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一)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一)

希尔下令炮火压制。“马里兰”号巨大的身躯抖动了一下,把桔红色的火焰吐出去,把珍珠港遭遇重创的怨恨吐出去。406毫米炮弹在空中划开一条赤色的弧线,落在岛上。随后战列舰舰身横侧,三座炮塔交替射击。“田纳西”号和“科罗拉多”号的大炮迅速加入了合唱队伍。重巡洋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波特兰”号203毫米炮,轻巡洋舰“莫比尔”号、“伯明翰”号、“圣达菲”号的“五英寸机关枪”,“弗雷泽”号等8艘驱逐舰的127毫米炮也不甘落后,纷纷开火。无数钢铁弹丸划过海面落到珊瑚岛上,小小贝蒂奥刹那间地动山摇,烟尘四起,暴起一团团猩红色的蘑菇云。短短几分钟之后,整个海岛化为了一片火海,弥漫的硝烟如同一个巨大的棺材扣在贝蒂奥上,滚滚翻腾,直冲云霄。

为了区分弹着点,美军各舰使用了五颜六色的曳光弹,纷乱的彩色线条交织着,一头接着海上的舰队,另一头接着贝蒂奥,像夜间无数亮着彩灯的汽车狂奔在同一条高速公路上。岛上巨大的烟云越升越高,偶尔从烟团缝隙中可以看到爆炸的闪光,冲天的沙柱到处耸立,蔚为壮观。岛上突然亮起了大爆炸的强烈闪光,1发炮弹准确命中日军弹药库,诱发了似乎使整个环礁都摇晃起来的大爆炸。5时42分,希尔下令暂停开炮,因为预定前来投弹的舰载机就要到了。

偏偏此时差错出现。不知何故,蒙哥马利少将将舰载机的出动时间推迟了半小时,并及时向希尔作了汇报。但老态龙钟的“马里兰”号仅仅在发出两轮齐射之后,舰上通讯设施就因故障失灵,没能及时收到蒙哥马利发来的电报。眼见舰载机过了规定时间还迟迟不到,焦急的希尔只好在6时05分下令舰炮继续射击。

舰炮射击刚刚进行了8分钟,6时13分,从3艘航母上起飞的舰载机群终于姗姗来迟。但此时贝蒂奥上空浓烟滚滚,烈火冲天。因为美军舰炮炮击使用的是爆破弹,岛上被炸得尘土飞扬,烟雾弥漫。飞行员们根本看不清地面目标。加之美军各舰仍在炮击,飞行员实施低空精确轰炸非常危险。空中打击仅仅进行了7分钟,飞行员们草草将炸弹扔下去就算完事。随后舰炮火力准备继续进行。在短短两小时内,美军共向岛上倾泻了3000多发炮弹。舰炮炮弹和航空炸弹在岛上留下了无数弹坑,密密麻麻,鸟状的贝蒂奥仿佛变成了被咬得残缺不全的芝麻饼。

任何人都不可能在经历如此猛烈的炮火打击后生存下来。“现在太阳升起来了,光辉灿烂。只有一颗行星,那就是火星——明亮耀眼。”“马里兰”号舰长卡尔•琼斯上校如此描述当时的情形。他身边一名值勤军官的话稍显保守,“我们的人将站着上去,岛上活着的日本兵不会超过50个。”第五舰队旗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的舰桥上,参谋长穆尔对眼前的这一幕印象深刻:“岛上到处燃起大火,椰子树也被烧死,似乎岛上已无生物。部队靠近海岸,看来只要走上岛去就行了。”陆战队员们从未见过如此猛烈的炮火,“炮声让我们觉得上岸之后根本不用再作什么事情了,看上去我们不需要再进行什么战斗。”战地摄影师诺曼•哈奇上士如此说道。

运输船上的《时代》周刊记者谢罗德看到,1发炮弹在1艘坦克登陆艇旁边炸响。另一发炮弹恰好在他乘坐运输船前方50米处爆炸,激起了一条冲天水柱。“我的天呀,偏太多了!”他禁不住失声喊道,他认为炮弹是自己驱逐舰射出去的,“小伙子们还需要多练习练习。”他身旁的一位陆战队少校提醒记者,那是日本人打来的炮弹,“你难道真以为那是咱们的炮打的吗?”

美军的炮火准备看似气势惊人,但是效果并不理想。此时美军尚缺乏精确打击岸上点状目标的经验,加上大家一拥而上快速炮击,爆炸产生的浓烟使得目标更加模糊。柴崎的大部分工事特别是火炮掩体深埋地下,上边覆盖着厚厚的珊瑚砂,减弱了美军炮弹的破坏力。如果不是被炮弹直接命中,爆炸掀起的珊瑚砂反而加强了工事的抗击打能力。贝蒂奥地势平坦,美军舰船距岸太近,部分炮弹形成“跳弹”从岛上弹落到海里去了,个别炮弹甚至直接打到了海里。在三小时的炮火准备中,遭破坏的日军工事很少。柴崎设在地堡里的指挥所、掩体和隐蔽火炮阵地几乎完好无损。美军炮火准备的最大成果是将岛上日军的通讯线路彻底摧毁。地面战斗尚未打响,柴崎已经失去了对全局的指挥能力。

6时48分,1架侦察机在“马里兰”号上降落。急不可耐的希尔立即询问飞行员:“礁盘水位情况如何?”飞行员汇报说,水位充其量只有0.6-0.9米,远远低于登陆艇需要1.2米的安全线。这样美军突击登陆只能依靠为数不多的两栖运兵车了,希尔和朱利安脸上瞬间罩上了一层阴云。

趁舰载机和水面舰艇炮火准备的有利时机,美军扫雷艇“追求”号、“必要”号迅速出列,在烟幕的掩护下快速驶向礁盘,清扫进入潟湖的航道。驱逐舰“林格尔德”号、“达希尔”号紧随其后,为其提供炮火支援。进入潟湖的扫雷艇立即遭到日军岸防炮的炮击,“必要”号继续留下标定登陆部队出发线,“追求”号和两艘驱逐舰则开炮还击,日军岸防炮立即停止了攻击。

美军首批登陆部队为三个营,总指挥是陆战二团团长戴维•肖普上校。开战之前,二团团长约翰•马绍尔上校突然病倒,朱利安遂令师作战训练主任肖普临时由中校晋升上校,接替马绍尔陆战二团团长和首日登陆总指挥的职务。作为师作战训练主任,肖普对陆战二师的情况不是一般的熟。况且本次作战所有计划均出自他手,由他指挥可谓驾轻就熟。后来实战进程表明,由肖普临时出任总指挥实属美军的一大幸运。

运输船身后跟着众多运兵车和登陆艇,一位目击者温馨地形容它们是“跟着妈妈在水中觅食的一群小鸭子”。随着广播里传出希尔少将略带加州口音的命令,“陆战队登艇”,美军第一攻击波的三个营纷纷从运输船向两栖运兵车换乘。他们是带着参加郊游的愉快心情准备向贝蒂奥进发的。

按预定计划,美军前三波部队将乘两栖运兵车登陆。第一波由42辆LVT-1组成,随后两波分别由24辆、21辆最新式的LVT-2组成。在右翼红一滩登陆的是约翰•舒特尔少校的陆战二团三营,那里是一个深湾;中间红二滩从凹湾东端到栈桥大约450米,归赫伯特•艾米中校的陆战二团二营负责。左翼红三滩再向东延伸700米,与短短的伯恩斯•菲尔普码头相接,亨利•克罗少校的陆战八团二营将在此处登陆。伍德•凯尔少校的陆战二团一营为总预备队。

马里兰号炮击

田纳西号

伯明翰号

莫比尔号

陆战队员检查弹药

两栖运兵车行进

贝蒂奥

美军抢滩的画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