产品,可见其产品应用之广。2013年对于思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棱镜门事件”的爆发使思科产品在中国变得黯然失色。前思科首席执行官John Chambers披露,当年中国营收在全球总营收中的比重已降为3%~4%,而2018年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该比重依旧维持在3%。

财报显示,思科2019年第四财季净营收为134亿美元,净利润为2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8亿美元下降42%。按非GAAP标准计算,运营开支为44亿美元,增长9%,占销售额的32.8%。具体业务方面,思科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数据中心网络产品的销售,包括交换机和路由器,数据显示,这部分基础设施平台业务营收为78.76亿美元,同比增长6%。另外,应用业务营收为14.87亿美元,同比增长11%;安全业务营收为7.14亿美元,同比增长14%。

一位不具名的分析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思科对互联网最大的贡献在于推出了互联网核心的路由器技术,多协议路由器奠定了互联网爆发的基础,技术上思科在一定时间内保持着高增速,在资本层面也通过不断并购来实现业务转型。

“但随着思科曾经的客户开始自主开发交换机,传统的路由器和交换机业务的市场争夺日趋激烈,更多人性化的软硬件模式被提出,‘白盒’产品蚕食着思科的市场份额。”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困局:国产化大势与云厂商崛起

从地域来看,思科2019年第三财季销售额美洲地区增长了9%,EMEA(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增长了5%,APJC(亚太、日本和大中华区)下降了4%。第四财季的APJC销售额同样下降4%,APJC毛利率为60.8%,低于美洲地区的66.8%和EMEA的65.2%。

而根据思科更早之前发布的2018财年年报,思科的总销售额为493亿美元,其中,美洲地区收入占总收入的59%,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占总收入的25%,亚太、日本和大中华区占总收入的16%。

无论是收入份额还是毛利率,思科近来在亚太地区的表现似乎都不算优秀。在思科的2018财年年报中,思科称,公司经历了来自亚洲竞争对手,尤其是来自中国竞争对手的以价格为中心的竞争,预计这一情况还将继续。

虽然思科在年报中并未直接提到中国的竞争对手是哪家公司,但提到竞争者,中国本土的华为公司是思科无法避开的话题,在2018财年年报中,思科也将华为列为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思科与华为两者之间一直诉讼不断。法庭之外,是两者在市场份额上的竞争。在过去的20年里,思科曾一直是核心路由器市场的霸主,占据全球核心路由器市场80%份额。经过十多年的发展,2017年华为核心路由器在全球运营商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仅仅在企业级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思科依然是行业领跑者。

1984年成立于美国的思科是一家互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产品涵盖硬件和软件,主要包括路由器、交换机、宽带有线产品、内容网络、视频系统、IP通信系统、远程会议系统、服务器等。

近年来,网络设备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并且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的兴起,一些网络硬件设施制造商纷纷开始拓展新的领域。随着亚马逊、微软、谷歌、阿里云、IBM等云厂商在全球范围内的崛起,公有云在企业数字化转型浪潮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虽然产品销售收入仍然是思科收入的主要部分,但思科近年来也一直在寻求向物联网、安全领域、云计算等领域靠拢。对思科来说,押注云服务市场是抵消路由器和交换机整体需求放缓影响的一步棋。

求变:战略转型与重组不断

2013年,John Chambers提出了“从全球最大的网络公司变身为全球第一的IT公司”的转型思路。接班人Chuck Robbins确定的三大目标:一是跟随着亚马逊、微软的脚步向云计算转型;二是提升核心业务的创新度,三是提供更加灵活的产品和服务。

事实上,在Chuck Robbins的领导下,思科进行了一系列收购,以期望建立并加重软件和服务业。2019年7月思科收购了通讯公司Acacia Communications以期增强其光学系统产品组合。

而在近两年的财报中,思科也披露了对多家公司的收购,这些公司包括半导体公司、网络基础设施分析公司、云安全提供商、软件公司、人工智能公司、云呼叫和联系中心解决方案公司等。除了收购新公司外,思科还对自身业务进行剥离,并进行了多次的重组。

思科称公司在2018年第三季度启动了一项重组计划,用于重新调整组织结构,预计税前费用约为3亿美元,用于员工遣散和其他一次性解雇补助。

从思科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系列动作还未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对于下一季度的预期,思科在第四财季报告中表示,2020财年第一财季该公司的营收将同比增长0%~2%,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每股收益将在0.80美元到0.82美元之间。

(实习生陈露对本文亦有贡献)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