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灵的不是鹿晗,是滕华涛的京圈

原标题:失灵的不是鹿晗,是滕华涛的京圈

今天周四,眼看着明天又是一堆电影赶着暑假末班车上线,而我们的《上海堡垒》已经几乎没什么排片了。

这部前期狂吹、成本差不多3.6亿的电影,票房最终1亿出头,豆瓣评分3.2▼▼▼

继评分的断崖下滑、官微发疯▼▼▼

导演滕华涛和原著作者/编剧江南的先后道歉▼▼▼

片方又直接用别人的视频裁掉水印当宣发物料▼▼▼

现在官博已经是完全放弃的状态,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13号的道歉声明▼▼▼

还有比这更扑的姿势吗?

《上海堡垒》说的是未来世界,外星人要来地球上抢“仙藤”能源,不断攻陷各大城市。

当上海成为人类最后的希望,江洋(鹿晗饰)追随女指挥官林澜(舒淇饰)进入上海堡垒成为一名指挥员。

我真去影院看了。就是全方位的灾难,没有借口。

演员演技灾难,特效呢,全程爆炸场面jpg,东方明珠岿然不动▼▼▼

甚至通篇口型都对不上台词,更别说剧情和逻辑了▼▼▼

判断一部电影是否彻底失势——连逐梦演艺圈的毕志飞都能来分析分析你怎么个扑法、为什么扑了▼▼▼

《上海堡垒》在前期一直是很唬人的,阵容华丽 ▼▼▼

筹备期漫长——剧本写了4年,后期做了1年半▼▼▼

而有时候,越是局中人,越看不清。

所以滕华涛的道歉很委屈:“我清楚,不是所有努力,都有回报。”

“很难受,但这就是一个没有做好事情的人,应该有的感受,我会记住。”

据@贵圈 报道,导演现在,他的状态和评分走势一样,一路下沉:不再关心路演城市有哪些美食,面对犀利的提问也不再有金句回应。

这位导演,我们之前熟悉的,是他拍的电影《失恋33天》和以《蜗居》《双面胶》《王贵与安娜》为代表的家庭题材电视剧。

这可能是滕华涛人生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提到滕华涛就避不开他的父亲滕文骥,但大多数也就是说一句他在艺术滋养下长大。

其实一位导演父亲还可以引申更多,特别当他拍过阿城的《棋王》和都梁的《血色浪漫》,被列为第四代导演时▼▼▼

滕文骥希望儿子继承自己的音乐梦想,4岁至16岁,滕华涛每天被迫坐在钢琴前。

只有每年寒暑假,去父亲工作的片场,他才觉得热闹放松如一个大家庭。

他说自己属于不喜欢聚会混圈子的人,但是和他们关系特别好。

*这句话我是不太理解的*

哪个圈子呢?

我们都知道京圈这群人物很早在中国影视圈建立了自己的阵地,最早就有王朔、叶京、姜文、叶大鹰、郑晓龙,还有做着小弟的冯裤子▼▼▼

滕华涛一开始念北影文学系,比黄磊小一届,大学里就是好朋友▼▼▼

和大院出身的李晨一块玩,也是马伊琍的男闺蜜。

绯闻女友有因戏生情的刘孜、高圆圆▼▼▼

婚礼这种场合最能看出人脉

2012年滕华涛娶了圈外人,婚礼的司仪是大院子弟陈羽凡。

相当于京圈名流的小聚会,韩三平、王中磊、冯小刚、徐帆、赵宝刚、陈国富......全都到场▼▼▼

有了这一层关系,再看滕华涛的导演之路。

大学期间,滕华涛就在父亲的剧组实习,他和摄影系的曹盾一起从学徒干起,在剧组的各个岗位都摸爬滚打了一遍。

毕业后,两人搭档给别人拍片子,形成了自己的团队。

有十年左右的时间,他不知道拍什么,但是不停在拍,尝试各种方向,警匪、言情、偶像、古装......多么奢侈。

2007年2月,筹备两年多,投资5000万元,滕华涛导演的电影《心中有鬼》上映。

团队也是高配了。监制是当时刚进华谊兄弟的陈国富,拉来了《异度空间》的编剧杨倩玲,摄影李屏宾,还有主演黎明、范冰冰和刘若英。

可卖力宣传后,票房只有1200万元▼▼▼

滕华涛倒是和刘若英成了好朋友,后来还是他做的媒▼▼▼

涛涛第一次出圈,靠的是自己的眼光。

他在朋友的推荐下看了小说《双面胶》,发现里面不仅是婆媳斗争,还有2000年中国都市的变化,于是主动联系了六六。

有了剧本后,一些投资公司觉得要用两个明星合适,但滕华涛坚持用当时寂寂无名的海清和涂松岩。

后来华录百纳愿意拍这个戏,2007年6月播出后,火了▼▼▼

华录百纳是什么公司?▼▼▼

从此,滕华涛为六六打开了电视剧这扇门,才有了后来合作的《王贵与安娜》和《蜗居》。

与此同时,而滕华涛总有强大的京圈资本为他实现拍摄。

《王贵与安娜》的监制,一位是现在以陈国富为核心的工夫影业的总经理陶昆,另一位刘明轶,监制最多的就是滕华涛的作品,比如孙健君的《富春山居图》(滕文骥也是监制之一)和陈国富的《风声》。

《蜗居》的总制片人马珂,是后来参与姜文《太阳照常升起》《让子弹飞》《一步之遥》等电影的知名制片人,客串过《一步之遥》里汤师爷私生子。

他跟姜文就是另一段故事了,总之在他手上,姜文就没缺过钱▼▼▼

《蜗居》之后,滕华涛很快成为滕导,跃为中国一线导演。

第二次出圈,他靠的依然是自己的眼光。

在拍《蜗居》的时候他听说豆瓣上《失恋33天》这个故事很火,还没有特别当回事,因为觉得失恋这种事是特别个人的行为。

后来看了小说他特别兴奋,鲍鲸突然让他明白了,原来失恋是大家都会面对的。

但筹拍又面临一大堆人的反对意见。

“他们就说,你这个电视剧现在做得这么好,你不干这事,你又去瞎弄,去弄电影了,又说这种片子根本就不行,找了很多专家、老板,投资方来看我的剧本,他们都说,华涛,我怎么劝你?一副那种,恨不得……”

最后只弄到了900万,主要出资的是京圈资本的完美影视,发行方是韩三平坐一把手的中影

出品人里还有一位那会儿和王朔走得很近的王子文▼▼▼

他和主演文章、摄影曹盾、制片都没有要酬金,就签了一个分账协议。

天时地利人和,加上火爆全网的小说带来的流量人气,效果非常不错▼▼▼

可以说,滕华涛的资源都来自于京圈,反过来也把资源都还给了自己所在的圈子。

六六三部曲的女主演都是海清,海清是黄磊的学生。

马伊琍看了剧本,力荐文章演《蜗居》,后来涛涛和文章又合作了好几部。

《失恋33天》文章又推荐了白百何,她不仅是文章的好友兼同学,也是陈羽凡的妻子、王京花的签约艺人#还有白百何片中男友郭京飞,闺蜜焦俊艳#

后来,滕导专心搞电影,但电视圈碰到熟人还是会帮帮忙。

剧版《北京爱情故事》,他被李晨拉去帮陈思诚做监制; 2013年又帮文章的《小爸爸》和剧版《失恋33天》做制片▼▼▼

一种资源流通。

《寄生虫》也说富人的单纯善良是钱熨出来的,滕华涛没经历过冯裤子的攀附和不易,他在京圈这潭深水里就像朵摇曳的莲花,能说出“不喜欢聚会混圈子,但是和他们关系特别好”这样的句子,并深以为意。

《双面胶》和《失恋33天》,一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在滕华涛心里都特别美好,都属于既没人管,又穷,没什么期许,大家反而很放松,特别团结。

毕竟都是朋友嘛。

两部都火了,他以为自己终于摸到了一点脉络,就是怎么去跟观众去沟通。

2012年拍完电视剧《浮沉》后,滕华涛想专心去做电影了。

“我爸曾教育我,做导演与做木匠或者雕一个什么玉,都是一样的,就是一个手艺活。把一个碗做到极致了,需要换个其他东西来做,你手艺还在,还有挑战性,那多好啊,可能能更释然一点,就这么着当时就开始转,去拍了电影。”

于是他逼着“社交恐惧症”的摄影曹盾独立去做导演,因为电影开发周期长,不能让团队没饭吃。

没想到现在这团队一直拍到《长安十二时辰》都没有散过。

等他自己再拍电影,是《等风来》▼▼▼

“关于家庭情感的不同侧面的变化说得差不多了”,2013年滕华涛想做一些调整。

那会儿看到一个关于全球幸福感的排名,尼泊尔是个很穷的国家,但是排名靠前,“国内有一群人生活特别好,但是很焦虑,并不快乐,我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样集体不高兴的状态”。

或许宁的生活里没有社畜两个字

于是滕华涛派鲍鲸鲸去尼泊尔写小说,然后再把小说改成剧本。

完美世界联手优酷土豆投资,中影发行▼▼▼

本来女主还是白百合,结果档期没合上,改了倪妮。

《等风来》这片子吧,虽然口碑两极▼▼▼

但是7000多万成绩当时也还不错了,只是突显了导演功力不足。

比如全片基本用絮叨的台词和对话来承载剧情,在镜头调度和叙事节奏上是最简单粗暴的手法,偏“电视剧”的正反打水准▼▼▼

有记者就问了像电视剧这个问题,滕导反问:

“电视剧风格是什么样的?台词推动故事?那伍迪艾伦的电影台词多,就是电视剧?我认为电影和电视剧没什么区别。”

.......................

关于结尾语焉不详,也没告诉你旅行能不能治愈的质疑,滕导强势回应:

“我一贯以来的作品,就没有这样假模假式的结尾。生活还是这样继续,不会大彻大悟,没有标准答案。我不会给生活下判断,这个交给观众去做。

而对于大家评价的“小妞电影”,滕导则一头雾水,并不愿意把自己的风格定义为小清新:

“其实我的电影一直是文艺片,跟冯小刚、徐峥那种类型片不一样,当然,制片方发行方特别不希望这么说,因为好像一说就代表没有票房、不好看。但你看《失恋》多文艺啊,有共鸣就会带来高票房。

也怪不得他拿伍迪艾伦举例了。

他再三重复自己不在乎外界评价,以后也不会被限制在某种类型的局限之内,更不会随着观众的口味变化跟风拍电影。

总之,滕导非常自信。

比起电影制作实力,他更相信自己对风向的判断。

他是要走在观众前面的。

后来,《爸爸去哪儿》真人版邀请他来做监制。

11月底立项,12月初开拍,次年1月31日正式公映,拍摄时间5天,后期制作时间一个多月▼▼▼

票房高了,但“扰乱电影市场”“趁热圈钱”“彻底颠覆了电影的定义”等质疑声也层出不穷。

【用真人秀形式】、【大年初一上映】这两点,是滕华涛的坚持。

“一是因为创作一个故事需要时间,天才也不可能在几天之内凑出一个好剧本,这不符合创作规律。我越听越觉得,如果我是一个观众,为什么要买票看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二是因为我觉得观众喜欢《爸爸去哪儿》就是因为它是真人秀,我们可以设计环节和任务,但不能设计他们的反应,小孩们的出乎意料的反应恰恰是最宝贵的,不能丢。”

他觉得从技术上来说,这就是一部电影,因为它是用电影设备拍摄的,后期制作也是按电影程序来走,符合电影技术审查标准。

——所以“扰乱电影市场”的罪名有点大,是别人想多了。

“我觉得他们过度紧张了。也许会出现一些习惯性的跟风和复制,但很难复制成功。首先你要有这么火的一个节目,还得看是否有搬上大银幕的可能性。就算有,一年也就拍一部,不可能对整个格局产生改变,大家不用这么紧张。”

事实是,那两年跑男、鸡条都跟风了。

要说什么现象级的大片,滕华涛没有。他的步子迈得精致,小范围的涟漪和波澜刚好能给他的才华充上自信的电。

好评正面吸收,不算太多负评就当是“你们不懂,无语”消化。

滕导以非常微观的姿势膨胀着。

不知他知不知道,那年春节,“电影教父”陈凯歌的恩师、与滕文骥同代的第四代导演吴天去看了大卖《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和《爸爸去哪儿》,看完很迷惘,拉着郑洞天问,“电影怎么这样拍的?

他本来还在筹备自己的新电影,一个多月后,心肌梗塞突然离世▼▼▼

滕华涛至此最后一部都市爱情片是《剩者为王》,他在小说只出了上半部的时候就买下版权了,等落落更新完全部故事,他对都市爱情片已经没有太多的导演冲动。

于是就交给了落落执导,自己做个监制▼▼▼

然后发起更高的挑战——科幻战争片。

那时候记者问,拍这个跟圈里热钱多了有关系吗?

滕华涛说没关系,他觉得市场基数这么大了,需要呈现给观众一些这样的电影:

我自己的判断,中国电影市场走到四百亿、五百亿票房的时候,观众将不再满足于看都市喜剧和轻松爱情,需要一些有大市场体量的、工业化制作的类型片。

对,还是在判断风向。

《上海堡垒》的制作方和出品方,除了老搭档中影,还有华视▼▼▼

华视娱乐,很特殊,创始人是海隆系石油大亨张军。

《上海堡垒》的联合出品人、总制片人、华视娱乐CEO王琛说,他们试图“以高投入、高回报的商业模式,打破影视投资行业轮盘赌的模式”。

华视很相信IP的,成功的代表作有《致青春》《寻龙诀》《九层妖塔》。

江南的《上海堡垒》是他们的“顶级IP视效系列电影计划”之一▼▼▼

接手这个项目的时候,导演滕华涛信心满满——

“别怕做不好,就怕不敢做。”

这种自信和强大的内心来源于,每次滕华涛都会受到质疑,但他都成功了。

因为找很本土的故事,再找适合的演员,这个模式我在电视剧上已经实践很多次。我当时是找六六的小说,演员也是我自己找的无数次的证明,到了观众那里,这种模式一定是对的。

有人说一个拍爱情片的导演,谁给的勇气去拍科幻片?

10年前拍电影《失恋33天》的时候,也有人说“一个拍电视剧的导演,谁给你的勇气拍电影”,我们这代电影人有责任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朝着更工业化的方向去发展。

选择争议很大的鹿晗,滕华涛说不是因为他的流量身份,而是2014年无意看到了鹿晗的照片,觉得他的气质适合角色。

事实是,王琛对媒体表示,“我们这个项目需要他比他需要我们更甚。”

2017年,清流资本联合鹿晗、新希望集团宣布共同成立清晗基金,华视娱乐以900万元的认缴出资额,位列清晗基金前三大股东,还投资了鹿晗主演的《甜蜜暴击》。

那么滕华涛算是为了“工业化”低头了吗?

舒适区外的第一步就在告诉他,这个项目太大了,技术和成本都不再像以前那么简单。

从2014年开始,他先是学习科幻电影应该怎么做,同步修改剧本,一口气改了4年,又求助国外公司的制作人员,怎么把一个科幻电影从剧本变成画面。

试错了两年,都在一种特别茫然的状态。

在这个严格的工业化的体系下,他再不能忽然哪天冒出一个想法,告诉现场制片,明天调个景。

显然导演也把握不住了。

他对科幻的理解是,在上海跟外星人硬碰硬打一场绝地反击的战斗,就是更硬一点的科幻▼▼▼

问题是,原著小说本就被读者称为“披着科幻外衣的爱情故事”,滕华涛还在“科幻爱情片”和“科幻战争片”中选择了后者——

故意请年龄和气势都大鹿晗很多的舒淇,来打破CP感▼▼▼

“我是一定要打破这个CP感的,因为他演的不是一对情侣...他只能远远地看着这个人,最多有的时候碰上了说个一两句话。我不能让这两个人看上去就是很搭的,那这不就变成谈恋爱了?”

怎么说呢,在以前,可能是他电影里的优点,《失恋33天》和《等风来》都没拍有爱情的东西,没有接吻没有床戏。

可是现在这样做,科幻不像科幻,爱情不像爱情。

直到拍完电影,滕华涛都还是很相信本土化+新类型会成功,兴冲冲想拍续集。

因为他被保护得太好了▼▼▼

点映后就有圈内朋友的各种彩虹屁▼▼▼

陈坤倒是没有硬吹▼▼▼

连道歉下面都有粉丝控着评呢▼▼▼

就是说周围的人都不告诉他这个电影有什么问题。

他自己为这个片子从无到有干了五六年,呈现出来的状态当然是,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我为中国电影工业做出了贡献,未来我们的科幻路会越走越好。

《流浪地球》也是2017年开机、2019年上映,面临过相似的资源和创作困境;《长安十二时辰》也是,甚至很多团队配置都一样▼▼▼

导致结局的不同,是讲好一个故事的诚意,也是导演的基本功。

滕华涛对时局的判断是对的,但没把自己判断对。

鹿晗是失灵了没错,但能在京圈势力里流转的小清新“文艺片”给滕华涛带来的幻觉坍塌地更快。

这位天真懵懂的导演是真的到45岁才明白是所有努力都有回报吗?

事实上,意识只是自动在天赋那里产生了分叉▼▼▼

论文式的撰写|金然

早点回家的编辑|林鸟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